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是情来已晚

第3章  再贱也不吃回头草

秦婉婷出了病房眉头锁得更紧了,不是她不想去问父亲借钱,而是三年前她已经被秦父赶出了秦家。

一分钱逼死英雄汉,更何况现在她要的是救命的钱,没有钱儿子的病怎么办?

秦婉婷知道现在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看来她只有去秦家走一趟了。

心里思索着走出住院部,一辆豪车缓缓的开过来,秦绵绵拉开车门满脸惊讶的看着秦婉婷:“你……你没有……”

那个死字在她喉间打了一个结,很快变成:“你怎么回来了?”

秦婉婷的目光落在光鲜亮丽的秦绵绵身上,讥诮的扯了一下嘴角,转身就走。

秦绵绵反应过来马上拦住她:“秦婉婷,你现在回来干什么?”

“和你有关系吗?”

“你不会是……”秦绵绵突然想起昨天晚上陆战北手上的抓痕,心里一抖:“你见过站北了?昨天你晚上你找了战北?”

昨天晚上的事情是秦婉婷最耻辱的经历,而眼前的女人可是陆站北名正言顺的妻子,面对秦绵绵这个正牌妻子的质问秦婉婷有些心虚,眼神不禁有些闪躲。

秦绵绵察言观色功夫一流看出了她的不对,再联系到陆站北昨天晚上回家的反应,除了手上有抓痕,她还闻到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一股怒意从心头升起来:“你这个贱货!”

咬牙切齿的她一个嘴巴扇在秦婉婷脸上,秦婉婷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动手,脸上挨了重重的一个耳光,她怒了:“秦绵绵你发什么疯?”

“我发什么疯?秦婉婷你这个贱货,你就这么缺男人连自己的妹夫都要勾引?”秦绵绵眼睛血红的嘶吼。

“妹夫?”秦婉婷看着秦绵绵脸上浮现一抹讥讽的笑:“秦绵绵,我记得你好像叫过陆站北姐夫吧?和自己的姐夫上床被搞大肚子的滋味应该很爽吧?”

秦绵绵脸上红一道白一道的,强忍住心头的愤怒:“秦婉婷,你和站北当初没有结婚,未婚分手很正常,我现在可是站北明媒正娶的妻子!”

妻子两个字刺痛了秦婉婷的心,三年前她亲眼看见秦绵绵和陆站北睡在一张床上还没有缓过来,秦绵绵就趾高气扬的来警告她:“我和站北哥在一起了,还怀了他的孩子,姐姐你肚子里的贱种做了吧。”

她不相信陆站北会那样残忍的对她和肚子里的孩子,直到亲耳听见他从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马上去医院做了他,你这样的贱人不配为我生孩子!”

想起陆站北那样残忍的对她,秦婉婷就恨到极致,可是再恨又有什么用,这几年她过得人不人鬼不鬼,嫁了一个同性恋老公,儿子又得了绝症,她恨的人却活得恣意快活,逍遥自在,现在的她恨简直一文钱不值。

不想看见秦绵绵那张嚣张跋扈的脸,秦婉婷侧身想走,秦绵绵拦住她:“我告诉你秦婉婷,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现在站北是我老公,你不要不知羞耻的去勾引他,要是让我知道你勾引他,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婉婷看着秦绵绵那张美艳的脸,忍不住冷笑起来:“放心吧,姓陆的不过是我不要的男人,我就算是再贱也不会回头吃回头草的,更别说勾引了!”

话音落下突然觉得有些冷,循着冷源看过去,她看见了负手而立的陆站北。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