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

第13章 单挑

当李玄再次苏醒时,他已再次来到那片黑暗之中。

挣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黑暗,黑暗中仿佛流动着什么,显得诡异无比。自己所在的地方是黑暗里唯一的光亮之处。

滴…哒…

水珠落进水面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李玄猛地回头,只见一滴水再次落入水面。随着水珠的滴落,水面上泛起涟漪,这是一个尺余见方水池。池上悬着一柄长剑,一粒粒水珠在剑身上凝聚,然后沿着剑脊滑落,在剑尖汇聚,不断地滴落下来。

看着这幕奇景,李玄不由自主的走进,想要仔细的观察一番。离近了看,才知道,这个池子里的水是由黑暗中那星星点点般流动着的东西汇聚而成。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是这柄长剑,长剑通体只有剑尖一部分是实质,其余都是虚影,剑身上刻着‘流光’二字。

这正是当日于李玄‘体内’抽出的那把剑,只是如今这柄剑变得更为凝实,剑尖部分也更为锐利。在那日以后,李玄也曾找过这柄剑,但是无论如何用内视之法观察,都没有发现这柄剑的蛛丝马迹。无奈之下,李玄只得放弃。

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李玄走上前去,想要去拿那柄剑,谁知那剑一声轻鸣,使得水池里的水不断涌动。水池虽小,但水池里的水每一滴都十分沉重,犹如金铁,此刻一番激荡之下,李玄寸步难进,每一滴水打在身上都无比疼痛。

李玄被击退后,躺在池边修养,脸皮直抽搐,被气得不轻。原来是因为那柄流光在击退李玄后,便停止了动作,看到他倒下,甚至还打了个转弹跳了几下,剑尖挑起一滴水落入李玄嘴里,随后才安静了下来。

‘这破剑,欺人太甚,你他妈有灵智不早显露出来,非得等老子被你打残了才显摆自己,你是弱智啊你?

还有,打都打了,你妹还给我疗伤,有病吧?破剑,作为一把剑,真是够贱的!’

李玄内心无比愤懑,恨不得起身将那破剑砸个稀巴烂。

然而,流光又是一声轻鸣,非常短暂,还侧了侧剑身,将剑刃对准李玄,一道剑气直射而来,从李玄脑门上飘过,划断了眼前的几缕碎发。

李玄脑门青筋直冒,翻身而起,口中大骂:“我就不信了,今天还治不了你这把破剑?”

再一次发起冲锋,又被打倒。周而复始,一次次的进攻,一次次被打败与一次次的羞辱。都不知道这个过程重复了多久。

直到这次事情有了转机。这一次李玄冲锋后,再次面对那水珠的攻击,在最后关头,李玄盲目间挥拳击飞了一滴水,刚好打在剑身上。

李玄倒下的时候,长剑也是一阵晃动,光芒有些闪烁。这一次,流光没有再羞辱李玄,而是安静的悬在水面上。

倒下的李玄看着这一幕,陷入沉思当中。李玄看着长剑安静的样子,感到不可思议,想想刚才的所作所为,那滴水打在剑身之上…

脑中灵光一现,一个念头涌上心头。李玄内心呵呵一笑:接下来,到我表演的时候了。

这一次没有水珠的治疗,李玄恢复了很久才有重新站起,这让他有充足的时间来安排对策。这一次,他充满自信。

“唉,破剑!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话,现在我俩来个公平对决如何啊?”

李玄奸诈的笑了笑。就在这时,长剑一抖,激荡出数道剑气,打出一串水珠,在李玄面前构成一句话:

凭你也配?现在的你可没有丝毫公平的权利!

看着这些文字,李玄嘴角直抽。“打击人,也不用这样吧!虽然老子现在实力很弱,但是老子年轻,年轻就是资本!”李玄几乎是吼出来的,说完后,一屁股坐在池边。

长剑又是一转,带出一捧水珠,这次是:年轻有屁用?

甚至还以剑气裹挟着水组成一只手,拍了拍李玄的头。

李玄被拍的脸色越来越沉,怒气凝聚到顶点,一起爆发出来。

“靠,过分了啊。有种地来,跟老子单挑,看老子不给你砸了!”

又是一阵水花扬起:单挑?可以,你想怎么玩?

却不知李玄心中却是一笑,表面还是十分愤怒。大吼道:“单打独斗。你赢了,随你如何?我赢了,我就把你打碎!”

可以,不过就怕你赢不了!

随后剑身一震,剑气纵横,直面李玄,带着一丝无语绝伦的霸气。就在剑气要到李玄跟前时,李玄大吼一声:

“等等!”

剑尖一抖,剑气偏了一点,贴着李玄的脸颊飞了过去。水花再次扬起:

又干嘛?认输了?

“怎么可能?不过是想向你讨件兵器!”

兵器?你觉得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你想想啊,我没有兵器,跟你打,输了是小事,你打的不过瘾就是大事了。再说了,我没有兵器,跟你打铁定输,但是我不服啊!我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那我肯定还会找你的啊?你说一次解决不好吗?非要等到下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作为一把剑,还是一把破剑,你应该……”

李玄开始喋喋不休,而流光开始没觉得什么,可是后来随着李玄越说越久,话越来越不着边际,流光开始不耐烦了。

先是剑神一声轻吟,可李玄并未有所变化。然后就不断地震颤,到最后,实在是无法忍耐,剑身一阵激荡,射出无穷剑气,震起漫天水花,在李玄面前组成两个大大的字:

够了!

李玄才闭了嘴,弱弱的问了句:“咋了,你生气了?”

别说是把剑,就算是花花草草,被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废话,换做任何人,只怕是早就怒了,更何况流光本就有灵智,这就更不能忍了。

流光不再与李玄废话,而是凝聚出一道剑气,以此为骨,串起水花,凝聚成一把剑,甩在李玄跟前。

李玄拔剑指向流光,心道:小样儿,凭你还跟爷逗,还要三百年呢!接下来,我要让你乖乖做我的剑。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