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二章 翻脸无情

正午时分。

魏梓禹摔门冲了进来,他二话不说直接将桌上的水壶砸至地上。

瓦片碎裂的声响,像素汐心碎的声音。

“以死相逼?你就这么不愿离开?”魏梓禹的声音充满了怒意。

他好心给这个女人安顿余生,她却如此不领情!

素汐蜷了蜷苍白的手指,心如针扎。

“你别生气,我是真不舒服……”她弱声开口,无比卑微。

魏梓禹看着她红了一圈的眼眶,微微蹙眉:“不舒服就看大夫,瞧你这怏怏的样子就让人倒胃口!”

倒胃口……

如今的她,在魏梓禹心中也只有这点分量了吧。

素汐的心就好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剜了一下,疼意细密连绵地涌了上来。

“我看了大夫,大夫说半年之内……”她有些吃力地解释。

魏梓禹听得不耐烦,直接打断她:“行了!你就别找借口了!在我跟贞贞成亲前,你必须离开坞城!”

素汐近乎祈求道:“半年,再让我留在这里半年,可好?”

她从未想过要打扰魏梓禹的生活,她唯一的私心是想在最后的日子里,远远看着他。

毕竟四年前若不是他,自己早死在其他男人手中了。

魏梓禹于她,不单单是爱人的存在。

还是恩人。

只要能看到他,便好。

魏梓禹眼底淬着一层寒冰:“素汐,别怪我翻脸无情!”

他转身离开,整个屋子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你对我……难道还不够无情吗?”素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哽咽自语。

说要她一辈子的人是他,说不要她了的人也是他。

魏梓禹将他安排在别院的所有下人全都遣散撤离,只有小幺不离不弃。

小幺原本是个叫花子,差点饿死在城墙角,是素汐带她回家给她吃穿。

硕大的院子空旷旷,只有素汐和小幺两人。

素汐自嘲地笑出了声,胃里又翻涌起一股酸涩的灼烧感。

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男人,就算豁出性命挽留,都是白费功夫。

此时此刻,是该放手了……

三日后,素汐收拾行李决定离开。

她看着手中刚完工不久的布鞋微微晃神,这原本打算送给魏梓禹的生辰礼物,还要给他吗?

素汐犹豫片刻,还是将那布鞋放回了木柜中。

既是旧人旧物,还是罢了吧。

小幺看着自家主子失神落魄的样子,心生一计,将那布鞋偷偷拿了出来。

“小幺,把这翡翠镯子当了,再去给我买几幅药回来。”

魏梓禹已经断了对素汐的所有银两支出,她要屯药活命,只能另想办法。

素汐等到日落西山,都没等到小幺回来。

她不安地在门口徘徊,远处一个熟悉身影奔了过来。

“姑娘,你那丫鬟在魏府出事了,赶紧去看看吧!”说话的人是李奎。

素汐的心猛地一揪,顾不得去思索小幺为何会在魏府,连忙赶了过去。

魏府刑堂。

沾着浓盐水的长鞭正一下下往小幺身上甩,那瘦小的身躯浑身都是通红的鞭痕,体无完肤。

“小幺!”素汐浑身一僵,踉跄着朝小幺跑去,却被一旁的魏梓禹生生拽住。

小幺的求饶声早已从尖叫变得沙哑,她看着一旁的的素汐,晦暗的眼眸瞬间布满了惊恐。

她爬出一条血路,跪在了魏梓禹脚下,甚至抓着他举枪的手直指向自己。

“小幺认罪,全是小幺一人所为,小姐她什么都不知道!大少爷……你杀了我吧!”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