总裁爱情海

第三章  夜色酒吧

“无聊就过来了,老爷子倒是好对付,我就怕我妈那执著起来的劲,要是又给我安排那数不尽的相亲,我看我真会疯了。”郝荆琛想想那个场景,心底就泛起了恐惧。

谁能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鼎力集团的总裁郝荆琛,他的死穴、他的克星,便是他那个在商业界素有‘铁腕女王’之称的老妈荆若彤。荆若彤的雷霆力钧的行事作风、说一不二的强权主义,皆是郝荆琛的这辈子永远逃不掉的‘梦魇’。

倒不是说郝荆琛真的就是怕了他老妈,而是早些年鼎力集团还是郝荆琛的老爸郝阳说了算的时候,内部出现了内贼,而那个人便是跟了郝阳多年的心腹,损失自然是不言而喻。

心血毁于一旦,郝阳受不了打击,酗酒后醉驾,撞死在了高速公路上,痛失爱子的郝老爷子也受不住打击,卧病在床。

在内,有想着瓜分家产的各种亲朋好友,在外有背信弃义纷纷撤资的股东,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荆若彤一个人扛起了濒临破产的鼎力。更是一面悉心照顾卧病在床的公公,一面也不懈怠对郝荆琛的教导,就这样慢慢的将鼎力恢复到了最初的那副繁盛,荆若彤也是走了自己的名声,受到了商界人士的认可和尊重。

因为感念母亲独自抚育他的辛苦,郝一般是不会忤逆他的母亲,所以对于他老妈的命令,他是不会公然违抗,但是能躲便躲着了。

听到郝荆琛提到他母亲,楚寒和谢桓也是了然的笑了笑,心底也是极为钦佩的,毕竟在那种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一个女子能够以己之力力挽狂澜,那得付出旁人想象不到的努力。

“伯母也是为你好,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人成家了。伯母忙碌了一辈子,这晚年也改享享清福、逗逗孙儿了。”楚寒倒是很中肯的给出了评断。

“我又如何不知道?可是缘分还没到,还没有一个女人能让我看的上眼的,所以宁缺毋滥。”郝荆琛不以为意道。

“四年前一个宁缺毋滥,让你变成了游戏花丛的浪荡公子;如今一个宁缺毋滥,你就不怕又再害了自己一次不成?”楚寒听到郝的话,故意是揭郝的短道,但是言语中还是溢着一丝关切。

郝荆琛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瞬间便恢复自若,接过谢桓的话道:“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天天流连花丛,连人家女子叫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上床,你什么时候才能考虑到你的终身大事?你还不是和我一样,没有合适的。既然没有,我也不强求太多,可是总还是得挑一个看的顺眼些的,不然我多亏?”

对于郝荆琛的这一说法,楚寒、谢桓两人嗤之以鼻,他总有各种各样的歪理。罢了,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他们劝说他的次数已经够多了,既然他自己非要选择这条路,他们也没有多话好说了。

这一夜,他们兄弟三人聊了一些往事,直到喝得酩酊大醉,跟着来的司机在服务员的搀扶下才将郝荆琛勉强弄到了车的后坐上,然后载着迷糊不清的郝荆琛回到了住宅。

翌日,郝荆琛从宿醉中清醒过来,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好不容易支起混沌的大脑,他进了浴室,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便下楼了。

楼下早餐早已摆好,郝老爷子坐在首位,荆若彤坐在他的右手边,安静的吃着早餐。楼道间的响动让荆若彤注意到了他,立即招呼他赶紧过来坐下吃早餐。

“爷爷,妈,早安。”西装革履的他坐在了郝老爷子的左手边,正好与荆若彤对着。

“吴妈,将锅里温着的醒酒茶端过来。”荆若彤看着郝荆琛明显比较疲乏的神色,有些心疼道。

“是。”吴妈转身便进了厨房,端来了特地熬的醒酒茶。

这醒酒茶是每次郝荆琛应酬后,必定要喝上一碗的,以解醉酒宿醉导致的头晕等后遗症,这是郝家多年来养成的习惯。郝荆琛接过了醒酒茶,一饮而尽,顿时感觉这头晕的征状也好了些。

“阿琛啊,你说说你这么大一个人,居然连自己也照顾不了,我看你是该要找个媳妇来管管你了。”郝老爷子笑眯眯的望着郝荆琛,等待着他的回答。

“爷爷,这结婚岂非儿戏,急不得。”郝荆琛无力的辩解着,可话刚落,餐桌对面立即飞来了一记眼刀。

“你还想抱着找个可笑的借口多久?都说了,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妈现在只要求你挑一个家室、人品都还过的去的女人结婚,然后让你定下心来。”荆若彤又开始语重心长的劝说道。

“妈,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子的事儿子心中有数,您呀还是去旅旅游,散散心,这样对身体有好处。”郝荆琛是在是没办法,只能扯过这样一个理由。

“你小子心中有数个球,有数的话你至于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娶妻吗?有数的话你还不给我生个孙儿来抱吗?”荆若彤继续反驳着他那无力的辩词,毕竟同一个理由用的次数太多了,也就不管用了。

“妈,鼎力下周就要参加米兰服装周的展示了,我这次会随行。”郝荆琛思虑一番,开口了。

荆若彤愣了一下,想想也好,说不准他还能碰上中意的女孩子,便道:“公司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出去放松一下也好。”

荆若彤一切都想得太好了,自然是不明白自己儿子的想法。

鼎力这一季度的主打服装,一推出来便备受好评,更是有幸才加米兰的服装展。本来这件事交给创意设计部门的部长便好了,能进鼎力的,办事能力自然是一顶一的强。

郝荆琛是为了躲避他老妈那穿墙入门的魔音,无孔不入的侦察能力,不得已才决定去了米兰。当然躲避他老妈是原因之一,这次米兰之行,能替鼎力挖回几个人才,也是好的。

但是更重要的还是借此将心底的那个人忘却,就当是对过去爱情的一次缅怀吧!与她的相识是因为此,而他们没有结局的结局早就该结束了。

米兰之行就紧锣密鼓的摆上了行程,胡美美因为上一次的事,老实了很多,郝荆琛便将她一同带来过去,毕竟有个工作能力卓越的助手,他的任务也会相对于轻松一些。

真真到米兰服装展览周的那天,郝荆琛同鼎力的一行员工坐在了下首,仔细的欣赏着T台上模特们身上的服装、珠宝搭配。

鼎力集团也有着资深的设计团队,郝荆琛的鉴赏能力也是非比寻常的,自然更能辨别出服装的好坏。台上模特身上的服装的确有几件很是出彩的,可是不足以让郝荆琛有震撼的感觉。

他心想着此番米兰之行怕是又白来了一趟,也就没有多大性子了,便将身子的重量交给了身后的椅子,自己则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偶尔抬眸望一眼那台上,似乎没有多大兴致。

就在他意兴阑珊的时候,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阵亢奋的欢呼,郝荆琛也跟着将目光投向了台上,同样也是震撼了。

这是此次展示的压轴作品,是以‘夏梦’为主题的一系列设计,完美的剪裁流线、独一无二的设计理念、另类的风格,就这样,这系列作品就这般闯入了眼球,让郝荆琛不得不重视起来。

“服装展示到这里就结束了,作为压轴服装出场的‘夏梦’系列,出自于服装设计界的新起之秀扈娴小姐之手,这套服装是她的处女之作,堪称完美。据说夏梦的灵感来源于夜空的静谧与幽暗,所以这套服装应运而生。”

主办方开始热情洋溢的介绍起这套服装来,末了才道:“下面有请夏梦的设计者扈娴小姐上场。”紧接着便是雷鸣般的掌声。

在潮海版的掌声中,身着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娇小女子迈着细碎优雅的步伐走上了T型台。她的身材姣好,纤弱中又透露着坚忍,就想一株盛开在寒夜中薄荷。顿时,郝荆琛就来了兴致,这女子有趣。

当扈娴慢慢走近时,他也看清楚了她的面容,女子有着妩媚的杏眸,脸上挂着的是得体的微笑,在两个酒窝的映衬下,平添了几分可爱的气息,真是一个矛盾综合体。

郝荆琛很显然来了兴致,回首对着身后的助理胡美美吩咐道:“你给我查一下她的资料,生平、家族、还有恋爱史,越详细越好。三日之内,她的资料必须送到我的桌上,否则你就等着被解雇。”

胡美美心中有气,但是也不敢发,她的老板明显是对那个女的来了兴趣,而自己这个“正派女朋友”还得被吩咐着帮他查小三的资料,有这样的说法吗?可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她知道老板已经对她厌恶了,可是她真的不甘心啊!

胡美美敛下了心神,等待着展览的结束,然后他们一行人各自带着满腹的心思回了G城。胡美美认清楚现实后,很快便将扈娴的资料送到了他面前,当然也看清楚了郝荆琛眼中那势在必得的眼光。

资料到手后,郝荆琛便快速的翻过了一遍,知道了她所在的公司同样是G城的一家上市公司,叫梦轩集团。也是前两年开始发展起来的,虽说前景还算不错,可是终究还是没法跟鼎力这样的巨头公司同言而语。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