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

第三十四章 首要任务

七儿自认为这翻话说得义正言辞,又是豪气冲天,这是天灾,庄安晏的耳朵里就是说不出的怪异。她抽了抽眉角今天开口说道:“若是你聪明:“说不定我真的可以放你出去,可是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害怕你出去了之后就会被人卖了……再说你不是说上一辈子惹了那么多的仇人吗?你难道不怕,就这样出去会被仇家报复?”

七儿一愣,这倒是个大问题,昨天晚上到现在为止他仇恨满腔都忘记考虑这个问题了是啊,现在没有紫竹林的庇佑她要出去的话上辈子造的那些孽,若是他们真的找到自己的话你自己现在区区的凡人之争根本没有抵御的能力还不是两三下就被拍死的命。

“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待在龙门里我保证好好的对你……”

七儿眉头拧了起来:“为什么要好好的对我难道真的像乌弘厚所说你觉得愧疚于我?”

庄安晏的脸色变了变,回避了她的目光:“也许吧,或许还有其他我也不明白,但是总之,我不希望你离开我的视线”

七儿一瞬间又有点纠结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再想起他之前带着自己逛遍龙城,还带着自己吃肉,生病的时候还照顾自己。仿佛对自己也还不错。可是他又和自己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且对妖族如此残酷……这还真是纠结呢!

看着七儿沉默不语庄安晏还以为他已经被自己说动点点头继续说道:“好了收拾一下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散散心。上次你不是说想吃糖葫芦吗?今日我一定买来给”

七儿愣愣地眨巴了眨巴眼睛,可是心底却并没有那样欢快的感觉了。还记得那一天他眼巴巴地希望他能为自己买一串糖葫芦,可是最终却是汤冰月给自己的。

叹了口气七儿,心里有说不出的堵。近日来他被这种感觉折磨得烦躁不堪。或许出去走一走,真的会好:“呢!

一炷香的功夫七儿已经和庄安晏坐在马车里行走在龙城的街市上,庄安晏挑的窗帘果真替他搜寻糖葫芦的踪影,可是七儿却兴致缺缺。趴在窗口的位置就是看着人来人往。

到龙城已经三四个月了,桃花虽然找到了,可是带给自己的并没有多少愉悦,反倒是越来越多的纠结。很多的事情仿佛都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当初他还在为突然冒出来的三朵桃花而纠结,可是一瞬间现在留下来的桃花也只有这么一朵。应该是在没有什么纠结的了,但他心底反倒无法选择。

“啊,庄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庄安晏带着七儿下了马车之后闲逛在集市上忽然身后冒出一声娇呼。

七儿回头就见不远处白流苏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衣服。被几个侍女簇拥着明艳无比的向着这边走过来。

“哦,今日不是我带着七儿出来走走。”

白流苏不屑的瞟了一眼七儿,可是看相,庄安晏的时候又恢复了那副,温柔乖巧的样子。

“原来如此啊,后日早上就要起床出发了,别叫我上街采办一些路上要用的东西,庄哥哥若是没有事情的话就和我一起吧!”

寻找龙珠可是他们这些正义人士第一首要任务,儿女事情哪能比得上。白流苏拿着这么大的帽子压过来。庄安晏就是想要拒绝也不好拒绝。

“那好吧!一起便是了”

七儿瞥了一眼白流苏,有些不耐烦。其实从第一眼看见白流苏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喜欢庄安晏。可是他不明白喜欢一个人难道就非要踩着另外一个人吗?除了他踩着自己难道庄安晏就会多喜欢他几分?七儿想不明白没关系,反正也不妨碍白流苏继续踩他。好端端的逛街,就变成了白流苏展示自己贬低七儿的舞台。

在购物当中,他一会儿贬低七儿没有见识,分不清金玉之好,一会又说七儿浪费再不就说她审美有问题。到了最后一间兵器铺,七儿实在不耐烦,索性站在门口也不进去了。

庄安晏仿佛也看出了他的耐心到了极点。叹了口气便开口道:“那好吧,你就在这里稍等我片刻。等会出来我再带你去吃饭。”

七儿不耐烦地挥挥手,白流苏求之不得,娇笑一声:“好了庄哥哥时间有限,咱们还是不要耽搁了,想必那祁连山早已经遍布了魔界的人,免不了一番争斗,所以这武器方面一定要好。”

庄安晏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随即便跟着他他去了兵器铺里。七儿不屑的撇撇嘴。

看着他们走进去索性背着双手,站在门口两眼望天。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两人出来,前方忽然冒出一抹熟悉的影子。七儿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眼花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一次他看清楚了。居然是汤冰月!

她一袭宽大的袍子,有些透明的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他。美的依然是雌雄莫辨。一头银发垂地如同谪仙下凡。

七儿顿时欢快了起来,他脚就向着她追了过去,可是眼看着到了跟前,那影子却突然又离自己远了几分。就这样不停的向前追着。不知不觉居然就作出了城外,等到七儿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站在了郊外的小树林中。

“好了汤冰月不要在装神弄鬼了。现在已经没有别人了!你要是在这里的话,就给我出来!”

七儿的话语刚落地。前方一头银发的汤冰月就缓缓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依然眉眼弯弯看起来优雅高贵之极:“可是想我了?七儿?”

七儿心里忽然说不出的滋味,这句话听着仿佛十分耳熟,不知道在多久的时光里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里。如今过了千百年的时光,又再次听见了般。

“嗯,有点想……你去了哪里?我以为你死了……”

汤冰月轻轻一打檀香扇,眉眼弯弯笑着就说:“怎么会?我是那样不济?只是他们也太狠毒了些,虽是我监管不力,也不至于弄到这一步……”

汤冰月鲜少的冒出一丝别样的情绪,七儿也跟着叹气:“是啊,你说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给了那个庄安晏,你瞧……害死了这么多的妖!我有责任你也有!”

“若是能不给,我到也想留你在身边……七儿,你忘记你说的,你要找那朵桃花?如今,庄安晏身上不是就有那朵桃花吗?你可是真的要和他在一起了?”

七儿想也没想的呸了声:“谁说我要和他在一起了?你知道不知道!何红都被他害死了……”说到这里,七儿的眼眶一红便有点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你瞧这是什么?”汤冰月说着话,忽然手中白光闪过,就多了一条细小翠绿的青蛇。

七儿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忽然大叫了起来:“是何红!何红!她没死!她真的没死!”

“你别激动!虽然我费了功夫,保住了她的元神,只可惜却无法修复她千年的修行,所以,她要化形,怕是又要千年的功夫了……”

七儿激动的看着他手中小蛇点头:“只要没死就好了……我还为她哭了一场,还以为我们在也没有相见的时候了。”

汤冰月勾起销魂的笑:“什么时候,我们的傻瓜仙女,居然也懂了思念这种东西,又是什么时候起,也懂的为了旁人哭?”

一瞬间,七儿的心里忽然被打开了一道门,这段时间的委屈和难过,一股脑的就到了出来:“汤冰月,我不想继续呆在龙门了,你带我走好不好?他一定不会是我的桃花!我的桃花,怎么会是这样讨人厌的人呢,汤冰月,你不是说你身上也有桃花么,说不定你才是我要找的人呢!”

“哦?真的?你不后悔?万一,你日后发现选错了人,找错了桃花,可不要埋怨我!”

“这是什么话?你都敢说娶我了,我还有什么不敢嫁!在说了,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是选错了?”

汤冰月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我允许你跟在我身边,但是不是现在……”

七儿睁大了眼睛:“这是为何?”

“因为近日,我要去趟祁连山……”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七儿惊叫:“去那里做什么?别告诉我,你也去找龙珠?你要那玩意做什么?”

汤冰月目光深沉,嘴角勾着凉薄的笑:“我紫竹林万妖,如今被杀的只剩下未成年了,你说我怒还是不怒?你说我该追究不追究?”

七儿楞了下,转瞬也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杀意浓浓。是啊,她这样的傻子,何红死时都冒出了怒意。更别提,汤冰月是妖界之王,多少的妖指望着他庇佑。作为一线领导人,看着自己徒子徒孙就这样惨遭杀戮。的确是要怒,的确是该追究。

深深叹息,七儿又纠结了。这是否就是循环。你杀了他,他的人要报仇在杀了你,冤冤相报何时了,就有了轮回吧。

“怎么?你在担心我,还是担心庄安晏?”

七儿皱眉:“不知道……”

“七儿,待我从祁连山回来,便待你去青丘之国,那里,你可以好好修炼,我们可以好好在一起。有一天,或许你也能恢复容貌,我们安宁的呆在一起。”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