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王道

第3章 交手

第二天一早,以林子峰为首的林家的年轻一辈,在林家高手的护送下前往五大宗门的聚集地。不过说白了这些人除了林子峰以外,其他都是陪衬而已。因为真正资质好的人,都会被家族留下培养,成为下一代的支柱。

当然,像林子峰这样的奇葩属于例外,因为他的天赋早已经超出一般,拥有着冲击那白日飞升,成仙得道的机会。

这般的天赋若是留在林家家族当中,虽然也会青出于蓝,将林家的名望提升到史无前例的巅峰。可无论如何的巅峰,也是无法突破层次上的差距。

就好像天与地一般,便是地上最巅峰的人物,也依然要仰视苍天。而一个家族的强大,还是要看他的掌舵人的实力,只是修炼天级功法的林子峰,便是天赋再如何的完美,没有什么特殊的际遇,也根本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

因此林源的这般举动,野心之强,也算是昭然若揭。只可惜生性懒散的林子峰,却是唯一的一个破绽,若是他自己不愿意的话,便是林源安排的再完美,野心再大也是白搭。

出了风月城,林子峰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老爹想的倒挺美,让我跑到五大宗门累死累活的,他却要在家坐享其成,真是想的美,哼!”

若是林源此刻听到了林子峰的心声,恐怕都要被气的吐血,可惜便是知道如此,林源也只能赌一把,林子峰这样的心性,便是天赋再好,可是缺少一份走向强者之路的决心,成就也是绝对不会高的。

在家族当中,便是林源对他再如何的恨铁不成钢,也根本不可能真的将他怎么样,缺少了这样的危机意识,林子峰又怎么可能成长,所以就只有期待在五大宗门之中得到磨砺。

转眼便是傍晚过去,对于目标中正城还有四天的路程,因为之间根本没有城镇,所以林家这一群人就只有露宿荒野。

所幸林子峰只是性子慵懒,却并非是什么贪图安逸的纨绔子弟,因此对此到是什么要求,反而对于大家围坐在一起烤肉,显得兴致勃勃的。

对此林家的一些高手也是默默无语,在林家的少爷当中,可以说林子峰是最没架子的一位,面对他们这些家族高手从来不像其他长老的少爷一样,依靠着家族的地位盛气凌人,完全一副拿鼻孔看人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这份随和,作为家族族长的儿子,他们当然林子峰这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能够继承家族族长之位,这必然会让他们这些林家所属日子好过许多。

奈何整个林家上下全部都知道林子峰这样的性格,如是一直这样下去无所事事的话,为了家族未来的发展,便是林源是家族的族长,其他的长老若是意见一致,依然可以罢免林子峰第一顺位继承人的位置,然后从林家其他嫡系血脉当中挑选出最优秀的人继承。

若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能力的确十分突出的话,一般也就很少有人会动其他的心思,因为作为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必然会优先享受家族资源的全部灌注倾斜。

便是在天赋相同的情况下,资源的倾斜也足以造成未来成就的差距。不过像林子峰这样的情况,可就没那么完美了。

在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不给力的情况下,那些其他的家族嫡系子弟心思就活络了起来,没有人不希望成为家主,一个长老的全力再大,也无法与一家之主所抗衡。尤其是自己一旦成为族长,那么下一代也自然会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这种一本万利的是,要是没有人心动才是不正常的。

因此别看林家表面上很团结,可是内部却并不怎么安稳,随着林子峰这一辈的成长,当那些长老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必然会一起发难,到时候林子峰自然是地位不保。

不过这些东西我们的林大少爷是不去管的,如果在五大门派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他的东西,他不介意继续慵懒下去。

吃过饭以后,负责护送林子峰等人的林家高手负责守夜,林子峰这些小辈自然是安安稳稳的进入帐蓬中睡觉。

“什么人?”

正所谓出师不利,刚刚睡到半夜的林子峰便听到耳边一阵嘈杂,林家的小辈都一脸惊恐的萎缩在帐篷的角落里一脸的惊恐,不用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子峰一掀开帐篷,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堆脑袋,林家为数不多的护卫团团围在帐篷四周,警惕的看着外面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袭击者。

护卫长高声道:“诸位,我们是风月城林家的人,还望看在我林家的面子上不要为难于我们,这些钱权当是给兄弟们吃酒。”

说着护卫长抛出了一袋子金币,看着金币鼓鼓囊囊的样子,少说也装了千八百个金币,对于林家这样的修真家族自然是不算什么,可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便是全家一辈子也绝对赚不来那么多的金币。

可惜事与愿违,对方反手结果钱袋,轻轻在手中颠了颠,那一脸戏虐的样子顿时让少年老成的林子峰觉察到一丝不妙。

这些家伙绝对不是为了钱财而来的一般抢匪!

这是林子峰心中的第一个念头,双目开始不断的四处搜寻,看看能不能找到办法,现在他的力量在孩童当中算是不错的了,可是在这些成年人眼中,却是根本不够看的,所以万不得已的时候,也就只能自己看看能不能逃走。

果然,这些人也印证了林子峰的猜测,随手便将金币揣入了怀中,毕竟没有谁会跟钱过不去的:“这些钱只够一个人的,也就是说,你们当中我们只能放过一个人,你们说吧,我是放谁走呢?”

对方那副戏虐的表情,就如同猫捉老鼠一般,总是喜欢将耗子玩够了涮腻了才一口吃掉,而在这些人的眼中,林子峰等人就是那正在被他们玩耍的耗子。在他们看来,以他们的阵容,绝对可以轻松的吃下林家众人。

林家的护卫长也听出了一些门道,那些金币对于林家来说或许只是九牛一毛,可是他们此行只是为了护送林家的这些小辈,因此经费并不是很多,之前那些已经是他所带来的十分之一了。

而这些只能够换取一个人的话,就算把所有的都交出也才只够救下十个人而已,而他们此行光是护卫就有十个人,更不要说那些林家的小辈了。

对方摆明了是来找茬挑衅的,不过对方至少三十多人,人数是他们这些人的一倍,而且具体实力不明,不到万不得已,侍卫长并不想与他们真正的动手。

毕竟他们的目的只是护送这些林家的小辈,若是双方真的动起手来,便是他们能够胜利估计也是惨胜,至于林家的这些小辈必然也是保不住的。尤其是这帮小祖宗当中还有个不得了的林子峰,若是林家族长的儿子有了什么闪失,他们可是万死莫赎的。

原本以为只是一次闲拆的侍卫长却没想到会出这么一档子事,不过事到如今,便是硬着头皮也尽量和解,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动手。

因此侍卫长硬着头皮拱手道:“各位好汉,钱不是问题,不过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林家愿意交诸位一个朋友如何?”

前一刻还一脸笑眯眯的贼匪首领,后一刻便是翻脸:“哪里来的唧唧歪歪,老子的话难道没听清楚吗?一百个金币一个人,你能拿出多少老子便放多少,拿不出来的话,便全留在这里吧!”

侍卫长脸上也沉了下去,这里足足有三五十人,这便要三五千个金币。当然对于林家来说,这不过是半个月左右的收入而已,倒也算不得多么的肉痛,不过这样也是有些欺人太甚,只是可以说有些太没诚意了。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真要是惹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作为修真家族的人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若是林子峰没什么最好,若是真的有什么他大不了陪着便是,总好过受这样的窝囊气。

想通了这些,侍卫长脸上的谦卑也慢慢收敛,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冷:“阁下,未免有些过分了吧,真当我林家是吃素的不成?”

见到侍卫长这副模样,便知道是要拼命了,想不到这么快便没得玩了,对方首领也是双目凶光连闪:“哈哈,老子就等你这句话呢,小子你很有种不是吗,兄弟们给我上,所有人统统格杀勿论。”

他们到底是谁?

这回便是侍卫长再傻也知道对方绝对就是冲着他们来的,可是究竟是谁派他们来的?不过还来不及他多想,对方的首领便已经找上了他。

双方一交手,侍卫长顿时大吃一惊,对方的实力竟然远超他一个等级,作为伏虎期的他,在对方手下不过几招便落入下风,对方必然是御物期无疑,这边局面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在寻常的修真者争斗当中,一般来说境界便代表着绝对的实力,就比方说在技巧相同的情况下,力量便是决定争斗胜负的唯一衡量标准。更何况先不说两人所修习的法术,便是御物期的贼首,便是比伏虎期的侍卫首领多出一个御物的功能能。

在战斗的时候,要是后面突然射过来一个石头,那可是十分要命的事情。而且姑且不谈这个,只要在争斗的时候落下风,贼首便是可以跳出战圈,开始御物自己的法器来攻击。没有了肉身的控制虽然会让法器不灵活,但是却也少了很多顾忌,可以使用一些不敢使用的拼命绝技。

当然,对于那些个五大超级宗门的弟子来说,有着强大的功法与这些修真家族和散修望尘莫及的仙术,越级挑战不过就是浮云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五大超级宗门出身的弟子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眼高于顶,他们俯视修真家族与散修,在他们的眼中他们不过是蝼蚁一般,他们才是能够成就仙道,有朝一日成就仙身位列仙班的存在。

所以五大超级宗门才是所有修真者梦寐以求的修真场所,为了入门不惜牺牲一切,而类似于林源这样的林家精锐,便是牺牲了这样的诱惑留在家族当中,为了延续家族的命脉,那魄力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可是并非是五大超级宗门出身的侍卫首领,又哪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力,此刻的他就如同老鼠一般,几次被贼首戏耍。而作为花猫的贼首,在没有玩够之前,又怎么可能让老鼠那么轻易的死去。几次险象环生,自以为必死的侍卫首领,都被贼首给故意放过了,这种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要侮辱,可是在一切没有定居之前,又有谁肯甘愿就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