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河-黑暗众生图录

第三十章刑警大队长

仅仅隔了一天,杜善礼就找到了正在给白家办后事的梁三。面对市局的杜善礼刑警大队长,梁三一五一十的就交代出给他钱,让他给白家操持后事的是一个叫张天宝的青年。杜善礼一听,敏锐的就觉察出这个叫张天宝的人是个关键。

“梁三,你详细的给我们说说张天宝这个人的情况。”杜善礼严肃的说到。梁三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具体也不太清楚。听说是白家那女孩两年前在街上捡的。”

“什么叫捡的?”“说是张天宝以前在街上流浪,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白妞儿领到家里了。白家人心善,看他可怜就想着干脆把他雇下来当个小工,给他找个吃饭睡觉的地方。后来张天宝说自己会烤肉,就晚上在白家的馄饨馆前摆了个烤肉摊子谋生。”说到这里梁三迟疑的看了杜善礼一眼,把头低了下去。

杜善礼追问道:“那个张天宝多大了?具体张什么样子?”梁三想了想说到:“好像二十多岁,也许三四十岁,说不上来。张什么样子,就是很普通的样子。”

“具体点!”梁三迟疑的看了杜善礼一眼:“我真想不起来了,不知道怎形容他张什么样子。”听到这里杜善礼的副手火了:“你们才几天没见,就想不起他的样子了?”

“哎呦”梁三一看警察发了火叫屈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天宝一走,我就记不起他的样子了。不光是我,你们去问问别的街坊邻居,都想不起来了。我和街坊还说这事呢。都觉得奇怪。”

正在这时杜善礼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电话杜善礼恭敬的回应着,连声说知道知道了。挂上电话杜善礼说到:“你带我们去张天宝的住处看看。”“行,不远。就在馄饨馆后面那个小仓库里。”

小仓库很简陋,里面好久也没打扫了,靠着墙边有一张单人床。杜善礼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在床头挂着几件衣物,顺手就拿了起来对着副手说到:“你在好好的问问,多了解点情况。我有事,先走。”

走到纬十二街口,杜善礼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车上正是林局长。林局长看到杜善礼上了车说到:“跟我去个地方。一会你说的一定要详细点,别隐瞒什么。”杜善礼有点糊涂:“林局,去那啊?向谁汇报?”林局长叹了口气说道:“李市长回京了,现在我们去他家。李市长让我们给把情况他的夫人好好说说。”

一路无话,汽车很快来到了某某市的郊区一个高档小区,在一栋别墅前停了下来。杜善礼看到那间豪华的别墅不由说到:“李市长家真阔气呀。”林局长眉头一皱,不悦的说到:“李市长的夫人是国内一家著名金融机构的高管,这算什么。你回去嘴严点,别到处乱说。”

李市长是夫人姓潘,其家族在京城相当有势力,李市长能够在仕途上步步高升,除了自己又一定的能力,夫人家的帮助起来很大的作用。这两天潘夫人正在接待从京城里来的亲属,本来是没有什么闲时间来亲自过问这件事的。可当她京城里来的那位亲属听说了这几件命案的事情很是重视,所以才让林局长亲自过来细说这件事情。

林局长也是怕自己不了解实际上的情况才让杜善礼来汇报这件事情。当杜善礼详详细细的把整个事情并把自己判断凶手很可能是为白家报仇,,现在涉及到这件事情的几个人已经全部被凶手杀害了,很有可能下一步会对李市长的公子下手的想法说了出来。潘夫人满脸的不悦:“这件事情不是早调查清楚了吗?不就是那个~~~。”这时坐在潘夫人旁边的一个女人轻轻的拍了拍潘夫人的手,制止了潘夫人和颜悦色的对杜善礼说到:“麻烦你能不能把那几个人的死因在详细的说一下。”

那个女人看着也就三十左右,穿着样式很简单,但看着很高档的套装,一脸的精明。杜善礼心说:把案情给说给和案件有关联的人已经是违反纪律了,还要反复不停的说?这时李局长看到杜善礼有点犹豫,仿佛明白了杜善礼的想法,低低的咳嗽了一声。杜善礼听到李局长的咳嗽心理不由把自己暗骂了一声:自己一个小警察,在这么大的领导面前还较什真。于是杜善礼又把何耀轩,邱晓明,廖广济等人的死因和种种疑点详细的又说了一边。

那个女人静静的听完:“谢谢,让你们拿的东西拿了么?“李局长赶紧把杜善礼拿的衣物取了出来:“拿了拿了。”那个女人看看了衣物问道:“你确定是你说的那个人穿的么?”杜善礼赶紧说道:“这就是在那个嫌疑人住所到的,据调查嫌疑人是一个人住的。”那个女人听完又连声说麻烦你们了。李局长一看冲杜善礼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说道:“那潘夫人,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告辞了。”接着又不放心的叮嘱道:“那个凶手极度凶残,我们正在全力缉拿凶手,在此期间请夫人一定小心。”

等李局长他们告辞走了,潘夫人有点不悦的对着那个女人说道:“周虹,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明明是~~。”那个叫周虹的女人板着脸冷冷的说到:“行了,表姐别说了。你以为我真不清楚怎么回事?”潘夫人不由一下子语塞了,那个女人接着说道:“你以后要好好的管教一下政鑫,别尽给家里惹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