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三章 罪有应得

素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两眼直直看着魏梓禹手中的枪。

“不……”她才刚开口,枪声便响了起来。

“嘭!!”震耳欲聋。

素汐的脑袋被那声音炸得一片空白,她挣脱禁锢扑了过去,将倒在血泊中的小幺抱在了怀中。

小幺身上全是皮开肉绽的鞭伤,胸口破了个血窟窿,源源不断的鲜血正从里头溢出来,将她淡蓝的棉布衣染成深色。

“小姐……好疼……”小幺颤抖着嘴唇,双目逐渐无神。

素汐慌张无措地抬手堵住她胸口的枪伤,大口喘气:“小幺不疼,我带你去看大夫……”

可不管她怎么捂,那温热的猩红还是从她指缝中喷出来,触目惊心。

忽地,素汐的掌心压到一个硬物,她拨了拨小幺布满血渍的衣襟,看到了一双布鞋。

“小姐,对不起……小幺……偷偷的……”小幺干涩的嘴唇微动,每一声都像针扎在素汐心尖上。

她还在想这个傻丫头为何会在魏府,原来是为了自己……

“小幺你撑住……不要闭眼睛……”素汐搂紧了怀中的血人。

不要抛下她一人,不要离开她。

眼见小幺的身体渐渐僵硬,素汐紧绷的心弦彻底断裂。

她仰着泪脸看向面无表情的魏梓禹,苦苦哀求:“求求你,救救小幺,我不能没有她……”

她都已经决定带着小幺离开这座城市,为何还是不放过她们……

“这是她罪有应得。”魏梓禹的话,像锋利的匕首在素汐的心上刮过。

“她试图毒害大少夫人,还好发现及时,才没酿成大错。”一旁的李奎补充说道。

素汐呼吸一滞,这才慢半拍看到魏梓禹身后一个娇小的靓丽身影。

大少夫人,说的便是刚回国不久的程贞贞吧。

“梓禹哥,人已经死了,就算了吧……”程贞贞小声说着,脸上带着一丝不安。

“下人犯错,主子理应一并受罚,关进偏殿的柴房!”魏梓禹对李奎下达命令,便任由程贞贞挽着离开。

素汐紧紧抱着怀中已经没了呼吸的小幺,眼底最后一抹残刚黯淡下去。

“素姑娘……”李奎将事情原委告诉素汐,“小幺想将镯子卖给大夫人,大夫人二话不说给了银两,可那镯子上抹了剧毒,大夫人刚戴上便动了胎气……幸好府里的医生觉察到了异样……”

动了胎气——

原来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素汐抬起泪眼看向李奎:“你也不信小幺?”

她的声音凄楚沙哑,透着一丝绝望。

李奎闪了闪眼眸,移开了视线:“在下只听大少爷的吩咐,还望素姑娘见谅。”

素汐痛苦闭上眼,嘴角溢出丝丝乌血。

她的心,千疮百孔,痛到无法呼吸……

夜深。

素汐在昏沉中被一阵异香熏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房间,换了一身干净衣裳。

她慌忙爬了起来,警惕看着四周。

“小幺……”她习惯性叫到,脑袋中却浮现出小幺惨死在自己怀中的画面。

素汐捂住胸口,无力叹了口气,却隐约觉得一股燥热自四肢百骸向某一处聚拢。

她扯了扯衣襟,露出白皙锁骨。

自己这是怎么了?

素汐刚欲下床,房门嘎吱一响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魏梓禹大步走了进来。

“又装吐血,同样的招数用两次,你不腻吗?”他劈头盖脑就是一句质问。

素汐苦大仇深般看着这个男人,抬手就想给他一巴掌。

“魏梓禹,你还我小幺……”她巴掌还没落在魏梓禹脸上,整个人就软绵绵倒在了他怀中。

体内那股燥热,让她站都站不稳。

魏梓禹微微一怔,条件反射地扶稳了她,但随即厌恶将她推开:“那丫鬟给你做了替死鬼,你还执迷不悟想爬上我魏府的床?”

素汐倒在床上,衣襟微敞,看得魏梓禹身子微僵。

“我要……”我要我的小幺回来。

素汐含糊不清说着,婉转低吟的声音落在魏梓禹耳中却是另一层含义。

“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个女人如此饥渴!”

魏梓禹抬手手将素汐的衣裳撕成碎片,然后毫不怜惜地压了上去……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