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吻过鲸鱼泪

第四章 看看你奸夫的样子

“小染,我带你回去吧。”萧焕心疼的看着江染,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江染的身上,遮住她裸露的肩膀。

他原本已经派了司机去接监狱大门接江染,可没想到被景云裕先接走了,他只好匆匆忙忙的赶到这里。

“怎么?这还没开始玩呢,奸夫就心疼了?”景云裕点了一支烟,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缓缓的吐出烟雾。

他斜着眼睛不满的看着萧焕,深邃的眸子里藏着隐忍的愤怒。

“景云裕,你别太过分!江染我现在就要带走!”萧焕瞪着景云裕,他明白他现在的能力不足以与景云裕抗衡,但是为了江染,他什么都愿意做。

“要走?可以!”景云裕挑挑眉,缓缓的吐出一个好看的烟圈。

“江染,只要你喝下那些酒,你就可以走……”景云裕指了指包间的墙角。

那是服务员刚刚才送来的,整整三打酒,加起来足足有36瓶。

他明明知道,她的胃不好,她没有酒量。

却提出这样的要求,是要让她死在这里吗?

“好!”江染轻轻应下,推开萧焕走了过去,将三打酒提到了桌子上。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着她的“表演”。

“小染,我替你喝!”萧焕走过去一把将江染拉到身后。

“小染?喊得真亲密,不过,你要是替她喝了,那么她这一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心!”

景云裕站起身来,扔掉手上的烟,眯着眼睛一脸玩味的看着江染。萧焕不是想保护她吗?不是心疼她吗?那我倒要看看他能够有多大的本事。

“萧焕,你让开!既然他想看我喝,那就喝给他看好了,景总您开心就行!”江染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眼泪,昂了昂头,走上前来开了酒,一瓶一瓶的喝。

“……”

“第十瓶……”

“第十一瓶……”

“第十二瓶……”旁边的人竟然替她数起了数。

她仰着脖子,一瓶接一瓶的灌,机械的吞咽着烧喉的酒,周围的人和物开始变的虚幻缥缈,周围嘈杂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景云裕的脸随着她一瓶瓶灌下去的酒而渐渐冷肃起来,她为了逃离他,竟然可以这样不要命。

他紧紧的捏住拳头,眼睛死死的盯着依然在灌酒的江染。

“够了!”萧焕愤怒的掀翻了桌子,桌上的酒碎的碎,散的散,四处一片狼藉。

“小染,我们走……”萧焕打横抱起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江染,小心翼翼的绕过酒瓶碎片,正打算走出包间。

“站住!”

“我说过让你们走了吗?”景云裕走上前,倚靠在门上,堵住他们的去路。

“景云裕,既然你已经不爱她了,那就请放过她!”萧焕咬着牙齿说道。

“萧焕,你觉得你有资格给我说这话吗?我景云裕就算不爱她,也要让她死在我的手里!”景云裕瞪着萧焕,脸上冰冷得没有表情。

“呕……”正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江染突然吐了出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脸色变得青紫。

萧焕紧张的抱着江染奔出包间,却被景云裕一把拽住,他从萧焕的手里夺过江染,迈开腿就往外跑。

“去市医院!立刻!”景云裕命令司机道,她的脸色越来越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快要呼吸不上来。

——

“病人酒精过敏加上酒精深度中毒,而且病人的胃还出血,这样并发的情况很少见,正在抢救,您先等候一下……”护士着急的说道,又跑进了抢救室。

景云裕站在寂静的走廊上,觉得浑身有一阵冰冷。

心里闪过一丝茫然,他为什么要这么紧张?他为什么在害怕她会突然离他而去?

他景云裕应该恨死了她才对!

大约半个小时后,江染挂着吊瓶被推出来了。

她的脸色苍白得如一张白纸,嘴唇没有丝毫血色,头发凌乱的散着,长长的睫毛覆在脸上,依稀可见脸上的沧桑。

“病人的胃不好,尽量让她吃清淡的东西,还有不要过分刺激她,她的精神状态好像也有一些问题。”

景云裕面无表情的对医生的吩咐点了点头。

景云裕回来的时候,江染已经醒了,她坐在床上正看着窗外,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呵,命可真大,竟然还没死?”景云裕提着一碗打包的粥走了进去。

江染转过脸来,静静的看着景云裕,好半天才开口:“可能要让景先生失望了,我肯定会活得好好的。”说完,她扯着嘴淡淡的笑了笑。

不动声色的笑容下却是不堪的苦涩,她有些颤抖的握紧自己苍白的手别过头去背对着他。他越是想让她死,她便越要好好的活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