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狂宠:霸总的抱枕娇妻

第四十二章:抓手

孙楠楠回头看了一眼孙均闵,确定他还在熟睡当中,于是便开始放心了,孙楠楠就扶着周修年回到了周修年的房间。

不得不说,孙楠楠虽然有一米六七的个子,但是面对一米八多的周修年,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扶着这么大个人,孙楠楠真的有些吃力。

“你这人怎么这么重啊?看着也没那么胖啊……”孙楠楠侧头看了眼旁边的周修年,默默地吐槽道,她知道周修年这个时候肯定是听不见她讲的这些话的。

所以根本就无所顾忌,根本不害怕周修年听了会怎么样。

孙楠楠好不容易将周修年扶到了他的房间之后,直接也不管了,就把周修年扔在床上。

“呼……累死我了。”孙楠楠躺着周修年的床上,望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

她现在需要缓一下子,身体有点吃不消啊。等明天周修年酒醒了,自己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干的光辉事迹。

孙楠楠缓了一会儿之后,起身准备走人。却被睡梦中的周修年拉住了。“啊……你干嘛啊?”孙楠楠被周修年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于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周修年拉着孙楠楠的手越攥越紧。他生怕孙楠楠就这么走了,就这么离开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孙楠楠这样看着周修年竟然觉得有一丝丝心疼他。她从来没有想到周修年喝醉了,心心念念的还是自己。

这一刻,孙楠楠忽然对周修年的想法有点稍稍改变了。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在周修年心中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分量。

良久,孙楠楠觉得周修年差不多已经睡着了,因为他一直这样没有反应。于是孙楠楠觉得自己可以从他的手中挣脱开来了。

孙楠楠害怕自己猛的一挣脱会把周修年弄醒,于是她缓慢地,轻轻地开始从周修年的手中挣脱开来。

可是神奇的就是周修年,像是没有睡着一样,能感觉到孙楠楠挣脱他的手,于是抓的更紧了。

孙楠楠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这个男人在睡梦中怎么还能感觉到自己能挣脱开他的手?

孙楠楠即使是挣脱不开他的手,但是也不希望自己今天晚上就在这儿跟他过夜了。好像在自己的记忆里,自己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跟他睡觉,好像是从来没有过的。

一般都是要么她睡着了,然后被周修年给弄到那边去的。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太不要脸了。

孙楠楠还是想要挣脱开周修年的手,她看到周修年这样子似乎有点来气。

这个男人昨天晚上一晚上没有回来,今天白天也没有给自己一丁点消息,结果今天晚上还是这么晚回来,还喝的烂醉如泥。

为什么每次感觉把她说的很重要,但是每次都不考虑到她内心所想的,周修年彻夜不归,孙楠楠肯定会担心啊。

可是即使是这样,孙楠楠还是会硬着头皮不去给周修年打一通电话,发一条短信,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周修年竟然没有给自己一丁点消息。

哪怕是他半夜给自己打一通电话,跟自己说他今天晚上回不来了。也好让自己放心啊……可是周修年并没有。

想到这里,孙楠楠就更加的心寒了……果然啊,男人嘴上说的都不能相信。她感觉周修年对自己的好,是那种若有若无的。

有的时候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周修年的心目中很有分量。就比如上一次,孙均闵被人贩子吓到了,自己跟周修年吵架,周修年并没有生气,而是带她去处理了那个人贩子。

还有自己逃跑的那一次,若是自己对于周修年来说若有若无的话,那么自己跑掉了就跑掉了呗,周修年根本就不会那么在意。

根本不必大费周章的翻遍整个A市就为了找她,也不必大费周章的跑到K市就为了把自己抓回来。

这些完全就是没有必要的,她见到周修年的那一刻,周修年给她的感觉是憔悴,甚至是两个眼睛已经无神了,下巴上还有胡渣,想必是那几天根本就没有好好睡过觉刮过胡子。

如果自己对周修年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周修年也不必大费周章的在这儿买个别墅,连哄带骗的把她给骗了进来。

如果自己在周修年心目中不重要的话,当初他不会为了去接孙均闵而在K市随随便便就买了套房子。

所以啊,自己对周修年来说还是重要的吧……

可是自己对周修年的一切并不是非常的了解,她甚至都不知道周修年爱穿什么风格的衣服,穿多大码的鞋子,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家里几口人,他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自己都不知道。

这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是那么的了解,甚至完全有些根本就不了解。若是孙楠楠觉得自己喜欢周修年的话,那么自己根本就不配。

可是她自己现在不知道自己对周修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周修年,她是那么的想逃离周修年这个人,可是有那么几个瞬间,她觉得他们好像就是像夫妻一样。

但是周修年总是给她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有的时候孙楠楠又觉得自己在周修年心目中一点分量都没有。

就比如说昨天晚上到今天的这件事情,孙楠楠是一直很在意的。昨天晚上自己那么担心他,可是呢,周修年到底干了什么呢?

而且他为什么又要去喝的烂醉如泥的回来呢?好像在自己的印象当中从来没有看到周修年去喝过酒。

“呕……”孙楠楠被周修年的呕吐声给拉回了思绪。幸好他还有点意识,知道吐在垃圾桶里了。

可是就在周修年吐成了这个样子,他的手依旧没有松开。

孙楠楠想挣脱开给他倒杯热水,这样吐着难免会有点难受,用热水漱漱口,实在不行的话自己去问问下人们什么东西醒酒,然后自己去给他熬点醒酒的汤。

“不许松开我的手!”周修年越抓越紧,他生怕孙楠楠就这样走了,孙楠楠看见自己吐成这个样子,肯定是嫌弃了吧。

“我去给你倒杯热水,我不走。”孙楠楠安抚着周修年的情绪,谁让周修年现在是喝醉了的人呢,自己没办法,得依着他。

“那你不许骗我……”周修年这个时候表现得异常的没有安全感,竟然开始跟孙楠楠有点撒娇的样子了。

“好,不骗你,你快把我松开,我给你倒杯热水去。”孙楠楠竟然摸了摸周修年的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周修年这个样子有点可爱。

就是那种平时冷冷酷酷的人,说话都要怼死你的那种人,你一句不依他的,他就霸道的让你必须听话,现在这种人忽然开始跟你撒娇了,还要抱抱的那种。

这种转变也太大了吧,这让孙楠楠一时之间有点接受不了啊。

孙楠楠倒来热水的时候,周修年靠在床头,闭着眼睛。“你喝点吧。”孙楠楠把杯子递了过去对周修年说道。

周修年听话的接过杯子喝了一小口,之后又将杯子放在了旁边的矮柜上。

“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睡觉了。”孙楠楠看到周修年并没有其他反应,自己也不好再多做逗留,于是说道。

“不许走!”周修年看见孙楠楠要走的样子,立马起身,将孙楠楠一带到旁边,直接就开始壁咚了。

“唔……周修年,你干什么啊?”孙楠楠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周修年壁咚,这一切太突然了,让她一时之间没能接受,说话的语气都有点防备。

周修年慢慢凑近了,嘴巴在她的耳朵旁边,“你觉得你走的掉吗?”周修年说话的声音很小很小,但是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突出。

“你干嘛啊?你放开我!”孙楠楠有点生气了,周修年到底想干什么啊?他这样凑在自己耳边说话,口中喷出来的气息打在孙楠楠的耳朵上,竟然让孙楠楠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别乱动。”周修年的一只手压住孙楠楠的肩膀,不让她动弹。其实周修年现在脑袋里还是晕乎乎的。

若是孙楠楠一直乱动,又很大声的说话,让他会有一点头疼。

“你放开我。”周修年或许是因为喝醉了的原因,没把握住力气的大小,让孙楠楠感觉到周修年对自己特别的用力。于是孙楠楠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

周修年没有说话,他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脑子里会想起那天早上,自己起床看到的那个女人。

他一想到那个女人就觉得异常恶心,现在在自己怀里的是孙楠楠,周修年竟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孙楠楠。

自己碰了其他的女人,他本来应该碰的只有孙楠楠一个女人,周修年越是这样想越觉得自己烦躁。

“周修年,你放开我!”孙楠楠见周修年并不理睬自己,于是开始叫周修年的名字。

周修年本来想到那个女人就很烦躁了,孙楠楠又一直说放开她,更让周修年不爽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