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狂宠:霸总的抱枕娇妻

第五十一章:吃儿子的醋

“今天电话里的那个孩子?”邓严一想到早上那个奶声奶气的“爹地”,想想就让人很苏哇。

“嗯。”周修年点了点头,这还用问吗?难不成他还有很多孩子?不过看邓严这个样子,估计是又要去跟那两个讲了。

“我的天,我们还一直以为你单身,你现在忽然多出了个女人也就算了,现在还带了个孩子……大哥,你别这样吓我行不行。”

邓严看着周修年,特别认真的问道,最近这些消息让他们一下子消化不完,要知道一个打从娘胎里出来身边就没有过女人的人,现在身边一下子蹦出来个女人,并且告诉你还有个四岁多的孩子。

是谁也都接受不了吧!要知道他们都是这么好的朋友,周修年都没有主动告诉他们这些事情,可想而知这个男人也太能憋了吧!

“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你看到的都是你想知道的。”周修年也不想在继续深入的解释了,随后就没有再管邓严了。

邓严知道周修年不想再回答他的问题,觉得之后问下去也没有意思了,就找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周修年也没有理他,孙均闵一直在沙发上乖乖的等着他们聊完天没有打扰到他们的聊天。

等到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叔叔走了之后,孙均闵才舒了口气,他有点不习惯跟外人接触,刚刚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叔叔看着自己的时候,孙均闵都会觉得很不自然。

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陌生人接触,甚至是说话都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所以刚刚自己只好撇过头,不去看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怎么了?”周修年注意到了孙均闵的不对劲,于是关心的问着孙均闵。周修年知道,可能是因为来了有好一会儿了,小孩子天生好动,一直在这儿憋着,肯定会很难受。

而且,刚刚自己和邓严在说话,孙均闵肯定也不敢打扰,所以就一个人发呆,才会这么不自然的吧。

“没有……”孙均闵摇了摇头,但是还是很不开心的样子……难道是因为孙楠楠生病了,然后孙均闵才会一直闷闷不乐的吗?

可是刚开始他来的时候,并没有啊!所以孙均闵到底是因为什么呢?这个小男孩的心思也太难猜了吧!

“要是觉得病房里太闷了,我可以带你出去透透气。”周修年还是觉得他一个小孩子一直待在病房里肯定会有点无聊的吧,只好这么说道。

“可是妈咪怎么办?”孙均闵还是有点心动的,毕竟这个病房虽然挺大的,但还是觉得就是一直在这儿待着挺无聊的。

可是一想到,他们走了的话,孙楠楠一个人在病房,会很无聊的吧,或者说是很孤单,如果孙楠楠醒了没有人在这儿,会觉得很失落吧!

所以他有点但心这个事情,如果说没有人能够在这儿陪着孙楠楠,照顾孙楠楠,那么孙均闵就算是待在病房里很难受,也要继续待着,他不可以丢下妈咪,自己出去的。

“会有看护阿姨来照顾你妈咪。”周修年摸了摸孙均闵的头,安慰的说道。

这个小家伙也太可爱了吧,奶里奶气的,这么小就知道该如何照顾人了,还知道自己带他出去的话,孙楠楠就没有人照顾了。

“那就好,我们就出去一下下就回来哦。”孙均闵终于舒了口气,但是还是跟周修年说,要早点回来的。他还是不想离开孙楠楠太久。

“嗯,你要带东西出去吗?”周修年站了起来,看着依旧坐在沙发上的孙均闵,问道。

孙均闵看了看背包,觉得跟周修年出去的话应该不需要带什么吧,于是就摇了摇头,从沙发上下来了。

“那就走吧。”周修年伸出手来,让孙均闵拉着他,可是孙均闵并没有拉着周修年,而是跑到了孙楠楠的床边,轻轻的在孙楠楠耳边说,“妈咪,你不要害怕哦,我待会就回来,很快很快的。”

之后小手还将孙楠楠额头上的碎发,别到耳后,最后小嘴终于在孙楠楠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还满意的看了看。

周修年有点害怕孙均闵会碰到孙楠楠打吊水的那个手,不过这个小家伙倒是细心的很,过去的时候,就有很小心的没有去碰孙楠楠的那只手,然后还很细心的给孙楠楠撩头发。

这个小家伙以后又要便宜哪家姑娘了!

不过,周修年是有点吃醋的,他本来还想趁这个时候打个电话给邓严,让那个看护过来,照顾孙楠楠,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一点都不淡定了。

哪里还有时间去打电话给看护啊,“诶诶诶,你干什么呢!”周修年拿着手机看着孙均闵,有点严肃的问道。

“我亲一下妈咪啊……毕竟我要离开她一会会了,虽然很快就会回来,但是我还是想亲亲她。”孙均闵奶声奶气的解释道,这个男人刚刚好凶啊,他不就是亲了一下妈咪的额头吗?至于这样吗?

“谁让你亲的,不许亲了。”周修年将手机揣到兜里,吃醋的说道。虽然内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他是你儿子,不要生气不要生气,他亲的是他妈咪。

但是周修年就是忍不住,他就是会吃醋,会生气,他不想要孙楠楠被别人男人亲,哦不,男孩也不可以,谁都不可以,哪个都不可以,除了他周修年。

周修年以外的人都不行,女的也不行,不是女的也不行,反正谁谁都不行,孙楠楠亲别人也不可以,就是不行,没有理由的不行,孙楠楠只可以和他周修年亲亲。

也不得不说,吃醋起来的男人真的是可怕极了,孙均闵都有点被吓到了,可是他想着估计周修年就输吃醋了,自己看得出来周修年喜欢孙楠楠,虽然吧,自己是妈咪的儿子,可是也算是个男孩子啊,所以周修年有点吃醋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这样岂不是说明,以后自己不可以亲妈咪了吗?这样想着,孙均闵忽然有点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觉得周修年很好?周修年现在是要跟他抢妈咪的人啊!

就是个大混蛋,不要他做自己爹地了,也不要给妈咪找什么爹地了,妈咪是他一个人的,不可以被别人抢走,周修年也不可以。

孙均闵觉得,自己得快点长大了,带着孙楠楠离开这个家,自己也终于知道当初为什么孙楠楠一直要带自己逃跑了。

若是现在孙楠楠要带着自己走的话,他可能不会犹豫,也不会吵着闹着要回周修年家了,他会跟孙楠楠跑的远远的,可是现在根本就没有机会,孙楠楠生病了,从昨晚到现在已经好久好久了,可是还是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小气鬼。”孙均闵小声的吐槽了一句。以后他再也不叫周修年爹地了,哼!

“她是我的。”周修年走了过去,把孙均闵拎到了一边,俯身亲了孙楠楠额头,以表示威。

孙楠楠全身上下哪哪都只有他周修年可以亲,当然孙均闵是她儿子,那就勉强可以然后他碰一碰,但是不可以亲,手都不可以,哪都不可以。

“哼!是我妈咪!”孙均闵看着周修年这样子,自己又过不去,委屈极了,这个男人怎么这样,之前可疼自己了,现在居然还跟他抢妈咪……

“不是你妈咪。”周修年也是来劲儿了,故意逗孙均闵。这可是把孙均闵都要急坏了。

“扣扣扣”就在他们闹腾的时候,想起了敲门声,周修年纳闷了,这会是谁来敲门了。

“进来。”周修年现在也不跟孙均闵闹了,待会有外人在呢。

“您好,我是早上的看护,到时间来看一看。”那个看护对周修年说道。

孙均闵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看着待会要照顾妈咪的人是个女人,心里便放心了很多,至于周修年这个家伙,自己以后要让妈咪慢慢的远离他,哼!

“嗯,你在这儿照顾着她,我们出去一趟,晚点回来。”周修年也不多吩咐些什么了,顶级看护那就说明,他知道该怎么照顾人,总比自己好很多吧,自己再去跟他说的话,岂不是小巫见大巫吗?

“好。”看护阿姨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之后周修年就看向了孙均闵,“走了。”说了句走了之后就直接走了,没有去拉孙均闵的手,他现在觉得,以后自己的竞争对手不是别人,而是孙均闵,孙楠楠又那么的爱他,那么的讨厌自己,肯定是跟她儿子更亲了。

要是孙均闵继续在孙楠楠耳边添油加醋的,自己岂不是更难追她了吗,不止是孙均闵看周修年不爽,周修年也看孙均闵很不爽的。

孙均闵也是脾气倔得很,周修年不牵他手,他也不要牵周修年的手,反正就这么犟着嘛!谁先找谁,谁就是小狗!

周修年虽然有点吃醋,但是想着孙均闵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嘛,所以还是没有想继续跟他冷战,走路的时候也刻意放慢了脚步,时不时地回头看两眼这个小家伙。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