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

第十八章 不高兴的感觉

“原来如此。我就说,怎么没有听说庄哥哥还有这样一位朋友。这位姑娘的身世真叫人同情……”

前头的侍从忽然一打门帘,就露出来厅堂里的样子,厅堂一侧的椅子上果然坐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怎么去描述呢,这个姑娘怎么看怎么眼熟。飘逸的一声雪白色衣衫,长长的头发松散地挽着一个发髻。清秀的脸蛋上面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绣眉高挑。皮肤雪白小嘴一点。想了好半天七儿终于想起来我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她……她居然和紫衣长的一长得一模一样!

一瞬间七儿睁大了眼睛,天庭退婚的那一天场面清晰地又展现在她面前,紫衣不是被她打得魂飞魄散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白云。有日子不见你了。怎么样,你父亲和哥哥的身体还好吗?”

白云温婉的点头,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七儿一眼,最终落在了她挽着庄安晏的胳膊上。“都还好。倒是庄哥哥,一段日子不见,怎么……居然有了心上人?”

庄安晏无奈的看了七儿一眼,随手将她的手分开。

“白姑娘误会了,这是七儿。是我在紫竹林救下的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比珍珠还真的事实时候,七儿居然会有一种很不高兴的感觉。

“哦。原来如此”。白云的那个原来如此拉的声调格外悠长。然后她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七儿的脸上。再然后,不出意外的,她原地石化了。好半刻之后,便露出了那种凡人们见到七儿之后惋惜加震惊加不屑的表情。

从这一点至少可以看出,白云其实是个非常普通的姑娘。莫名的,七儿就松了口气。

“白云姑娘,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庄安晏声色淡漠。在外人面前,他总是疏离的,也只有在七儿面前,才会露出几分焦急和烦躁。

“哦。是这样,父亲发现了第三颗龙珠了。他叫我来通知你。最近妖界不知道为什么也开始参与到龙珠的争夺里。而且……龙城里也大量渗透妖孽。”

不知道是不是七儿的错觉。她总觉得庄安晏有意无意的向着她这边看了一眼。下一刻他开口:“嗯。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之前清风派已经着人过来商量去紫竹林剿灭妖孽的事情了。这次龙珠出现在哪里?”

“哦。听父亲说,是在大明山跟前。”

“好。什么时候动身?”

“这月中旬就要动身了”

七儿在一边听的不明不白,忍不住插嘴:“龙珠是什么?你们要去干什么?”

白云在庄安晏前面,赤裸裸的给了七儿一个鄙视的白眼。七儿一愣,居然无法开口指责。紧跟着她动人的婉转嗓音冒出:“看来姑娘在紫竹林里的确是被囚禁的太久了。

连龙珠都不知道。只要集齐12颗龙珠,就能拥有三界最纯净的混沌之气。届时,就连天界也要让上三分!”

七儿吃惊的张大了嘴。什么时候人间居然有了这么厉害的凶器?连仙界都要让上三分?庄安晏仿佛看出七儿的疑惑,叹了口气淡淡说:“龙珠本来都是魔界天君身上,百年前正道人士将他封印,魔君不甘心之下,断了自己命脉将身体分成12颗龙珠。散落到人间各地。只要集齐这些龙珠就能有无上法力。不过……因为是魔君所化。其力量也是邪恶无比。我们之所以寻找,只是不想落入邪门歪道手里!”

七儿长长的舒了口气。她就说怎么会没有听见过这样的重宝。原来是后天所化。其实在三界里也不乏这样的事迹。不过这些宝贝却远没有先天形成的厉害罢了。所以七儿当即断定,这也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已。

可是看见白云那张你什么也不懂的鄙视脸色。最终,七儿还是咽下了这口气。再接着。白云忽然笑着对庄安晏说:“庄哥哥,还有些事情,比较机密。我可否单独和你说说”

就算七儿再愚笨也听的明白,白云这是希望她现在滚蛋。还不等她表示抗议,庄安晏已经冷着声音说:“先带七儿下去!”

莫名的七儿就有点说不出的生气,在配合上白云那张得意的面孔,当即气哼哼的呼了口气,不待侍从过来,转身就往外走去。

七儿被白云嚣张的态度刺激的简直生活不能自理。索性出了门向后院走去。

已经到了秋天。当初的那朵桃花林,现在已经变得稀稀拉拉,桃花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很有几分天界的飘逸。七儿就站在桃花林里,任那些飞扬的花瓣飘落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隔了多久,忽然七儿的身后传来一把慵懒的嗓音:“你在这里发什么呆,难道那个人又欺负你了吗,还是没有给你肉吃:“七儿微微转头就看见小永苍白的脸色,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脸色都是这么难看,七儿很怀疑他得了什么重病,可是他始终不告诉七儿。现在他就站在她的眼前,出现在这样的场景里。忽然间七儿想起来,总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般。

“小永。你上次告诉我的关于庄安晏和当年屠村有关系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七儿不知道她怎么会忽然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仿佛就是无意识的,原来它在七儿心里已经占了这么长时间,当她蹦出来的时候莫名的就感觉到一阵轻松,她还以为她不在乎呢。

小永淡淡的笑了笑:“当然是真的,我有必要骗你吗?这件事情和他有一定的关系!”。

他这样说七儿就更加迷惑了,歪着头不满地问道:“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这对我很重要!”

小永双目盯着七儿缓缓的踱步走到她的跟前,下一刻忽然慵懒笑:“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想知道真相呢,那么你希望呢,你希望它是还是不是?”

这一次七儿不得不面临这个问题。第一次小永说起庄安晏也许和屠村有关的时候,七儿并没有想得太深,虽说有些难过,但也总觉得那只是凡人才有的一种情绪罢了。

可是随着和庄安晏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七儿就越发现,她的内心开始越来越在意这个问题。七儿多么不希望他跟当初的屠村事件牵扯到一块,可是事实上,汤冰月和小永都在说。七儿不得不认真地考虑,万一他真的就是当初屠村事件的幕后人,她又要如何相处?毕竟他把她从汤冰月的手里带了出来,同时又给她肉吃,七儿是这样安慰自己的。虽然这个借口七儿自己都觉得发笑,什么时候天界七仙女又在乎这一点点的小恩小惠?深深叹息,七儿被这样的情绪困扰的烦躁,下一刻就将这火气发向了小永:“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他到底和屠村有没有关系?”

随着七儿的话音刚落,桃花林里忽然传来一把清冽的嗓子,七儿知道那是庄安晏。

“原来你是这样颠倒黑白的!”庄安晏的话明显是冲着小永说的。七儿听出那语气里隐隐掩藏的杀气。

桃花飞扬的林子里,他们三个人相对而立。面目都有些说不清楚的悲情。七儿开始莫名烦躁,忍不住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峙,急急的问:“那么,小永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件事情到底和你有什么关系?还有那天遇见汤冰月,他也是这样说的不是吗?如果真的没有关系。你告诉我,为什么他们都要这样说?”

庄安晏冷冽的看了七儿一眼,仿佛不认识她了搬,下一刻忽然冷淡的开口:“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连这么一点信任都不能给我,这么久的相处你真的就想不起来?”

七儿讨厌极了这种感觉,就仿佛她忘记他是十恶不赦,可是和他在一起也并没有发现它有多么珍惜她。

甚至今天在大厅里他还跟着白云一块讽刺她,明明知道她最在意的是什么,可是他却一点都不在乎不关心,还不如小永对她的青梅竹马感情。

下一刻七儿愤怒叫起来:“你到底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记住你!”

“七儿。你这个笨蛋。你真的叫我太失望了,没想到我苦苦寻找你这么多年,得到的居然是这样的回应,你想不起来我?好,那太好了。那么就带着你的桃花远走高飞吧。”

七儿对庄安晏忽然的变态十分的震惊。没想到他一下子能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好歹她们也共同生活了将近小半年的时光,这小半年里她替他端茶倒水,每天陪着他在一起吟风弄月,可是他居然说出这么绝情的话语。就因为她不记得他?这么一个荒谬可笑的理由,就要将她赶走?凭什么为什么,不知不觉七儿委屈得眼泪掉了下来。回转身看小永的时候,却见他脸上一副想笑就又憋着的表情。瞬间七儿更加愤怒了。

“你在笑什么?你这个混蛋,你不是说娶我吗,那好,我们明天就成亲,现在我们永远离开这里”说着七儿就要上去拉小永离开。可是奇异的是,小永却缓缓地退后了两步。

七儿惊诧地看着他,却见小永的目光盯着庄安晏。里面的幽光叫七儿不寒而栗。下一刻他忽然说出一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