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你老婆又跑了

第23章 扒下来了

顾雅姿顿时痛的龇牙咧嘴的,让她感到生气的是,夜哲宇将她推开之后,似乎还嫌弃她,竟然伸手拍了拍他自己身上衣服,更过分的是,他甚至拿出一块手帕将手擦了两遍。

卧槽,泥煤的,一个神经病竟然还嫌弃她脏?她还没嫌弃他呢!

顾雅姿在前世从小就养成了不吃亏的性格,重生后莫名其妙被人两次推到在地上,第一次遇到一个十分没有爱心跟同情心的男人,那次就算了,毕竟是她自己找上门求人的。

这次不同了,这个神经病招惹她在先就算了,还敢推她,而且还敢摆出一副嫌弃的样子,简直不能忍,也顾不得屁股上的痛了,顾雅姿连忙从地上站起来。

二话不说就直接冲向夜哲宇,她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神经病。

顾雅姿计算好了,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角度,她一拳挥过去绝对可以将那傻帽的脸打肿的,呵呵,让你推姐,给你个教训!~

眼看着拳头离夜哲宇的脸越来越近了,她发现夜哲宇似乎真的是个傻子,到了现在他竟然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傻乎乎的盯着她的手看。

顾雅姿暗暗撇了撇嘴,要是正常人的话,应该避开,或者伸手将她的手挡住,而不是傻乎乎的站在原地发愣,这个熊样还想打劫,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等姐姐一会将你打成猪头,就跟刚才那两个妄想占姐便宜的两个丑八怪一样。

夜哲宇并不是傻了,也不是吓坏了,他只是看到顾雅姿手腕上的那个玫瑰花纹身,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不久之前,酒店的时候。

顾雅姿曾经向他求助过,当时她拉着他衣角的手上刚好也有一朵玫瑰花纹身的,这也太巧了,难不成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将玫瑰花纹在手上么?

夜哲宇心里正想着,就在他打算伸手将顾雅姿的手抓住好好看一下的时候,突然间对方的手快速下降,一股扯力从他的下身传来。

“嗤啦”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他便感觉自己下半身凉飕飕的。

“噗通!”同一时间,人跌倒在地上的声音也传到他耳里,他目光马上往下移,就看到袭击他的某女正以一个十分滑稽的姿态趴在地上。

因为这样一摔,她脸上的太阳眼镜也掉地上了,帽子也歪了,露出了一部分紫色的长发,而她那只罪恶的爪子正搭在他的裤子上!

他的裤子,他的裤子竟然被这个女人扒下来了!

夜哲宇心中震惊万分,一阵轻风吹过,他只觉得下半身风吹蛋蛋凉!

一股从没有过的羞耻感如同喷泉似的从他心底涌出来。

“你在作死!”夜哲宇双手握紧拳头,低着头,目光透过太阳眼镜直视顾雅姿,声音无比的冰冷低沉,熟悉他的杨峰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杨峰现在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疑惑之余又莫名的觉得喜感,为什么他们跟踪的人会是顾雅姿呢?

顾雅姿本人为什么要调查她自己和顾家的过去呢?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哎呀,不得了,啧啧。

最重要的是,这丫头竟然将爷的裤子都扒下来了,爷一定不会放过她的,爷该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毕竟她看到了爷那里……

想到这里,杨峰眼角往夜哲宇某个和谐的部位瞄了一眼,轻咳一声,马上快速的移开目光。

顾雅姿现在也很懵逼,她有种这是哪里,我是谁,我在做什么的感觉,有些发愣的看着手中的裤子,特么的谁能告诉她,现在是什么情况?

谁能告诉她,地上为什么会有想香蕉皮出现,刚才经过的时候明明还没有的,为什么现在出现香蕉皮了,谁特么不讲卫生,随地丢垃圾啊。

不知道香蕉皮很容易将人滑倒吗?

看,刚刚就将她滑倒了!

滑倒就算了,偏偏她还将一个男人的裤子扒了下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如果不是那块万恶的香蕉皮,现在她已经得手打肿了那个神经病男的脸了!而不是像现在那样……

抬头看向某男某个不可描述鼓起来的部位,还有那修长洁白的大长腿……咳咳……还挺那个的……

顾雅姿心中暗暗咳了两声,连忙移开目光,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也不管夜哲宇发飙,将墨镜,包包什么的拿起来,拔腿就跑。

笑话,此时不走更到何时,从刚才那神经病说的那句话来判断,这家伙一定是生气了,而且在刚才裤子掉下来的那瞬间。

她清晰的感受到一股寒意,内心有个声音告诉她,要是被那男人抓到了,她绝对不会好过的,即便她懂一些三脚猫功夫。

但是那个神经病男显然已经发怒了,发怒的神经病不好惹,发怒的男神经病更加不好惹,还是赶快离开好点,再说了,终究是她不小心将人家的裤子扒拉下来了。

她还是有些心虚的。

顾雅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原地,等夜哲宇从愤怒中反映过来之后,她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临走的时候她还留下这样一句话:“啊!变态啊,裤子也不知道拉紧一点,真是有病!”

夜哲宇:“……”

他有病?是谁将他的裤子扯下来的?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了!她一定是在想方设法的勾引他!不知廉耻的女人!竟然还逃跑了,该死的!

夜哲宇越想越生气。

杨峰:“……”

完了,竟然有人敢将脱爷的裤子,以爷那瑕疵必报可怕的性子,跟心狠手辣的程度,可以想象,那个顾雅姿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

还有,你扒拉了爷的裤子,好歹也帮他穿回去啊,这样子就跑了,真不负责任啊,哎呀,呸呸呸,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

杨峰心情复杂的从某个角落走出来,对着正在快速提裤子的夜哲宇低声说:“爷,放心,我刚才检查过,这里附近都没有摄像头,您不要生气,这只是个意外。”

夜哲宇将墨镜摘下来,面色阴沉的看着杨峰,看得杨峰头皮发麻。

过几秒钟之后,杨峰才有些心虚的说:“爷,我刚才也什么都没看到,我发誓。”

“你以为我相信吗?”夜哲宇冰冷的开声。

杨峰浑身打了个寒战,只感觉从头冷到脚趾头,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爷……”

“让程岳北查一下,顾雅姿入院之后发生的事情,你自己也去查一下,她为什么要查自己的过去,越详细越好,快点给我汇报。”夜哲宇说着转身离开。

“还有,今天的事情要是泄露半句出去,你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

杨峰听了之后连忙保证:“爷放心,我今天什么都没看到。”

夜哲宇并没有出声,眼睛死死的盯着顾雅姿离开的那个方向,顾雅姿,竟然敢用这样的手段勾引我,你死定了!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