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信此生终悲凉

第一章 四年感情

民国,坞城。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月色清冷,孤寂的琴音从厢房传遍整个黑夜。

“大夫,我还能活多久?”

身穿烟蓝旗袍的素汐一边拨弄指尖的古琴,一边问向前面捣药的郎中。

“老夫的药最多管你半年性命,往后姑娘只能自求多福了。”郎中叹了口气。

绷——

琴弦骤断,素汐的白皙指尖涌出了血珠。

半年时间,她连给魏梓禹留个孩子做念想的机会都没了……

丫鬟小幺将熬好的药端上来,轻声说道:“小姐,大少爷月底便要成亲,你真不打算告诉他你的病情?”

素汐将那苦药一饮而尽,没有接话。

魏梓禹等了四年,终是抱得美人归,又怎么有闲情来管自己?

毕竟,自己只是他思念那个女人时的替身……

夜深,素汐正欲休息,房门却被人从外打开。

魏梓禹大步走了进来,带着夜风的寒凉。

“阿禹,怎么这么晚还过来了?”素汐连忙起身多点了几只蜡烛。

“有事与你谈。”魏梓禹将手中的桂花糕放至桌上,淡声开口,“我记得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糕点,趁热吃些吧。”

素汐愣了愣,心情五味具杂。

大夫说过,她如今的身体,已不能再吃这些甜腻的东西。

可魏梓禹已经递到嘴边,素汐无法抗拒。

“尝尝。”魏梓禹修长的指尖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

素汐不再迟疑,强行压下恶心欲呕感,张嘴咽下了糕点。

“吃完这些糕点,你便好好收拾行李,明日送你出城。”魏梓禹擦了擦手,语态平淡。

素汐神情一滞,微微发愣地看着魏梓禹。

“你要把我送去哪儿?”她的嗓子像夹了玻璃渣,无比生疼。

“我已命人安顿好一切,你无需担心。”魏梓禹敲了敲桌子,眉头微蹙。

素汐胃里一阵绞痛,她紧压着腹部,迟疑片刻忍不住问道:“是因为她回来了,所以你身边没了我的容身之处吗?”

魏梓禹脸色未变分毫,眼神却有些闪烁:“你知道便好。”

“阿禹,我跟了你四年……”素汐深吸一口气,浑身冰凉。

“该补偿你的,我一分不会少。”魏梓禹站起身,转身朝门口走去,“明日一早,我便派人来接你。”

说完,他便甩了甩衣袖大步离开,一眼都没有回头看屋内的女人。

素汐握着糕点的手无力垂了下来,洒落一地……

四年前素汐被养父母卖至怡情乐馆,魏梓禹对她一见倾心。

他亲口许诺,素汐的这辈子,他要定了。

那个救她出火坑的男人,成了她一生的依靠。

可也是那个男人,不要她了……

这一夜,注定彻夜无眠。

翌日清晨,骄阳折射进屋子,晃花了素汐红肿的双眼。

“素姑娘,该启程了。”魏梓禹心腹李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素汐刚欲说话,腹中一阵绞痛,一波接着一波。

她慌忙从药囊中拿出一颗墨黑药丸,含进了嘴中。

胃里头那种灼烧穿孔的痛,让她连直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我不走。”素汐虚弱说道。

她的生命已所剩无几,她不想离他太远,也不想离开这个跟他共同生活了四年的城市。

李奎刚进屋,便看到素汐煞白着脸色蜷缩在椅子上,额头上布满一层细碎的汗。

“素姑娘,在下不能违背大少爷的命令。”李奎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转瞬即逝。

“我……”素汐话刚出口,咽喉里便涌上一股无法抑制住的热流,“呕——”

她再也忍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那满地的污秽,杂着刺眼的暗红血丝,触目惊心。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