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河-黑暗众生图录

第六十四章木人

一听张天宝这样说,老板娘笑着解释道:“那个风信子是我一个朋友帮我雕的,她喜欢各种花。她也和你一样,对女巫啊,吸血鬼什么的特别着迷,总说女巫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这个世界里一定会有女巫存在的。”张天宝哈哈大笑:“和我一样,小时候童话书看多了。”说着对着老板娘挥挥手就想离去。张天宝心说:看来自己搞错了,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商店,那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心里嘀咕着那些女巫都躲那去了。藏的还真深那。刚伸手拉开小门,张天宝目光随意一扫一下子呆住了。就看到在那玲珑满目的商品的角落里摆着两个木雕的小人。那小木人黑乎乎的,,满是油污,看着很脏,雕的其实很普通,没什么出奇的刀法。

张天宝如同遭到雷击一样,木然的走了过去拿起了一个小人,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个老板娘看到张天宝呆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奇怪的开口说道:“先生,先生,你怎么了?”好半天张天宝才醒悟过来,满脸堆笑的问那老板娘:“老板,这小木人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老板娘看了看木人说道:“这个啊,这不是我的,这也是我那个朋友在我这里寄卖的。她说是她祖上传下来的,历史很悠久了。”张天宝一听着急的追问道:“你那个朋友是谁?还有别的东西么?”看到老板娘有点疑惑,张天宝赶紧解释:“我很喜欢这些木人,很有历史感。我可以出大价钱来购买。”老板娘一听高兴的说到:“那我谢谢你了。我那朋友可是一个穷学生。”

正说着风铃一响,一个人走了进来。老板娘一看满心欢喜的叫道:“瑟琳娜,快来。”说着老板娘把那人拉了过来。张天宝一看来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孩,梳着马尾辫,栗色的眼睛,容貌秀美,笑起来给人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

老板娘说到:“这位先生喜欢上了你的木人,你还有么?”那个叫瑟琳娜的美丽女孩笑着冲张天宝点了点头:“你好,先生,你喜欢这个木人。不过,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是我在我家阁楼上翻出来的,那都是我家祖上留下来的杂物。”

张天宝一听,想了想说道:“瑟琳娜小姐,您好。我叫张天宝,是从遥远的中国来的。我很喜欢这些木人,它很有历史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不可以去您家看看,也许能发现别的木人或者其他我感兴趣的东西。您放心,这些东西,我可以出一个让您满意的价钱。”

瑟琳娜一听急忙摆手道:“不,不,不。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杂物,不值什么钱的。”说着瑟琳娜有点脸红的小声说到:“可我快要交学费了,很需要钱。”张天宝一听大笑道:“这是你应该得的钱。你能卖给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了?”瑟琳娜一听有点犹豫,老板娘在旁边歉意的对着张天宝笑了笑就把瑟琳娜拉到了一旁。两个人在那里小声的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张天宝心说:就算你们在小声,我能听不到么。

瑟琳娜有点犹豫,贸然的就带着一个陌生男人去自己的家中很不方便,老板娘却说大白天的怕什么?在说左邻右舍都是人。万一有什么东西这位先生看中了,也许瑟琳娜的学费就解决了,也不用为这事发愁了。

过了好半天,瑟琳娜才走了过来:“先生,你现在有时间么?我可以带你去。”张天宝连声说道:有时间,我现在就有时间。离出门的时候,张天宝掏出几张美钞塞在了老板娘的手里,连身的感谢。老板娘刚想推脱,张天宝却说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都要十分感谢她,这点钱只是聊表心意,千万不要推辞。说完张天宝和瑟琳娜就出了门。

瑟琳娜的家离那个小店并不是很远,在贫民窟里曲曲绕饶的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贫民窟里密密麻麻的破旧的小楼房紧紧的帖在了一起,就像巨大的蜂巢,就像一个迷宫。瑟琳娜的家是一个三层小楼,很是破旧。家里也全是破旧的家具,最好的就是一台苹果的笔记本电脑。路上张天宝就了解到瑟琳娜的父母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在几年前抚养她的奶奶也因病去离开了她。为了维持学业瑟琳娜不光半工半读,家里值点钱的东西也全卖了。

到了瑟琳娜的家里,张天宝也不耽误跟着瑟琳娜就来到了那堆着旧杂物的三层阁楼。推开那扇破门,一阵灰尘荡起,扑面而来。瑟琳娜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到很久没清理了,有点乱。张天宝挥手说到:没什么,我慢慢的找找,看还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看到张天宝在那堆杂物里东挑西捡的,瑟琳娜说那你在这慢慢的看,她下去给张天宝冲杯咖啡。张天宝示意瑟琳娜自己去忙,不用管他。

那堆杂物很乱,张天宝也不着急慢慢的翻看着。一件一件翻找的很是仔细,终于在一个破旧的小箱子里面又找到了一个小木人。拿着那个小木人,张天宝缓缓的做在了地上,脑子里不由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坐在一个小凳子上,身边围绕着一群小孩。那群小孩欢声笑语的看着张天宝拿着刻刀,给这个小孩刻完一个小人,又给另一个小孩刻。过了好一会张天宝才缓过神来,黯然的摇摇头:过去了,都过去了

。这时张天宝看到在那个箱子里还有一个破旧的小木匣,有两个巴掌大小。张天宝随手拿起那个木匣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包裹。打开包裹,露出一本蒙皮的手札。那个手札的蒙皮以前应该是深绛色的,看着很是古旧,已经变成了黑黑的颜色。望着那手札蒙皮上烙着的熟悉的蒲公英的图案,张天宝如同电击一样不能自以,浑身不由的颤抖起来,双手抖动着,摸索着手札的蒙皮。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