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

第三十八章 仙家之气

“姑娘怎么会问这件事情?我们云潭谷于是隔绝和外面基本不怎么打交道呢,不过关于魔界的事情我们多多少少还是知道的。尤其是前段时间龙门那边还把苦海瓶送来。听说里面囚禁着魔界少主。不过这些机密,我是不知道的。”

七儿一颗心落了下来看起来乌弘厚是真的被送到了这里。至少现在方向是没有错,那下一步就要看一看关押苦海瓶的地方到底是在哪里了。

七儿在这边琢磨,那边牡丹皱着眉头打量他,忽然问道:“七儿姑娘。你怎么会问起这件事情呢。难道你来这里是为了苦海的事情吗?”

七儿立刻,干脆的摇头:“怎么会呢,我一个区区的凡人,管这么多的事情做什么?哦,你还不知道吧,我现在已经投胎转世,所以你那个云海师叔顶多也就是看到了我的元神罢了。可是我这身体却是实打实的凡人”

“原来如此,我就说为何感觉不到:“仙家之气哪”

七儿尴尬的笑了笑,接着牡丹便带她进入偏殿里。这大殿当中云雾缭绕,倒真的有几分仙气飘飘的感觉,牡丹又带着他进入一间厢房,翻找了一番便找出了一套,云潭谷里众人穿的白色素衣。

“还望姑娘入乡随俗将衣服换了,我们云潭谷里一向气息洁净。若是无缘的人就算是站在门口也不会进来呢!可见姑娘和我们这云潭谷缘分不浅。”

七儿撇撇嘴,他倒是也这么希望。不过估计等他真的提出要放出乌弘厚的时候这些人就不会对自己还是这般客套的嘴脸了。毕竟乌弘厚可是魔界少主。要将他放出来,岂不是就相当于放出了一个大魔头。他们这些正道人士怎么肯干?叹了口气七儿磨磨蹭蹭地将那套衣服换好,又在牡丹的服侍之下洗了把脸。这才刚干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一直想着主殿走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便来到了刚才七儿上了台阶之后面对的最大的一间主殿金光殿。

“云海师叔现在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了。你可不要紧张虽然他看起来很严肃,可是其实是个很好的人的”牡丹好心的提醒了,他一遍他这么一说七儿才突然感觉到有点紧张,毕竟他来这里可是为了带走一个大魔头的。

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七儿抬脚跨过高高的门槛便进入那金碧辉煌的大殿里。长长的距离,最上位的主位,此时此刻正坐着一个长眉过脸的大叔。

七儿知道这竟然就是牡丹口中所说的云海师叔了。瞧着这里的大叔个个长眉入鬓。想来恐怕是活了百年了。若都是凡人所修。那到还真是不容易。

“来者可是天界七仙女七儿?”

一把肃穆的嗓音闯进了七儿的耳朵里,让人不觉为之一振。

七儿面目严肃向前行了一礼这才开口说道:“仙人说的不错,我元神即是天界七仙女七儿。”

“近日我算出你要到云潭谷里。果不其然,不知道你来到这谷里有何事?”

七儿忽然有点张口结舌,总不能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直接告诉人家吧!估计他要是敢这样大咧咧的说出来,那云海估计就会一巴掌把他拍飞了。

想了想就把图片说道:“事不想瞒,仙人,我自然是仰慕着仙谷福地,因为之前我也在龙门呆了段时间,既然仙人已经算到我的元神本是上界仙女,那就应该知道我所经历何事。所以这一世,我洗心革面只为求仙问道好早日位列仙班……”

七儿说的冠冕堂皇,连他自己差点都被蒙了过去。只见上位的云海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一遍。好半天之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既如此,那仙子便在这里呆着吧!这云潭谷也算是人间仙境,灵气十足若是在这里修炼的话,必定是事半功倍。希望仙子能够收心好好的在这里磨练。早日回到天庭。”

虽然总觉得云海有点敷衍。可是能听见他不追究就这样的将他留下来七儿还是十分高兴点点头。便开口说道:“多谢仙人。我定当不辜负仙人的美意。勤加修炼早日位列仙班”

云海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两边坐着的长老,经过一轮眼光交汇之后,最终大手一挥便冲着一边的牡丹说到:“牡丹,这段时间就由你来照顾七儿。七儿若是你有什么不懂的他可以问牡丹,他自小在这里谷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的很。至于其他的规矩,牡丹你得了空便仔细的讲给七儿姑娘听。”

“知道了,云海师尊。”

又闲言碎语说了两句,云海大手一挥,牡丹急急忙忙带着七儿走出了主殿。就这样七儿就算是在这云潭故里带了下去。

眨眼的功夫过了三天,二,七儿在家长的带领之下将这山谷仔仔细细的,参观了个遍。其中什么地方长有灵草什么地方灵气最足校草事无巨细的告诉了她一遍也将山谷里面的各种规矩自己细细想想细细的又对他说了一遍。

其他的七儿,他并没有记住多少。让他印象深刻的便是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吃素的。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

除此之外七儿也正是和其他的人见面。和之前带自己入股的云涛所说一样。这山谷里的人口不多加起来难过也就是百来号。而且大多数都是长眉入鬓的向云涛一样的上百年纪。鲜少见到牡丹这样大年纪的人。

所以大多数的时间七儿也只和牡丹待在一起。而牡丹每天所做的事情最多的便是修炼。而七儿最头疼的也是修炼,他的仙家法术都是与生俱来。哪里经过这样的苦练。所以平时,牡丹在一边修炼。而七儿在叼着一根稻草四处晃荡。

反正牡丹修炼专心,他也渐渐的掐准了他何时睁开眼睛。这照片他创造了不少的机会。在牡丹修炼的时候,他就四处闲逛,寻找有可能关押着苦海的地方。

说来也怪自从他到了这山谷里这一次都没有再梦见乌弘厚,要知道在龙门的那段时光里,乌弘厚刚刚被送走,他的梦里可是常常出现他的。

有时候七儿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将这一切归咎到他们两个人离得近了,所以用不到那些梦境来传送各自的相思。

又一连过了三四天,七儿唱着牡丹修炼可谓将这山谷里翻了个底朝天,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关押苦海的地方。若不是刚进来的时候牡丹便已经笃定的告诉他那苦海已经被挪到了这山故里。他甚至都要怀疑乌弘厚究竟在不在这里了。

转眼之间一天就这样过去,夕阳如血的照耀在这片仙境上,七儿就站在离主殿最远的一个小岛上。这个漂浮的小岛上几乎没有什么建筑只有大片的稀稀疏疏的树林。七儿就这样四仰八叉的躺在树丛里,斑驳的金色阳光投在他的脸上,看起来十分惬意。

正在看天忽然猛不丁的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你倒是惬意,不是说来接我吗?怎么还没有行动”

七儿赫然睁开了眼睛四下张望却并没有看见乌弘厚的影子,但是那声音却是入骨的熟悉。

“乌弘厚是你吗?如果真的是你就给我出来别装神弄鬼的,我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跑到这山谷里。你好歹露个影子让我知道你在这里安慰安慰我啊”

“那天你在林子里,不是已经见过我一面吗?我不是也给了你安慰吗?”

七儿愣了一下转身又想起那天差点被蜘蛛精吃掉的事情。那么他所说的那个安慰是不是就知道那个吻呢!忽然七儿的脸孔有点通红,这还是她第一次感觉到这么诡异的感觉。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傻瓜,我在等着你哦。”

“等等!什么等着我。你不会真的指望我一个人救你吧?我现在可是一个凡人大哥难道你感觉不到吗?我没有任何的仙法!我要真有那个本事的话那天也不会被蜘蛛精逼到那个份上!还轮得到你来救我!”

“哦,原来是这样你不是来救我那你跑来干什么”

七儿瞪大了眼睛,莫可名状的看着虚无的空中。没好气的叫到:“鬼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来呢?说不定我真的是为了修行呢!”

空中传来低低的笑声:“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着急走,这地方也不错。那你就好好的在这里修行说不定真的能恢复仙力,到时候想要打破封印岂不是易如反掌”

听着乌弘厚那事不关己的调侃,七儿恼怒地眯着眼睛盯着半空:“有本事你再说一遍,你信不信今天晚上我就离开这山谷。就让那个苦海关你个上万年!”

“要不人人都说最毒妇人心了明明心里是不愿意嘴上偏要这么诅咒我。你说你哪点像仙女”

“那你哪里又像是一个魔王。明知道我是仙女是你的死对头,干嘛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跑到三味真火里救我,又干嘛在我危机的时候帮助我?什么时候魔界的少主居然也是这么心慈手软的一个人了?”

空中再次传来低声的笑,可是许久却没有人接话。七儿恼怒地叫起来:“乌弘厚你还在不在!”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