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

第二十七章 邀功

“白流苏,别说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庄安晏终于开口就觉得白流苏都无理,但是面色变得更加冷酷。

七儿冷淡的看了她一眼。继续抬脚向着大门外走去。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庄安晏冰冷的声音:“站住!我什么时候允许你离开的?我龙门可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七儿愣愣的站在当地,眯着眼睛恶毒的看面前人。合着这意思,他还要和自己算账来着?心里怒气冲天,说不出的烦躁。要是法术还在,这会的功夫,庄安晏恐怕早就变成一坨肉了!

“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七儿问出口的话,冰冷至极。让庄安晏的面色一窒,这事他还没有开口旁边的桃红已经迫不及待的邀功:“少主!近段时间七儿天天和那个乌弘厚待在一起,也不知道两个人嘀嘀咕咕商量着什么,既然他想走的话,那不如就让他走吧,也省得待在咱们府里面惹是生非!”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一个做侍女的!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陶虹显然被庄安晏这脱口而出的冷酷话语吓到,明明往日里少主都是和颜悦色,怎么说到这女人身上便是这幅德性。

七儿冷哼一声,瞥了一眼桃红,二话不说抬脚就要走。也就是刚刚到门口两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七儿回头怒目等地庄安晏:“你这是何必!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说你和白流苏小姐才是天生一对,我留在这里天天看你们卿卿我我,我难受不行吗?再再说了,当初村子里的事情就算不是你所谓可是那些歪门邪道是不是冲着你来的?至少村人的死和你也有着脱不了的关系!就这样你还指望我待在这里吗?”

庄安晏的面色继续变了又变。旁边的白流苏听得一头雾水,可是也知道现今的气氛不好问什么。索性皱着眉头扫过他们两人,等着看好戏。

“这就是乌弘厚所说吗?我还以为你是信我的!”

“我不信他!也不信你!我只信我自己!现在我就要去问问汤冰月!但是屠村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头雾水的白流苏在他旁边听着,总算是听到了他所熟悉的一个人的名字。汤冰月!

“七儿姑娘,你所说的汤冰月可是妖界妖王?若是你现在去找他的话那大可不必了!”

七儿一冷目光紧紧地盯在了白流苏的脸上。惊讶的就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汤冰月怎么了?”

白流苏得意洋洋地瞥了一眼旁边的庄安晏。笑着便开口说道:“当然是被我们剿灭了!古语有云,擒贼先擒王,当今世道妖孽横行,我们既然要除妖自然是要先吧妖界之王先除掉了。买了他的羽翼,那些大大小小的妖怪还能嚣张几时”

七儿怒目瞪着他不敢置信的叫了起来:“我不相信,汤冰月是封神了的千年狐妖!怎么可能被你这个区区的凡人就这样地消灭掉!你撒谎!庄安晏你告诉我真的是这样吗?”

庄安晏的脸色铁青,奇异地避开了,她的目光,七儿的心里咯噔一声。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闪躲的目光它仿佛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可是怎么会呢?那只死狐狸怎么可能被这几个凡人打败……

可是又为什么不会呢!妖不同于魔这点她早就清楚了……他们一般都是有实体修行而成,打灭了他们的金身,破了他们的元神,就算最强悍的妖,也绝对没有在死而复生的机会……

一瞬间七儿心里说不出的堵的慌。他冷冷地盯着庄安晏,嗫喏着嘴唇,想说什么最终却又没说出来。跺了跺脚一转身就向着自己的厢房里冲过去。

小小的厢房里七儿又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这是他这几天一想不明白问题就爱做的事情。就仿佛那厚厚的被子变成了龟壳他只要躲进去就还可以为所欲为什么问题都不去想。但是心为什么这样难受。

虽然没有眼泪,就叫他憋闷的好像呼不上气来。当年的时光,对于天上人间也只不过是一眨眼之间,可是对于他在下界,每一天每一天的时光,都是那样缓慢而真实的流淌过。

直到现在他仍然深深的记得紫竹林里发生的点点滴滴,可是那片林子,如今他已经是地狱火海了……

七儿非常厌恶这种感觉!:“都不潇洒:“都不痛快不能为所欲为。被一些丝丝缕缕的感情深深地缠绕着。想要发泄出来,却又不知道该打向何方。

恨庄安晏吗?仿佛也是痛恨的,可是他又有什么错?降妖除魔本就是他的责任。同情汤冰月吗?也是同情的,可是他作为万妖之王就放任自己手下的妖怪残害生灵。也是该杀!

七儿,不知道一夕之间他怎么就陷入这么矛盾的境地,从而又开始羡慕起那桃花林里的小魔头。还是做魔自在任性妄为哪里有这么多的苦恼。

可是想起他眉宇间的忧愁……仿佛也并不是如此……

所以最终七儿总结,还是做神仙好,将七情六欲全部抛出干净也并没有那么多的烦恼。没有烦恼自然就会快乐。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都仿佛清明了许多,原来自己寻寻觅觅半天,绕了这么大一圈,才发现,自己所追寻的其实老早就已经拥有了……

这头七儿一个人在被子里闷着,那边客厅里庄安晏也是郁闷万分。好不容易将唧唧歪歪的白流苏送走,这才转身又去七儿的厢房里。

可是开门后,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却因为房间里面空无一人而突然之间落了回去。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床上鼓成了一团的被子。

其实有人走进来七儿都是知道的,只是此时此刻她的心情郁闷。压根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兴趣,所以,直到那个人都已经站在了床跟前,他依然没有卷起的被子里面钻出去。

“你就打算站在这里一直不出来吗?像个乌龟一样”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七儿依然是气鼓鼓的。没好气的就叫到:“是又怎么样反正和你没关系!你要是嫌我讨厌的话,那就干脆放我走,你放心!没有你的话,我一样饿不死。”

“七儿不要这么孩子气好不好?你明明知道除妖降魔是我的责任!就算我不去做总是会有人做更何况我身在其位,又怎么可能推脱的两到”

说实话庄安晏说的这些话他都明白,可是她就是气就是懊恼自己也说不明白这情趣究竟是怎么回事?想了想七儿叫到:“我也没说我在生你的气!总之你现在离我远点。”

“你就是这么固执!小时候就是!现在依然是!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和乌弘厚太多交往,你总是不听!”

“我又不是小孩再说了你既然已经把我留在府里,他也在府里,怎么可能没有见面的机会!更何况他竟然是魔界少主就算我不去见他他说是想见我又怎么可能避得过去。”

庄安晏长长地叹了口气,仿佛对于他的话语非常无奈。

“我知道,你对我这次主要的事情,一定非常的不满意。可是,你应该知道这并不是我的本心,其实对于汤冰月,他若是能够收敛的话,我自然不愿意落井下石。你是没有亲眼见到他们行恶的时候,若是见到的话也会像百姓一样痛恨他们的”

“那你怎么就没有见到他们助人为乐的时候呢!”

“助人为乐什么时候?这我倒从来没有听说过。历来都是妖孽害人,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些有情有义的妖孽,就算是有,也都是野史小说里编撰出来的罢了”

七儿怒了一掀被子爬起来瞪着他:“胡说,我就亲眼见过!”

“你见过?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不是说过吗我是天上仙女,所以上辈子上上辈子。在你还没有轮回转世之前。我不知道在下界遇见多少妖孽,其中不乏一些助人为乐的妖……”

七儿说到这里忽然说不下去,因为此时此刻庄安晏的眼神带着深深的质疑。七儿猛然想起,他从来好像都没有相信过自己是天上的仙女。但是同样的,他好像从来也没有否定过。

好像是看出了七儿的停顿是因为他的质疑而起,庄安晏无奈的叹息:“好吧这件事情就此为止吧!

现在紫竹林已经被夷为平地。而汤冰月也已经不知所踪。我想天下至少可以太平盛世一个甲子,这也不枉费那些牺牲的各派人士了。”

七儿,对于他这样忽然的打岔相当的不满。可是一听见。也有正派人士牺牲了。那不满的话语最终卡在了喉咙里变成了冷哼。

气氛就这样尴尬了下来。庄安晏又坐了一会儿,这两个人实在没有什么话说,索性站起来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七儿又莫名其妙的生气了,他发现自己最近真的是喜怒无常,难道真的是受乌弘厚的影响吗?想到这里灵机一动,忽然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直冲冲的奔着桃花岭而去。

一会儿工夫七儿就站在了桃林里,漫天飞舞的桃花中,乌弘厚就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他会来找自己一样现在正靠着一棵大树,慵懒的闭着眼睛,斜斜的勾着嘴角。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