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

第三十三章 命该如此

何宏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那受伤的部分涌出的鲜血更多,他紧紧地抓了抓七儿的手。苦笑着摇头说到:“不用回去了紫竹林现在已经不剩几个妖,就是活着的也大多都是未成形的,做不得数。算了,七儿我命该如此。不过你相信我从头到尾我也从来没有吃过人……就是这女人,咳咳……也是他主动跑到紫竹林来找到我。”

七儿重重地点头,嗓子里说不出的一股血腥味慢了上来:“我知道我相信你。和泓,你别死,我还有办法……我带你去找乌弘厚他一定能救得了你,他是魔界少主,他一定会叫你的”

当七儿说完这句话自己也愣了一下,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乌弘厚的名字。尤其是这个时候。不过转瞬他也顾不得那么多,拉扯着何红就要站起来。这一动,他伤口的血流的更汹涌了。

七儿有些焦急的下意识就用手去遮挡,可是那血这如何也遮挡不住,染红了他的双手沿着他的指缝滴滴沥沥的下了一地。

“七儿算了吧,临死的时候还能见到你,我已经很高兴了。你毕竟是凡人,以后好好的生活……虽然你长得丑,可是说真的,我却特别的喜欢你……大概是因为,你为所欲为的叫人无奈,心又单纯的像个孩子……所以不要自卑,将来一定也会有人像我一样的喜欢你。那个时候,你就代我好好的在这个繁华人间生活下去吧……”

何红说完最后一句话又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接着身体软软的就向后倒去,七儿大金一把扶住了她,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地看着她越发苍白的面色。

“庄安晏你救救他……我不要何红死!你快救救他!”愣怔了半刻。七儿忽然扭头冲着庄安晏嘶吼了起来。

庄安晏紧紧的皱着眉头。除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伤得太重了……七儿……人妖终归不两立……”

在庄安晏为难地说出一句话之后,七儿忽然站起来冲着他大吼:“人妖不两立!好一个人妖不两立!那么我在紫竹林里升涨到现在八年的时光究竟是谁照顾我?是谁陪伴我是谁庇佑我?!他们对于你来说,只是遥可是对于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亲人,在我没有肉吃的时候在,我饿肚子的时候,是这只妖!他关心我逗我开心给我肉吃!那个时候你又在哪里?”

顿了顿,七儿继续说道:“庄安晏,我的爹娘因你而死。全村128口因你而死。在你没到那个村子之前他们还是快乐似神仙的世外桃源!就是因为他们的善良他们的仁慈收养了你可是最后你带给他们的是什么?就算是这样我爹娘还有陆清陆离他们也从来没有恨过你!他们甚至还不让我报仇!可是你为什么就容不下曾经救我的妖呢……”

七儿的泪水忽然顺着眼角落了下来,当他意识到脸上有些不对劲的时候轻轻的抬手抹去惊讶的看着手掌心上那晶莹的泪珠。

她居然哭了!这简直匪夷所思!他居然真的落下眼泪了!心里那一直堵着的巨石一股说不清的情感忽然就这样喷涌而出。一瞬间泪水落得更汹涌。

他惊诧地转身,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何红,就在此时那门口的美少年忽然怪叫了起来:“天啊,七儿姑娘你的脸……”

七儿那悲伤的心情就因为少年的话忽然停顿了下来。好奇地摸着自己的脸。臭美别混到:“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地上何红奄奄一息的眯着眼睛看他,忽然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意:“原来,汤冰月说的没错,你果真是上届仙女,只有仙女才会长得这么美丽……”

这是七儿听见何红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这句话说完之后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渐渐的闭了起来。撑着的双手也软软的跌在地上。

七儿不想她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转瞬扑了过去一把将何红抱在了怀里大声的叫了起来:“何红何红!你给我醒来我不许你死听见了没有?”

泪水疯狂地落了下来,七儿紧紧的抱着何红的身体放声大哭。哭的声嘶力竭哭得惊天动地。边哭他的脑海里还边冒出了曾经在紫竹林里八年的生活。

直到现在他仍然不知道什么是慈悲什么是爱可是他知道的就是他不想看着自己曾经那些生活过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在自己的面前,她讨厌这样悲伤的感觉,控制不住这疯狂的泪水……

看着七儿这样竭斯底里地大哭,一边的庄安晏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不知道就这样多久,小白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噌的站了起来。扭头冲着庄安晏凶狠的叫到:“不要拦着我!我现在就要去找乌弘厚!从此之后我和你势不两立!凡人又如何妖怪又如何?有情有义并不是凡人的专属!在我心里,汤冰月和乌弘厚都要比你真实都要比你有情有义!”

七儿凶狠的说完,转身就将已经化成了一条碧绿色的小蛇抱了起来,接着就想大步的往出走。也就是刚走了两步,忽然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到七儿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自己小小的厢房里。而身边早已经没有了,何红化形的小蛇。脑袋昏昏沉沉的在房间里扫视了一遍确定自己已经回到了龙门。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看起来自己昨天晚上一定是被庄安晏打昏了带回来的。他应该知道,好好的和自己说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跟着他再回到这里的。没想到何红就这样死了!忽然之间七儿有种说不出的孤单,何红死了汤冰月失踪了乌弘厚也被带走了。

按说他现在是凡人的身躯,好好的待在庄安晏的身边,陪着他一起抓妖陪着他一起好好的修炼,就足够了。可是一想起他们,七儿的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

虽然他明知道,但在庄安晏身边其实是最正确的一条道路,毕竟她是名门正派,而且姐们也都希望他早日能找到桃花回到天庭。佛祖所说的话,仿佛也只有和庄安晏在一起才能避免将来的祸事。

他都知道也都明白,可是那心,却总是不受自己控制。

叹息了一回七儿这才爬起了床,站在厢房外面沐浴在朝阳当中。心里越来越多的纠结,莫名的他抬起头就向着天空仰望。此时此刻姐姐们可知道自己纠结的心情?父神母神又是否想念他这个天庭的异数?他还深深的记得那天南天门的时候,王母眼中的宠溺与疼爱。若是以前他大可不必去在乎,可是仿佛真的有些什么东西改变了,现在他就算不想和庄安晏在一起,想要选择去寻找自己的生活。也要顾虑他们的感受。他们一定希望自己早日回到天庭吧……若是自己真的不能找到命定的那朵桃花,彻底的变成傻子,母神会不会为自己掉眼泪?就像昨天的自己一样痛哭流涕?七儿不想想可是偏偏这些想法都在自己的心里就像一块大石头重重的压在上面。让他的眼眶又泛红,说不出的感伤。

七儿长叹了一声,现在他也学会伤春悲秋了。可见佛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至少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么单纯的傻子了。而是一个复杂的傻子……

“你醒了……”

清冽的声音忽然想起在一侧。七儿微微偏头就看见一身白衣的庄安晏缓缓的走过来。他的目光顿时又恢复的淡然。假装直直的看着天空也不再去看他。

庄安晏走到他身边扫了一眼湛蓝的天际。无声的叹息坐在了离他不远处的石桌边。七儿也不开口说话,庄安晏也不说,他们两个人一个坐着看她一个看天。他红几次从这里路过看见他们两个怪异的姿势。有心想要问一问,却又害怕冲撞到庄安晏。

这是困惑的,看了又看走了又走。直到第15遍的时候,七儿觉得自己的脖子都酸了。终于找了个借口低头冲着桃红说道:“我掐指一算今天没雨!”

桃红大张着嘴跟看妖怪一样的看她。半刻又觉得在少主面前有些失礼。闭上嘴巴急匆匆的跑掉了。

“还在生气吗?今日天色不错,我带你出去逛逛如何?后日我就要出发去祁连山了。可能有些日子见不到面了。”

七儿兴致缺缺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看见面前的庄安晏,多了几分厌恶。

“我没空,我很忙”

“忙什么可不方便告诉我”

“忙着恨你!”

“……”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就赶紧走开吧,免得我到时候我忽然邪魔附体,给你一巴掌。”

“当真就那么讨厌我?我若说昨天晚上其实我根本无心杀他,你是否会相信?”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有本事你把何红复活了,然后再重新演练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信了。”

“……”

“总之,现在妖族已经彻底被铲除了。你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就乖乖的待在这里就好了……”

七儿忽然说不出的怒气冲天。扭过头狠狠的说道:“凭什么?我和你非亲非故,只不过是小时候相识罢了,难道就卖给你了?凭什么要把我关在龙门。我要走出龙门走出龙城冲向江湖!我告诉你,你是拦不住我追求自由的脚步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