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妖记之雷震九天

第29章 路遇魔人(一)

另外玉简中还讲灵兽、灵草、丹药,修仙界的门派分布等等,而龟宝要去的修仙界第一大宗极灵宗,排名第二的还有天玄宗等等。

最后,龟宝只重点看了极灵宗的简介,与此去的路线图,极灵宗与紫阳山的距离确实很远,也不知道按照他的飞奔速度能否赶到,于是只能不停歇的飞奔着了。

龟宝施展御风术,飞跃了几个月后,一路上是歇歇停停,大城不入,小村绕走,避免遇到一些凡人,免得被人当做奇怪的人,并且修仙界有些习惯,就是不要在凡人面前露出修仙者的身份,这样会影响到凡人的认知。

在某天中午之后,龟宝远远地便可以看到袅袅升起了的烟雾,在一片无边无际的大丛林中,终于要飞出来了,怪不得这里人迹罕至。

“轰!”远处的空中一声巨响,让龟宝忽然间吓了一跳,急忙一个飞跃跳上了一棵大树远远眺望着。

此时,空中一只怪兽向一个青影猛扑过去,差点就与清影撞在一起,那个青影一个飞跃,手上又抓着一把飞剑,向迎面而来的巨鹰恶狠狠的劈了上来,巨鹰一声惨叫,身上血水直流,掉在了地上。

青影冷笑了一下,先砍杀了一只碍手碍脚的飞行灵兽,再去对付那魔人。

谁料从从空中飞出一条黑影,一只晶白如玉的手,还带着三寸长的指甲,“唰”的一声,向青影的背心抓去。

青影倏地一转身,滋的一声,青色衣袖被那只的手划开了的一条大缝子,手臂也被划开了老大的伤口,顿时,黑色血液就留了出来,直接也被打到了地下。

龟宝从远处望着,正思索着要不要过去查看一下出了什么事,这里的有修仙者斗法,恐怕是要命的,而凭借他一个修仙界的菜鸟,这种事情还是少管为妙。

正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却没想到,两个身影越打越朝他这个方向而来。

眨眼间,两个身影就临近了,此时龟宝才看清楚两人的摸样。

青影的人眉清目秀,眉宇之间透出了一股英气,身上穿着一套青色长衫,却满是血迹,并且还被追击着,显然不是黑影人的对手,而黑影的人脸色苍白,眼睛深凹,骨瘦如柴,除了能动之外,与死人倒是没什么区别。

青影那人一口气还没喘过来,身后又是响起了风声,黑影那人竟然已到了青影的身后,青影的心里一惊,此人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虽然受了很重的伤,可是论起速度,此时只怕还比他稍高一筹。

青影身上衣衫鼓动,灵力外放,举剑回斩,硬生生的将那人的前扑速度阻挡了一下,脚下一弹,飞剑调头向前刺去。

叮的一声,那黑影的人长长的手指一弹,竟然将的飞剑弹飞了,冷笑道:“阁下不愧是极灵宗新一代的练气期高手,真是佩服佩服。”

黑影之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听起来非常地平淡,像是缺少气血的人所说的一样。

此时,龟宝一听,忽然听到了极灵宗的这个名字,才驻足停留,而这个门派似乎就是自己要去加入的门派,竟然这么巧,能在这里遇到极灵宗的门人。

黑影那人虽是一身黑色素衣黑鞋,可是全身上下却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青影的眼瞳一缩,满脸惊愕的样子,怒道:“你是魔魂宗的血魂魔人!”

“阁下真是好眼光。”血魂魔人淡淡地说道。

“哼,你这邪魔之人不是被各大修仙同道给灭杀了么,为何还在此处,难道那些同道已遭你毒手。”青影的声音冰冷,恼怒,甚至还带着一丝惊讶。

“修仙者?阁下说了一个好大的笑话,何为正、何为邪?还不是修炼的路子不同罢了。若是魔门一朝壮大,那魔门就是正了,你们就是邪,这都是以实力说话。”血魂魔人咯咯的笑了起来,虽笑声颇为平淡,可听起来却像是戏谑一般。

“哼,你们魔门手段残忍,灭杀了多少无辜的人和修仙者,这天下正邪自有公论,哪容你这歪门邪道胡说八道。”青影之人冷哼一声说道。

“哈哈,你们所谓的名门大派干的卑鄙无耻、偷鸡摸狗的事还少了吗?觊觎别的门派宝物,便将别人整个门派的人都杀光屠尽,而污蔑别的门派是邪门歪道,就可以杀的他们鸡犬不留。

扪心自问一下,之前由你们名门正派联手灭门的火炼门与阴阳门,难道这两个门派都是歪门邪道的宗派,只怕极灵宗将他们灭门之后,也得了不少好处吧!”血魂魔人狂笑了起来,不咸不淡的说道。

“放屁,那些事情都是上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他们被灭门的原因,修仙界人人皆知,我不想与你做口实之争,只要你乖乖受擒,极灵宗保证给你一条活路。”青影那人脸色一变,辩解道。

“哦,我倒是忘了,上百年前,或许你还出生呢。”血魂魔人又讲道,接着,又大笑了起来,讲道:“哈哈,如今是谁被谁擒,还不能断言呢,不过这样打下去,你一定会先死。”

“这里又不止我一人,道友请出来吧,此人是魔魂宗的血魂魔人,山下一个村数百口凡人被他吸干鲜血、魂魄而死,作为修仙界的名门正派,你也要出一份力啊。而且如今此血魂魔人已经重伤,今日不除更待何时啊?”青影之人忽然运用灵力,大力狂喊了起来。

龟宝释放出了神识,查探了周围百丈的距离,就剩下他一个生人了,而那个青影分明就是在喊他,顿时皱了一下眉头,这极灵宗的道友真他叉叉的会选时机,为啥不等到打得快死了才喊我出去呢。

“谁,快点给老子滚出来。”血魂魔人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而这股神识的气息不弱于之前被自己灭杀的筑基修士,顿时有些惊慌了起来。

之前被多派修士围攻,已经死去了几个血魂分身了,如今对上一个练气后期的修士是稳操胜券的,若是吸取了他的灵力、元神,必定能够治疗身上极重的伤势。

但是加上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那估计就难逃一死了,难道连这个分身也要死去,而本尊又要沉睡千年不成。

此时龟宝也察觉到两股神识都扫探过他的身上,一强一弱,不过却是相差不是很大,无奈之下,龟宝施展御风术一个飞跃,就落到了那青影之人的后面,而距离却有十丈左右。

龟宝也是为了避免成为那血魂魔人首先攻击的目标,毕竟死道友好过死贫道,这道理他当然懂了,若是无法力敌,或许还能率先考虑逃走。

此时,青影之人与血魂魔人同时见到了龟宝,神情却是完全相反过来了,青影之人脸上有些失望,而血魂魔人却是一扫之前的恐惧,笑了笑道:

“原来又是练气后期的修仙者,本尊还以为是什么筑基期的修士,今日本尊就来个一箭双雕。”

随即释放出强大的灵力,就准备动手了。

而龟宝顿时一脸的慌张,他还没与修士打斗过呢,而且此时还要面对一个魔修,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忽然喊道:“慢,在下有话说。”

“在你临死之前,就让你说个够。”血魂魔人见到了这人的奇怪动作,却是有些好笑,而且还没见过仙魔死拼,不但没有拿出法器,还这样摆动双手求暂停的,这真是一个仙修的奇葩啊。

“道友,还有什么好说的,集合我们两人之力,必定能将此魔人斩杀在此的。”青影之人一脸的疑惑之色,急忙喊道。

“道友,此言差矣,有事要好好商量,动刀动枪的有失修仙界道统,还未请问道友?”龟宝淡淡一笑,便问道。

“在下航淡铭,出自极灵宗,听闻修仙界全部正道修士都在追杀这魔人,便加入了其中,没想到其他人都惨死在他的魔爪之下了。”航淡铭盯着血魂魔人咬牙切齿地道。

“啊,那就是血魂阁下的不对了,好好的人为什么你要都杀了呢?”龟宝皱了一下眉头,一脸谴责的神色,淡淡地讲道。

“哈哈,愚蠢,修仙界哪件事不是弱肉强食?本尊吸取他们的灵力、血肉、元神,那是他们三生荣幸,并且要是本尊不灭杀他们,那么本尊就会被他们无穷无尽地追杀下去,最后还得死在他们的手里,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难道叫本尊跟你这个傻瓜一样,去跟他们讲道理么!”血魂魔人话虽平淡,可是透过那张煞白的脸孔,便能察觉血魂魔人那轻蔑的微笑。

“这么说来,那就是航道友你们不对了,为何没事要去追杀血魂阁下呢,需知就算是猪狗都是有父母的,更何况血魂阁下呢!”龟宝对着航淡铭讲道。

“哼,血魂魔人残杀了前面村子的几百口性命,在其他的地方还不知道吞食了多少人,我航淡铭就算是拼死,也要替天行道,与你这妖孽决一死战。”航淡铭提着利剑,注入了灵力,就准备与血魂魔人拼命了。

血魂魔人笑道,接着声音一冷道,“哈哈,好一个冠冕堂皇的替天行道,你一个练气期的低微修士,何德何能替天行道?难不成像这蝼蚁修士如此天真不成。”

血魂魔人话完刚落,人影连闪,已到了航淡铭的身前,五指如爪向航淡铭的面门抓来,声势惊人,隐带风雷之声。

航淡铭灵力一展,身子一扭,一剑向血魂魔人那风雷隐动的手爪上劈去。

“碰”一声巨响自在两人中间响起,航淡铭被击得身子一颤,直退出十几丈方才稳住,而那血魂魔人却是原地微微一滞再次扑来,若论近身而战,航淡铭这种正统的修仙者的身体坚固度如何却得上比血魂魔人,显然血魂魔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一味地寻求贴身而斗。

龟宝被晾在一边,根本没人搭理,而望着两人拼斗却是异常的激烈,而航淡铭处于下风,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可是龟宝还不停地喊道:“两位道友,且慢动手啊,有事好商量啊,动刀动枪有伤和气。”

而他们两人根本连瞧都没瞧龟宝一眼,就当他是多余的,不过,这也是正常的,面对这种生死大战,竟然不拿出法器,还停下来讲道理,谁又会在意多这样一个修士呢,而且,或许航淡铭被血魂魔人灭杀之后,就轮到龟宝了。

此时,血魂魔人速度极快,航淡铭欲放其他法器却是来不及了,只得用手上一把三尺长剑,长剑都来不及释放剑芒攻击血魂魔人,而血魂魔人那又骨瘦如柴利爪,已是抓到了他的胸口前面了。

长剑连忙挡在身前,血魂魔人那双手扣到了剑上,手上一扭,嘎的一声响,却是那玄铁所铸的长剑已被捏碎,断成两两截,截面还露出寒光。

而航淡铭长剑被捏碎,瞬间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另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血魂魔人暗叫一声不好,眼前寒光一闪,那柄长剑在航淡铭的手上一转,已在血魂魔人的手上切了一圈。

接着,长剑一抖,向血魂魔人的颈侧切来,虽然二人距离不过一臂之远,那三尺长剑舞动不开,但在航淡铭的手上,却是灵活无比,劈刺改为转切,血魂魔人倒是不敢小瞧,手上又被切了一下,自是退开查看伤势。

血魂魔人那又骨瘦如柴手上被航淡铭的长剑划出一圈红印,几滴鲜血渗了出来,虽受了些皮外伤,可是血魂魔人的身体坚硬无比,并没有什么大碍。

突然,血魂魔人手一抖,那血滴便向如箭矢一般向航淡铭射去,航淡铭手上长剑一横,那血滴打在剑脊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长剑也颤动不止,航淡铭一瞧,手中的利剑突然黯淡无光了起来,显然血魂魔人的血带有污秽,正直接腐蚀别人的法器,让别人的法器废弃掉。

不等航淡铭出手,眼前黑影一闪,血魂魔人又扑了上来,距离过近,航淡铭也不敢轻易的便将那法宝符咒等物放出,免得将自己也波及,只得举剑相迎。

龟宝望着那血魂魔人一直近身缠斗,的确是灵活无比,出手招招致命,确实是卑鄙无耻,而航淡铭只能将寒剑紧紧的贴到身前,用来抵挡血魂魔人的攻击,不时还能反击一下。

两人又拼了几息,航淡铭又被击退几丈远,胸口还被抓出几条伤痕,幸好身上穿有内甲,不然,一爪深入身体,那就只有毙命的结果了。

接着,血魂魔人一双枯瘦手变成血红之色,与长剑碰上,发出“铛铛”的声响,如金铁交鸣般的脆响,航淡铭手上长剑也不是低阶法器,而是高阶法器,只要灵力足够,便能削金断玉,开山劈石更是无所不能,可惜他越打身上的气息越是减弱,根本奈何不了血魂魔人那一双血手。

航淡铭气得满脸通红,却是无奈那血魂魔人近身十分的灵活,忽前忽后,他虽将手中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可是那血魂魔人总是能钻空子,在航淡铭真人的身上的抓上几下。

而近身而战,航淡铭可就不是血魂魔人的对手了,一刻钟下来,交手千招以上,航淡铭的身上被血魂魔人抓出五道及骨的深伤,血流如注。

“碰!”一爪又将航淡铭给击飞了,航淡铭翻身退出了几丈远,口中压制不了气血,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诶哟,血魂阁下,航道友已经打不过你,你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而航道友也不要寻求日后报复了,两人握手言和了。”龟宝有点看不下去了,急忙的喊道。

“原来你是做和事老的,不过,你太吵了,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本尊先先灭了你。”血魂魔人一双枯瘦血手转向龟宝的要害抓去。

龟宝一见要殃及池鱼了,立即始终接连掐出紫霄心法的法诀,一天紫雷忽然从身上爆发了出来,周围也“噼里啪啦”大声作响,如今龟宝以身法而论,根本无法躲开,所以只能孤注一掷了,爆发全身的能力与他拼命了。

“轰!”一声巨响,一道紫色雷光从龟宝的周围激射而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