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溺爱

第二十章 楚颜

虞城点点头,继而叹了叹气,“是啊,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这几日正是在为这个头疼,只好下令强命令官员捐出财产了。”岚岚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如果是强索的话,必定没有什么效果,我有一个意见,不知太子想不想听”

“你来干什么?”楚颜的声音陡然响起,料她怎么想也想不到她会陪在太子身边,除了自己这个太子妃,还有哪个官员家的女儿敢接近太子不成?见萧寒公主不在,楚颜也没有必要再忍让岚岚。

“住嘴。”虞城厌烦的对楚颜命令到,然后又一脸平和的转向岚岚,“你有什么意见,本太子愿意听听。”岚岚见得到了准许,也可以暂时掩盖掉自己来这里尴尬的原因,瞥了眼气急败坏的楚颜,说道,“平常皇上大方将金银赏赐给立功的官员和后妃,已经是耗损不少,再加上如今的官员无一不中饱私囊,家中定也搜刮了百姓不少的财产,若是强硬索取,那些爱财如命的官员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交出来呢。”

“废话。”楚颜翻了个白眼,却被虞城给瞪了回去,虞城望向岚岚,“你继续说。”

岚岚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朝廷可以增加官位,再以皇上之名提出国库亏空之事让皇上伤了脑筋,这么一来,他们便会主动献出财产解皇上之忧以博高官之位,因为那样他们便能搜刮更多的财产,但是官位只是个幌子,朝廷应当保留真正的人才,反而那些钱财越是献得多作势要献殷勤的人要开始留心,也可借这个机会看清哪些是清官,哪些是贪官。再加上后宫妃子肯定也会想要为家父博得官位,自然也会献出那些首饰去讨好皇上,何乐而不为呢。”

虞城先是想了想,然后爽朗的笑笑,“好,真是个好办法。”说着竟站起身将岚岚搂近了怀里,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自己那么久,今天解决可算是解了心中一个大结,着实是令人心中大快。但自己这个无心的举动却让岚岚睁大着眼说不出话来,而楚颜却在一边气的脸都紫了。

“太太子。”岚岚尴尬的将太子推开。虞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于是神色不自然的道歉道,“冒犯岚岚姑娘了”楚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走上前挡在虞城前面对岚岚说道,“岚岚姑娘解决了太子国事的一大难题,实在是让人佩服,既然没什么事了岚岚姑娘就先回去吧,也好让太子休息休息。”

岚岚看了眼虞城,低着头出去了。楚颜意味深长的看着岚岚的背影,抿紧了红唇,这个女人越来越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了,她一定要摸清她的底细。回到宰相府里后,楚颜气急,仰头将一杯茶一饮而尽,这时,贴身丫鬟凑了上来,面色依然冷淡,虽说是丫鬟,倒不如说是楚颜的贴身保镖,腰中时常别着一把精巧的涂满剧毒的匕首。

“还没查到她的底细么。”楚颜冷眼瞥了眼丫鬟,似乎有些不满。“查到了。”丫鬟冷声道。楚颜呼出一口气坐回了凳子上,“说来听听。”待丫鬟交代完以后,楚颜的脸上总算是浮现上了一丝笑容,这抓住了岚岚的把柄,也就等同于抓住了萧寒公主的把柄,楚颜脸上的笑意更浓,。

虞城在桌案前时不时提笔轻点,手势婉转轻巧,再一看,纸上画的竟是岚岚的模样。岚岚的一番见解着实是让虞城越想越吃惊,一个女子竟然能有这般头脑,虞城想到这,嘴角又微微含笑。

萧寒和凌风来到了城外的一家酒楼,往下看便是街市上的人来人往。萧寒着实是没有想到凌风竟然会来找自己,凌风给自己斟上了一杯酒,然后微笑着朝萧寒的位置扬了扬,仰头一饮而尽。“你今日找我所谓何事?”萧寒敷衍性的将茶往口中抿了抿,“虽然是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你这个来使一旦做完了应尽的事以后,再进宫中,可就有理由将你看做邻国之兵予以斩杀了。”

“那么公主打算杀我么。”凌风挑了挑眉,语气中尽是轻松与不在意。萧寒笑着摇了摇头,算是佩服凌风的胆识。“是这样。”凌风突然说道,“昨日我回去禀告了皇上,他说要是停战的话,除了冥婚,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的?”萧寒眼睛一亮。凌风嘴角轻扬,“明日,我国皇上会到你们宫中办一次晚宴,至于谈和的条件,现在你还不必知道。”

皇上听到邻国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也不是没有喜悦的,毕竟自己现在身子也算虚弱,若是交战,吃亏的肯定是西国,既然有谈和的机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传令下去,明晚与邻国召办盛宴!”

萧寒走在回寝宫的路上,便看见楚颜一脸得意的走向自己的寝宫,由于距离较远,楚颜没有发现萧寒,萧寒心中预感不妙,于是快步走上前去。

走进去的时候岚岚正在和楚颜交谈什么,岚岚一脸的委屈。楚颜注意到身后有人,于是回过头去,见是萧寒公主,也没有了之前的毕恭毕敬,只是嘴角轻扬,也不行礼。萧寒轻笑,“楚小姐真是越来越目中无人了,还没成为太子妃就这么嚣张,要是有朝一日成了,还不要把皇上的位置都抢过来?”

楚颜做一脸无辜状,“哎呀,公主。这话我可没有说的,要算起来,公主说这番话是不是大不敬呀?”

“你!”萧寒气结,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楚颜心满意足的一笑,然后一脸疑惑的朝四周闻了闻,“哎呀公主,我怎么感觉这里除了玫瑰味还有别的味道呢,这种味道好像不属于我们西国的吧。”说完还意味深长的撇了一眼岚岚。

岚岚心里一惊,难道楚颜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萧寒心中暗感不对,于是凑近了楚颜,轻声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楚颜一笑,看了看周围的丫鬟和敞开的大门,“公主想要我说出来么。”萧寒皱了皱眉头,确认了楚颜已经知道了岚岚的身份,于是威胁到,“我不管你知道了什么,群我劝你最好是不要乱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哎呀公主,你这话说的,楚颜又做错什么了吗。”楚颜装模作样的抬高了音量,故意想让周围的奴才听见,“你!”萧寒气的不行,但如今反驳对自己丝毫没有好处,所以她忍。

楚颜走后,萧寒将丫鬟全部退去,顺便关上了门。岚岚看的出来,萧寒是担心自己的。“怎么办?”萧寒一脸担心的看着岚岚,要知道将别的地方的子民带进西方花国,还是皇宫,可是要处以死刑的。甚至包括自己,恐怕也会遭殃。

岚岚下意识的看了眼小葵和小默的房门,手死死的攥着一侧的衣角,小葵和小默,绝对不能有事。

虞城看着桌上散乱的画像,全是岚岚的样子。抬眼看了看门口,夜色已经很浓了。虞城将那些画像整理好随手放在一边,这一夜,竟整夜无眠。

岚岚整理着萧寒送给自己的衣服,没想到自己初来西国就碰上了那么多大场面,先是皇帝的寿宴,再是两国为了停战的晚宴,这恐怕是普通人活他个几辈子也参加不了的事情吧,想想还真是奇妙,就那么偶然的遇到了萧寒,认识了萧寒,也好再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才有了安身之处。

晚宴当晚,西门雪被锁在了地牢里,皇上怕她这次再来捣乱,那可就不是死一两个妃子的事情了,西门雪坐在墙角,靠着冰冷的墙壁,眼神却更加冰冷。她看着手上的锁链,嘲讽的笑了笑,自己的父亲当着自己的面给自己的母亲赐死,而自己又成为了父亲的威胁,真是可笑,想着,就真的笑出声来,在寂静的牢房显得格外诡异。

岚岚见到萧寒的时候着实是惊艳了一一番,一身血红的绸缎,黑发柔顺的垂肩,呈现出一种高级研磨的光泽,肌肤雪白如凝脂,活像个大婚的新娘。“萧寒,你是见到了如意郎君,这是要准备出嫁了么。”岚岚逗趣到,萧寒也竟然脸红了,岚岚还从来见过萧寒脸红的样子,着实稀奇。

其实岚岚说到如意郎君的时候,萧寒脑中第一个闪过的竟然是凌风的影子,萧寒羞愧的不是岚岚的调侃,而是自己的想法。“对了岚岚。”萧寒总算是想到了要事,今晚我准备了一支舞,可是给我伴舞的那个舞女生病了,你能不能顶替上?

“我?”岚岚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仿佛是听到了极为不可能的事情般。“岚岚,你就帮我这个忙吧。”萧寒故作一脸可怜状,岚岚推辞不过只好答应。萧寒兴奋转身将另一件与自己相同的红衣递给岚岚,岚岚看着这件和萧寒相同的衣服,“一个伴舞而已,和你穿的一样不就抢了你的风头了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