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吻过鲸鱼泪

第三章 她赌输了

然而景云裕的沉默似乎在默认这个女人可以随便玩。

“谁先来呢?”江染看向角落里一个比较温和干净的男人,径直走了过去。

她娇媚地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双手勾上他的脖子。

灯光打在她的脸上,白皙的肌肤像雪一样,精致的五官未施粉黛却已经足够迷人,长长的黑发垂在肩上,活脱脱一个妖媚的尤物。

“怎么样?我还算漂亮吧?”江染俯身凑在男人耳边,暧昧地说道。

男人有些慌张,没想到江染竟然这么主动,他胆怯的看向景云裕,心里有些颤抖,毕竟这可是景云裕曾经的未婚妻,他要是不小心动了她,景云裕可得让他断子绝孙。

“江染,果然够贱啊……”景云裕吐出烟雾,厌恶的看着她,眼睛里却隐藏着一丝落寞。

“是啊,这不是景总希望看见的吗?再说了,我在你的眼睛里,不就是一直这么浪荡吗?”

她的话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耳膜里。

她微笑的样子,坐在男人身上的动作,无一不牵动着他的感官。

他感觉他的眼睛像被人狠狠的剜开,疼痛直达心脏。

他是恨,还是在意?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不用那么紧张,放松一点,我们开始吧……”江染笑着,侧着头,刚刚要吻上男人的嘴唇,却被一把拉开,紧接着跌进了另一个怀抱里。

是景云裕吗?你还是没有办法坐视不理吧?你还是在乎我的吗?江染闭上眼睛默默的想到。

“小染……”不是景云裕的声音!是萧焕!

江染抬头,猛的推开萧焕,震惊的看着依然喝着红酒的景云裕。

那一瞬间,她仿佛被定住了,身体僵硬得无法动弹。

她赌输了,景云裕的心里早就没有她了。

他恨她,恨入骨髓。

“奸夫都来了,你还卖吗?”景云裕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收回刚刚准备迈出去脚,重新窝回了沙发里,脸上紧张的神色被他巧妙的用嘲讽的笑容掩盖了下去。

江染紧紧的握着手,指甲扎进肉里,痛进心里。她闭上眼睛,强装镇定的站在那里。

她就像一个卑微的小丑,在自己最爱的人的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出丑,伤痕累累,任由他侮辱。

“景云裕,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耻?”江染咬着牙齿颤抖的说道。

“无耻?江染,当初你被捉奸在床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自己无耻?当初你妈做了我爸小三的时候,你怎么不觉得你妈无耻?”景云裕的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

“我说了,那一切都是意外……”江染闭上眼睛,掩去眼眶里的泪水。

三年前,她和他订婚之后没多久,就被曝出了她的母亲丰夏荷和他的父亲景富的艳照,报纸首页更是“景云裕未婚妻嫁入豪门,妄图让她母亲借机上位!”这样劲爆的标题。

景夫人知道此事后,与景富大吵,一气之下冲出了家门,出了车祸,失血过多没能抢救过来,肇事者至今都没有找到。

江染去找景云裕想要解释清楚她的母亲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刚刚失去母亲的景云裕根本不想听她解释。

伤心之下,江染第一次去了酒吧,却不小心喝多了,醒来时竟然躺在酒店的床上,身边还躺着萧家的少爷萧焕。

她还没反应过来,门外便涌入一大堆记者,拿着相机一阵乱拍。

“景云裕未婚妻江染竟与萧家少爷萧焕在酒店偷情!”

这样的新闻大街小巷都是,她在一夜之间,声誉俱损,走到哪里都听得到骂声。

偏巧景云裕的公司在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大家都怀疑是江染将公司机密泄露给萧焕,导致景氏公司濒临破产。

他愤怒之下,直接以泄露公司机密的罪名亲手将江染送入了监狱,这一送便是三年。

然而,三年,他还是嫌少了,他恨不得她一辈子被关在监狱里,孤独终老至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