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四章 生不如死

生硬的侵占,让素汐连声惨叫。

“不要……”

事到如今,她根本就不想再跟这个男人有这种亲密接触!

“到底是乐馆里出来的女人,欲擒故纵的本领和窑子里的女人有的一拼!”

魏梓禹沉声说着,凶猛疯狂得近乎施虐。

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明明已决定跟这个女人断了关系,怎么还会如此痴迷她的身子……

许是四年的朝夕相处,他们身体的默契已成天作之合。

夜已深,房间的旖旎温度,却只增不减。

昏昏沉沉。

清晨,素汐生生被魏梓禹掐醒。

“咳……”她涨红着脸,惊悚看着身侧衣衫不整的男人。

“我说昨夜怎么会失了心智,原来这屋里被你点了催情香烛!你怎么这么恬不知耻!”

魏梓禹一心想着自己违背了对程贞贞的承诺,手下的力度大得近乎能将素汐的颈脖拧断。

素汐鼓大眼睛瞪着他,眼底的微光已经摇摇欲坠。

这个曾将她宠上天的男人,是真的要她死啊……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房门被人推开,程贞贞的倩影出现在门口。

“梓禹哥,你们……”程贞贞手中的瓷碗摔落至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两人。

“贞贞,你听我解释!”魏梓禹见程贞贞转身要走,他连忙松开素汐,追了出去。

重获自由的素汐大口喘气,那突然灌进来的空气呛得她连声咳嗽。

“咳咳……”她嘶哑着声音,近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出来,“呕——”

胃里翻涌上来的酸涩,近乎将她的咽喉腐蚀溃烂。

看着床单上触目惊心的暗红,素汐的眼泪止不住地爬了一脸。

她已经在苟延残喘地等死,魏梓禹却让她生不如死地活着……

偏房的门没有上锁,素汐拢了拢破碎的衣裳,两腿打颤地走了出去。

她要找到小幺,离开这恶魔之地。

可魏府大如迷宫,素汐转了几个圈,都找不到出府的门。

途径的丫鬟仆人看到素汐都纷纷躲闪,就像看到了什么晦气之物一般。

她站到鼓楼上眺望远方,眼神空洞无神,就像溺水之人无论如何都够不着浮木般绝望。

“找了半天,原来你在这里。”一阵清脆婉耳的声音由远及近。

素汐闻声看去,神情一滞。

昨夜天黑她未能看清程贞贞的模样,这会儿看着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在心底漫开。

“程贞贞,小幺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污蔑她?”她忍不住问道。

“你可别信口雌黄,我什么时候污蔑她了?”程贞贞抬起手腕,露出翡翠玉镯,“不过这镯子是真好看,可惜了。”

她话音刚落,便抬手在石柱上用力一撞,碧绿玉镯应声而碎,坠落鼓楼。

“我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如果有沙子,我会让它连渣都不剩。”

程贞贞看着素汐,精致的妆容透着一丝阴戾。

“你想怎样?”素汐强忍着情绪,冷眼看着她。

程贞贞低下头,抬起手指捏住素汐下巴:“这张脸,还真是像极了我……”

素汐瞳孔骤然一缩,心底升起一抹浓郁不安。

“没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资本勾引梓禹哥?”程贞贞低声说着,锋利的指甲已经掐进了素汐的肉里。

素汐疼得推开程贞贞,可她还没用力,程贞贞已经拽着她一同翻下鼓楼的栏杆!

“啊!!”素汐吓得连声尖叫,死死拽着栏杆。

“贞贞!”正赶过来的魏梓禹看到了异常,迅速拉住了挂在鼓楼栏杆上的两个女人。

“阿禹……”素汐脸色煞白,毫无血色。

魏梓禹心一慌,连忙紧了紧拉住她的手。

他刚欲拉着她往上拽,便听到另一侧程贞贞的哭喊声。

“梓禹哥,救我!我肚子好痛!”

魏梓禹怔了怔,将注意力转移到程贞贞身上。

他这一晃神,另一只手的力气便松懈了不少。

素汐绝望看着他无比担心程贞贞的样子,手一滑,无力地坠下了鼓楼……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