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妖记之雷震九天

第26章 争论

魏晓天点了点头,又望了一下夏婵英,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事情,接着,又是微微一笑,显得非常和蔼,便对着龟宝讲道:

“呵呵,归道友,既然你承蒙一个前辈高人指点,来到紫阳庄,并且你如今已是散修的身份,本来加入紫阳庄那是再合适不过。

不过,因为紫阳庄的一些法诀太过于精妙了,并不合适所有的人修炼,之前紫阳庄就收过一些散修入门,可是全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修仙者的修**法一般而言,只能修炼一种,若是修炼两种的情况,那有可能会互相排斥,轻者导致修为无法寸进,或是修炼的速度过慢,等到寿元耗尽的时候,也无法有一点成就;重者会导致经脉错乱,丹田爆裂而亡,随时都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所以要入紫阳庄的散修,必须先自破真元,摒除修**法,一切重新修炼,可谓是破而后立,然而修仙本就艰辛无比,谁又愿意先打破自己原有的修炼体系,转而修炼修炼紫阳庄的功法呢。

再说了,招收散修入门,对门派的忠诚度也是一个重大的考验,甚至有些散修还是别的门派派遣过来的奸细,于是紫阳庄才对于散修的道友不敢接纳。”

“额……”龟宝停顿了一下,并没有立即回答,因为龟宝对修炼的功法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而后立。

并且对修仙界里的一些俗规还不太懂,所以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妥,至于忠诚度又该如何去测试出来呢,于是龟宝迟迟未动。

“师傅、师伯,诶,三位师兄,你们回来啦,这一个月你们跑哪去了,灵狐抓到了么?”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了,声音中带着欢快与无忧无虑的感觉。

而那三位师兄们莫达星、丹尔星、孙小星见到是夏雨薇在说话,都同时摆摆手,让叫她不要说话了,甚至还都露出了哭丧的脸,心中暗道:师妹啊,没有什么事你就不要出来,刚刚才被骂完,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魏晓天在夏雨薇出现之后,听到了她的话,顿时又望着他们三人一眼,冷哼了一声,顿时他们三人立即哆嗦了一下。

“雨薇,我们庄里来客人了,你像平时一样乱闯成何体统啊,而且还会让别人看笑话的。”夏婵英脸色神色动了动,立即出言教训道,而其实也不真的教训,就是给来的客人一些礼节罢了。

而夏雨薇年方十八,从小由夏婵英从凡人间带入紫阳庄,如今已经十年了,毕竟是无人照管的孩子,于是就从了她师傅夏婵英姓氏了。

哪里她知道来了紫阳庄之后,变成了庄中人人疼爱的小师妹,其他人做如何事情都让她三分,于是她也变得任意随性。

“知道了,师傅。”夏雨薇受到了师傅的责备,立即缩手缩脚地站在了一旁,脸上还有一丝委屈。

而龟宝望了一下她,心中又是小鹿乱撞一番,这小妮子真是长得水灵,这束身青绿色衣衫一穿,更显优柔的身段,一走动犹如清风轻抚杨柳一般,龟宝又咽下几口唾沫,可是不敢让下咽的声音太大了,以防被人听见。

“无妨,夏师妹,你就不要责备夏师侄了。”魏晓天呵呵一笑,一脸慈祥的样子,淡淡地讲道。

接着,又望着龟宝,问道:“归道友,你还没回答老夫的话呢?”

龟宝望了一下众人,若是不答应,极有可能可以顺利下山,可要是离开了这里,那这夏雨薇可就见不到了,于是望了一下夏雨薇,同时也见到夏雨薇也在直勾勾地望着他,心中暗道:这小妮子还真不害臊,那有这么盯着人家看的,而这或许就是她淳朴的天性了。

随即龟宝又恬不知耻地想着:这小妮子如此单纯,若是遇到了大灰狼,那这小妮子可是要吃亏的,看来还是要留下来保护她为妙。

顿时咬了咬牙,抓着拳头,似乎做出了很多的决定,脸上忽然是一副决然地神态,回答道:“魏庄主,这破而后立会疼么?在下从小就怕疼,就是被针扎了,也要哭三天。”

这么怂的话一出,忽然众人一阵鄙视,而谢语燕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觉着这人太有趣了。

“归道友,这就要看你的法诀修炼得有多深了。”魏晓天又淡淡地回答道。

“嗯,功法?在下还没修炼过,这样应该就可以了。”龟宝一笑,便答应了。

“既然如此,归道友,请走前了,让老夫先查探一下你的灵根资质。”

魏晓天向着龟宝招了一下手,而龟宝停顿了一下,思索着,这魏老头会不会对自己下手啊,但是距离这么近,大概只有两丈远,若是要下手,估计早都动手了。

于是,龟宝就走了上去,等来到魏晓天身前,魏晓天一手搭在龟宝的肩膀上,一道紫芒里面冲入了龟宝的身体里面。

龟宝看着魏晓天的动作,却是与赤木的动作有些相似,只是查探一下灵根资质,并没有什么危险,便安下心来。

过了几息的功法,魏晓天眯着眼睛,脸色却是变了许多回,充满着疑惑,又过了几息,一道紫芒就从龟宝的身体里出来了。

忽然,魏晓天睁开了眼睛,嘴巴的胡子微微一动,便讲道:“归道友,请先到偏殿休息吧,三日之后,老夫才决定是否要收你入庄。”

“额,多谢魏庄主,那在下先告退了。”龟宝抱拳施礼,却是一副江湖架势,接着,又迟疑了一下,笑着问道:“额,对了,偏殿怎么走啊?”

万墨与丛林三星四人都站着不动,根本不想去结识这个陌生人,而魏晓天刚要说话,忽然站在一旁的夏雨薇自告奋勇,笑了笑,讲道:“我知道,让师姐带你去吧。”

“呵呵,好,就由夏师侄带归道友去吧。”魏晓天微微一笑,讲道。

“多谢师伯,归师弟,我们走吧。”夏雨薇立即跑过去,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牵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龟宝,就向着偏殿而去了。

龟宝手刚一被触到,浑身立即酥麻了起来,便想着缩回去,那里知道夏雨薇紧紧地抓住,却不让龟宝松手,接着,就连拉带拽将龟宝带走了。

“哎呀,这丫头是越来越放肆了,对一个陌生人都如此熟络。”夏婵英一脸的担忧,无奈地讲道。

“呵呵,师妹无需担心,他们都是年轻人,年纪相仿,自然是一见如故了。”魏晓天微微一笑,慈祥的面容一览无余。

可是,忽然脸上一变,转头对着旁边的三人,冷冷地问道:“你们三人偷偷下山,一去就是一个多月,而且还给紫阳庄带来这一棘手的事情,你们可知罪?”

丛林三星心中咯噔一响,担忧的事情终于来了,扑通一下,立即都跪下了,三人齐声喊道:“弟子知罪。”

“那你应该知道这紫阳庄的规矩了。”魏晓天淡淡问道,倒是没有再提醒了,显然这三人也都是经常受罚的。

“知道。”三人又同时回答,而且心中还在不断的咒骂那个人形怪龟宝,要不是他,三人会这么狼狈,又被罚幽禁半年。

接着,魏晓天又对着万墨讲道:“去请几位长老,和你的几位师兄弟过来紫阳大殿商议。”

“是,弟子这就去。”万墨望了一下三个远去的背影,心中暗自庆幸,魏晓天根本没有责罚他,随即快速的离开紫阳大殿,向后殿而去了。

而紫阳门虽然已经没落,可是整个紫阳山的建筑还保持着一门大宗派的风范,并且弟子人数稀少,总共才二十几名弟子,于是房多人少,每人倒是都可以分配到几间独立的房子。

而这样的待遇,也就相当于一些大门派筑基期的修士的洞府了,所以各人的住处相距甚远,万墨也只有跑腿的命了。

过了半个时辰,紫阳大殿的中就聚集了二十几名修士,而这些修士中,多了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其他的修士都是练气期的,而许多练气后期的弟子都是七老八十了,按照相貌上判断,甚至比魏晓天还要老。

而他们其实年纪比魏晓天小得多,只是他们无法筑基,而这般年纪对于在练气期后期修士而言,那就是行将就木了,如今他们来到紫阳大殿之中,就是为了商量是否应该收一个散修入门。

接着,魏晓天将龟宝的一切情况都向众人讲了一遍,特别是刚才探查到龟宝的灵根资质,更是让他惊讶不已。

龟宝的灵根资质奇差,是五行驳杂灵根,而且体内并没有任何修炼过法诀的迹象,不过,以他的那样的年纪,加以灵丹的辅助,便能修炼到练气后期,却是一个奇才。

如此一来,冲击筑基期的时间将会留下很多,成功筑基期的希望就越大了,甚至还可以达到金丹期。

此时二十几人听到魏晓天的一番叙述之后,无不张开了大口,脸上尽是疑惑的神情,于是便开始议论起来了。

最后讨论了半天之后,大概形成了两种意见,一是不应该收,因为龟宝来历不明,资质差,就算修为又不低,到时还要破除修为,一切从零开始修炼紫霄功法,就算学会了紫霄神雷,寿元那也差不多快耗尽了,收来也无用。

另外一些人,认为可以收,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而且龟宝后面还有一个前辈高人,若是不收,恐怕会导致那个高人打上门来,那时候就非常麻烦了。

此时,可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魏晓天听到众人喋喋不休地争吵过后,突然气势大增了起来,身上宽袍鼓起,烈烈做响,长眉和胡子更是四散飘荡,怒目圆睁,而且微微外泄的一丝丝灵力气势,让众人忽然静了下来。

“魏师兄!”夏婵英眼见魏晓天要发怒的时候,忽然一喊,他的怒火才渐渐消退了。

而在魏晓天发怒的时候,其他人无人敢出声,而万墨对于这件事,其实应该要负极大责任,要不是他带龟宝上山,也不会导致如此多的修士互相争吵。

万墨忍不住了问道:“师傅,那你自己觉得应该如何呢?”

“哼!”魏晓天望了众人一眼,有些人贪生怕死,到了宗门快要灭亡的时候,还当心别人打上门来;有些人则是固执守旧,根本不敢再尝试。

有些人却是充耳不闻,似乎不关他的事情一样;而宗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了,众弟子不统一的意见,让背负着重大压力的魏晓天极其恼怒。

“哎,如果今天我不将想法说清楚,只怕你们等还都活在迷糊当中。”看着众弟子们那恐惧,可是却又迷糊的眼神,魏晓天叹了一声说道。

“遥想几万年前,当年祖师天纵奇材,却也是在一个大派中作为低阶的烧火砍柴弟子而已,他以如此低微的身份创出这紫霄心法来,练出了九天紫雷,横扫整个修仙界,并来到紫阳山开宗立派,最后飞升仙界。

虽然祖师是奇材,可惜祖师却是五行驳杂灵根,他创出的功法万分玄妙,做弟子的不才,穷极一生也难参透其中一二,修炼了一百八十余载,也才悟出了紫霄心法的第五层,练得五天紫雷,真是惭愧啊。

如今紫阳门日渐势微,为师去后,紫阳门将会成为什么样子,为师很难预料,但是尔等虽灵根姿质不凡,可惜却少了一些灵性,紫霄心法难参皮毛啊,尔等也寻了近百年了,可是谁又能寻到了雷灵根的弟子,来继承宗门的一切。”魏晓天有些悲切地讲道。

“这……魏师兄,师妹与各位弟子无慧眼,难辨灵根资质,可是这异灵根的雷灵根在修仙界中万中无一,若是一出这样的弟子,必定会引来大门派的抢夺的。”夏婵英淡淡地说道。

凡人能否成为修仙者,还取决于自身的灵根,灵根的优秀程度对于修仙者来讲,就预示着修仙者能在修仙之路上走得多远。

按照修仙者的灵根,可以划分金木水火土五行灵根,还有由五行灵根变异的冰风雷三灵根,便称为变异灵根。

在凡人界中能拥有灵根的人,也许万人中只有一人,而且三种变异灵根,在修士中也是万中无一的,要想找到这样灵根的弟子,那谈何容易啊。

另外,还有一种传说中的灵根,叫天灵根,拥有这种灵根的修士,修炼的速度飞快,并且没有任何障碍,若是哪个宗门拥有这样的一名弟子,那该宗门便会经久不衰了。

“这我又岂能不知,所以若是找不到继承人,只怕再过几代,不出千年,紫阳门就要消失了,虽不在我手上消失,可是老夫却也心中难安。”魏晓天说道。

“掌门师兄的意思是,那归宝是一个可以承我紫阳门道统的上佳弟子?”一位两鬓发白的筑基期修士元蓝,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改漠不关心的神态,小心地说道。

“不是,这个我还无法确定。那归宝没有百年难得一遇的灵根姿质,而且还是一个五行驳杂灵根的人,但是修仙不过五、六年,却与尔等几十年、一百多年的修为持平,这种情形与当年的祖师爷是何等相似啊。”魏晓天讲道。

“掌门师兄言之有理。”元蓝点了点头,说道,却是没有再发表自己的疑惑。

“魏师兄,既然那归宝有着如此上佳的姿质,收为弟子也就罢了,反正他也是一介散修,无门无派,可是师兄你还顾忌什么呢?”夏婵英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明白师妹的想法,我见那龟宝眼神清沏,灵而不乱,绝非阴险毒辣之辈,招他入门并没有多大问题。

而不招散修入宗门,是紫阳门先祖立下的规矩,先不提其中的艰险,单是忠诚方面就难以让人信服,这是修仙界里的通例。若是有一个能抓住他的心的人或物,他便不得不忠诚于我紫阳门了。

所以我也觉得应该打破墨守成规,大量招收弟子与散修,只有他们有修习紫霄心法的天分,就慢慢地教习他们,或许这些人会成为紫阳门将来的栋梁。

再者,修仙界中的弟子千奇百怪,我紫阳门也不能单一修炼紫霄心法,要多种法典同时存在,这样才能壮大我紫阳门,保我紫阳门永久兴旺。”魏晓天说道。

魏晓天说完话了,两位筑基期的修士夏婵英与元蓝都静静地望着他,久久没有说话,而弟子们当然不会再有什么意见了,只是一脸震惊地盯着魏晓天。

接着,魏晓天挥了手,让其他人都下去,只剩下夏婵英与元蓝两人,他们将商量龟宝的去留与宗门发扬壮大一事。

过了许久,三人商量了之后,魏晓天一脸的无奈,似乎有种毅然赴死的感觉;夏婵英脸上却是有些愤怒,甚至不停的叹气;而元蓝却是一脸的平静,但是平静之中还带着一丝渴望。

接着,三人同时进入了后山一个秘密山洞中。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