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爱狂宠:霸总的抱枕娇妻

第八章:再见吧

吴溪一听,皱起了眉头,又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人,不过看孙楠楠跟他说话,像是他们原本认识,自己也不清楚情况,看这个男人穿的一身就知道价格不菲,也不是那种胡闹的人吧。

“你想要怎么样?”孙楠楠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怒气,这个男人是在逼她!

“我不想怎么样啊。”周修年看着孙楠楠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依然平平淡淡的说道。

“周修年……”孙楠楠垂下了眸子,轻声唤了句。这个名字啊,是她从第一次见到周修年一直到现在,第一次叫这个名字。就算当时带着绝望离开的时候,就算在国外一个人孤苦伶仃打着好几分工的时候,就算在难产下病危通知书没有人签字的时候,她孙楠楠都从来没有叫出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啊,在她心里被喊了无数遍,可这个名字的主人都未曾出现过啊……

周修年愣了下,又突然回过神来,盯着眼前这个女人。还来不及给孙楠楠思考的机会,就抓着她的手腕走了。

留下吴溪和孙均闵两个人在原地不知所措。

“唔……你干什么?”孙楠楠挣扎着,可是始终是挣脱不开男人的手,他只能看见这个男人的背影,如同当年自己在昏迷的最后一丝清醒看到的背影一样。

由于周修年过于大力,而孙楠楠死命的挣扎,手腕处已经红了一圈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力气是真的太大了。她还是没有办法从他身边逃走。

“别动了。”周修年没有回头,冷声说道。这个女人真的是闹腾,一路上一直在不停的说话,也不知道让他的耳根子清净清净。

孙楠楠被他这样子吓到了,毕竟周修年之前给了她不小的心里影响,那晚他猩红的双眼,那晚他……一幕幕都浮现在孙楠楠的脑海里。那晚他如地狱里的修罗一样可怕……所以,每次周修年这个样子的时候,孙楠楠还是有些害怕的。

孙楠楠就这样安静的跟着周修年的步伐,她不知道周修年要带她去哪,耳边只有风的声音,她努力的加快自己的脚步,使自己能够跟上周修年的步伐。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想过,要慢下步子来等孙楠楠。

周修年带着孙楠楠上了自己的车内,孙楠楠看着驾驶座上的他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坐在车子里。谁也不先开口。

孙楠楠一直在坚持,跟这个男人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一直待着,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光是他自带冰山效果,就已经很难熬了吧,还有周修年的气场,简直是压的别人喘不过气来。孙楠楠一直在好强的撑着。

周修年还是若无其事的坐在驾驶座上闭目养神,良久以至于孙楠楠以为他是睡着了,刚凑近一看,周修年却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周修年稍稍往后靠了靠,皱着眉头问道。

“你拉着我过来,一句话也不说就算了,还闭目养神,我以为你睡着了啊。你问我干什么,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孙楠楠被周修年刚刚的样子吓了一跳,或许是这么一吓,倒是让孙楠楠胆子变大了起来。

“之前在机场堵我也就算了,现在还跑到这儿来,我倒想问问你周修年,你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还是怎么的?一个劲的揪着我不放?我孙楠楠是哪里招惹你了?我不就是给你做过几次催眠,拿了你家几次工资吗?你至于这么揪着我不放吗?”孙楠楠是越说越激动啊,一点都不怕周修年了,甚至是敢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那孩子是我的吧。”周修年并没有正面回答孙楠楠的问题,而是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虽然内心还是比较确定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周修年就是想听孙楠楠亲口承认,承认那个孩子是他的。

“不是!那个孩子不是你的,你要我说多少遍?”孙楠楠简直是要疯了,她当初为什么要去接那个兼职,为什么要去招惹到周修年这个家伙,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肯亲口承认呢?”周修年抓着孙楠楠的手腕,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问道。那个孩子若不是他的,那么多的巧合又是从哪里来的?

“周修年!你想孩子想疯了吧!你要孩子就跟别的女人生去啊!为什么一定要认为我的孩子是你的呢?”孙楠楠也丝毫不害怕的盯着周修年的眼睛,那双深邃不见底的眼睛,好似下一秒就要将她吸进去一样。

“那你后悔吗?”周修年知道若是直接问的话,孙楠楠是不可能承认孩子是他周修年的。只好叹了口气,松开孙楠楠的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淡淡的说了句。

“我后悔啊……后悔当初为了赚学费去接那份兼职,后悔在你赶我走的时候硬着头皮一定要撑下去,后悔没能在第一次成功催眠你之后就跟你的管家断了联系,后悔……很后悔!”孙楠楠说着说着眼泪就“啪嗒”的掉了下来,这些都是她这辈子很后悔的事情,那一年对她来说发生了太多太多,那一年,她承受的也太多太多了。

“可是……你知道吗,在我接过那一百万之后,我们就已经断了,断的彻底。我孙楠楠,你周修年,我们俩这辈子就不应该再有什么瓜葛,就算是之前发生了任何事情,在我离开的那一刻起,就都已经当做是不存在了。所以……周修年,你不要缠着我了好吗,不要妄想把孩子从我身边夺走了好吗?”

孙楠楠自嘲似的笑了笑,可笑着笑着却更难过了,每当想起那一百万是用自己初夜换来的就觉得可笑,该怎么说呢?该说自己初夜值钱呢?还是该说自己没有尊严呢?很贱吧……她也不想啊,若是当初倔强一点,没有接受那一百万,或许自己应该活的更坦荡一点吧!每次想到那个钱就会觉得自己跟那些卖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只是卖的次数多少不一样而已,但……性质不都一样吗?都是卖!

周修年看着埋头哭成了泪人的孙楠楠,悬在半空中的手最终还是放下了,他或许没有资格去安慰孙楠楠吧,毕竟这些痛苦都是自己带给她的啊,这个眼泪也是因为他的不负责任而流的。

“我的病还没好。”周修年撇过头,看着车窗外。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哭了,女孩子啊,总是一遇到事情就哭,周修年从小就这么认为。

孙楠楠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这个男人又想干什么,是要骗她吗?他的病都四年多了还没好这怎么可能!

“你能在催眠我一次吗,已经三天没睡觉了。”周修年也不知道该怎么放孙楠楠走,他虽然很想孙楠楠能够在他身边,可是他希望是孙楠楠自愿的,主动的,而不是自己用各种手段,强迫她的。

现在想来,她的催眠技术不错,可以借此机会让孙楠楠走吧。这样自己也不会知道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孙楠楠权当周修年在开玩笑,不过等到他睡着了自己也可以离开了,所以孙楠楠并没有拒绝周修年这个请求。真要是三天没睡觉,力气还这么大的人,估计是立马要猝死了吧,当她孙楠楠傻子吗?

“行吧。”孙楠楠由于没有道具,所以只能在周修年的车里找了张纸,用了当初第一次催眠他的方法。果然就起了效果,其实周修年也没有那么难催眠的嘛,孙楠楠暗自得意着。

孙楠楠看着熟睡中的周修年,仿佛自己其实没有那么恨他了,人啊就是这样,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孙楠楠就是典型的这种。只要周修年以后不再打扰她的生活,她孙楠楠也不会总是一副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啊。

良久,孙楠楠准备离开,可是又害怕周修年这么直接睡着会着凉,于是搜寻了一圈,从车子的后备箱找到了小毯子。

拿着毯子的孙楠楠摇了摇头,之后又叹了口气,“明明自己讨厌他,还要害怕他因此着凉,孙楠楠你真的是……作得慌。”不过最后孙楠楠还是把毯子给周修年盖好了。

她可不希望以后周修年找上自己理由又是,因为自己催完眠之后没有管他就走了,让他因此着了凉,感了冒,生了病。这怕是会让孙楠楠疯掉的。

“好了……周修年,我们就此再见吧。”孙楠楠看着周修年熟睡的模样,最后说了句,就关上了车门,希望他们真的能够就此再见吧。

孙楠楠慢悠悠的走着,她不知道的是……那招催眠术对周修年已经不管用了,周修年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在装睡,他只是在给孙楠楠离开做了个假象,他一直是清醒的,他知道孙楠楠说的每句话,也知道孙楠楠坐在旁边陪了他很久,他都知道……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周修年看着孙楠楠远去的背影,呢喃道。周修年不会就这么如她所愿的,他们不会就此再见的。

周修年大概是要踏上追妻道路,不回头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