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追凶

第11章 束手无策

陇东兰若寺,为天下禅宗南北二宗之北宗,香火鼎盛,信徒虔诚。

寺中凉亭,有两人正在喝茶,正是李昶和于洋。

落城悬案已决,凶手伏法,李昶等人便动身离开了落城,途径陇东,应于洋之邀,他二人便来到了兰若寺。

于氏一门世居辽东,陇东位居辽东咽喉,因此兰若寺与辽东于家素有来往,而于洋是于氏嫡子嫡孙,对于兰若寺自然不陌生。

昨日他二人便到了兰若山下,赵捕头和宋师爷先行离开,妙风和尚将他们接上了山,在寺中先行住下。

于洋幼时便常随父亲到兰若寺,并不陌生,妙风和尚为寺中二代弟子,性情豪舒,最合于洋胃口,妙风也喜于洋的直率,是以两人相交甚是莫逆。

昨日两人刚到寺中便计划去拜访老住持渡厄和尚,奈何老住持昨日旧疾复发,不便见客,只好作罢。

今晨起来,妙风前来告诉李昶和于洋,老住持病情稍微好转,可以见客,两人便先行在寺中凉亭坐下,饮茶等待老住持召唤,好前去拜访。

于洋品了一口清茶,砸吧砸吧嘴道:“山上的清泉倒是顶好的泉水,用来煮茶再好不过,就是茶稍微差了点,等你去了辽东,我把我爹珍藏的大红袍给你喝,那才好喝。”

李昶笑道:“寺中清修之地,粗茶淡饭本是正常,哪里比得了你于家家大业大。”

于洋撇撇嘴道:“等你喝了我爹的大红袍,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李昶摇摇头道:“我虽好茶,但还不至于挑三拣四。”

于洋道声忒也无趣。

二人正在交谈,听到身后脚步声传来。

李昶回头一看,妙风和尚健步向他们走来,人尚远声已传来,他敞着嗓门喊道:“于洋,李大人,师叔已经收拾利索,你们可以前去禅房了。”

于洋瞥他一眼嗔怪道:“你也是寺中除住持一辈辈分最大的和尚了,那么多小光头每天追着喊师叔师叔祖的,怎么还总是风风火火,没一点高僧风范,而且,你怎么老是穿这件旧衣服,都洗的脱色了。”

妙风哈哈大笑道:“你小子,我若是和妙云师弟一般规规矩矩,潜心佛法,估计你又该说我死板无趣了,你总是有理的,至于衣服么,出家人四大皆空,衣服新旧无所谓的。”

李昶接口道:“妙风大师所言在理,欢相悲相皆表相,只要心存善念,行善积德,便是高僧。”

妙风双手合十施礼道:“李大人甚有慧根。”

于洋看他二人互夸,嘴角一撇道:“要不你在兰若寺出家做个大和尚吧。”

妙风笑道:“只怕兰若寺小,李大人不肯留。”

李昶摇摇头,很是无奈。

三人说说笑笑,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来到了住持的禅房不远处。

李昶好奇道左右看了看好奇道:“大师住的似乎有些偏僻。”

妙风道:“主持师叔素来喜欢清静,因此不爱和其他僧众住在一起,所幸有妙云师弟经常照应着,倒是不怕出什么差错。”

李昶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说话间已到了门口,妙风轻叩房门,轻声道:“师叔,李大人和于洋到了。”

房内穿出老主持苍老的声音:“请二位施主进来吧。”

妙风推开房门,李昶和于洋进了禅房。

只见老禅师盘坐在榻上,慈眉善目,只是脸色稍稍有些苍白,眉头不自然皱着,似在忍耐痛楚,旁里站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和尚,双手合十,低头静立。

老禅师见他二人进来,睁开双目微微一笑道:“李大人做客兰若,老衲昨日本就该接见,奈何身子不争气,倒是怠慢了。”

李昶连道不敢。

老禅师又看向于洋道:“于二公子,前些日子你父亲刚来过兰若寺,我和他还谈起你,没想到这么快便见到你了。”

于洋一敛平时轻颓,恭身道:“烦劳大师挂念小子,大师该多多照顾好身子。”

老禅师笑道:“老毛病了,早些年受风寒,手脚关节处肿胀变形,这几年蒙你父亲照看开药,已经好多了,只是这半年内,突然开始头痛,你父亲也无能为力,只能强忍。”

说罢继续道:“近日正是三年一次的禅宗论法会,寺中难得热闹,南宗褚青寺来了好几位高僧,二位既然到了寺中,那便索性多住几日看看,就是怕你们觉的论法无趣。”

李昶道:“禅师多虑了,我两却之不恭。”

老禅师笑着点点头。

李昶见老禅师面露病容,勉力交谈,于是恭身道:“大师身体抱恙,我两不便多留,这就先出去,不打扰大师清休了。”

老禅师本就强忍病痛,见李昶如此说,也没有强留,身侧年轻和尚合十行礼略表歉意,妙风便带着他们退出了禅房。

两人离开禅房,妙风也去忙论法事宜,走在路上李昶见于洋眉头皱着问道:“怎么?老禅师病很重?”

于洋道:“只观表象,老禅师虽面色苍白但并不是病入膏肓之象,只是他与咱们交谈都一直在强忍痛苦,头疼这种事可大可小,我也难下定论。”

想了想摆摆手道:“算了,既然我爹都束手无策,想来我也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

李昶对于病症是行外之人,更没办法,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回厢房。

第二天一大早,李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

穿好衣衫,走出厢房,正好看到隔壁睡眼惺忪的于洋。

他们睡得是寺中待客专建的客房,嘈杂声则是从隔壁僧众住禅房方向那里传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迈步向禅院外走去。

刚出去于洋便被一个行色匆匆的小和尚撞了一下,小和尚连道“罪过”,于洋示意他无妨,问道:“你急急忙忙这是要去哪?为何大清早寺里吵吵嚷嚷的?”

小和尚迟疑一下道:“听西禅院的师兄们说,好像是妙云师叔西去了,我正准备过去···”

于洋大吃一惊,和李昶对视一眼,匆匆让小和尚带路向西禅院走去。

他们昨日去拜见渡厄禅师还见妙云大师好好的,怎么这才一晚上,就死了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