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之最强神卫

第0002章 突破枷锁

此时周子林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中一阵暖流传遍全身,先天十段圆满的力量强度,让他有些陶醉。

但他并没有忘记,此时正在办事。

而且只要自己完成了任务,后面还有更多的奖励等着自己去拿。

当务之急就是找个清净的地方,服下钥丹,一举突破到逍遥境。

有了实力,才有更多的话语权!

这时,身旁的一个中年神卫,一脸神秘的凑了过来,对着周子林问道:“林爷,这件案子看来不简单啊,江夏侯府虽然是大家族,但是向来低调,而且名声极好。”

“武侯爷堂堂逍遥二品真人,即便是君上也对其礼遇有加,竟也难逃贼手,惨遭灭门,这背后定是牵扯复杂。”

周子林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人倒是个老油条。

随即冷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江夏侯府肯定有着让别人灭门的理由,才会惨遭横祸,我现在倒也很有兴趣知道,江夏武侯府到底是因为什么被灭门的了。”

中年神卫看着周子林的表情一怔:“林爷,莫非你知道谁是凶手了?”

周子林点了点头:“自然知道。”

此时,另外一个中年神卫走了过来抱拳道:“林爷,尸体都检查完毕,财务什么的也没有损失。”

周子林摆手道:“这里简单的处理一下,证据什么的不用搜集了,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等大都督回来了,通知我一下。”

周围的神卫,对周子林佩服的五体投地,仅仅看了一眼,就知道凶手是谁了,不愧为大越第一神卫。

周子林所说的大都督是统领神卫的,直属于大越郡国的君主,除了大越君主,没有人能命令大都督。

不过此时大都督外出,至少要天黑才能回来。

这段时间,刚好可以让他将境界提升至逍遥境。

很快,周子林就一个人回到了府邸。

将房门关好后,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了一枚褐紫色的丹药,一口吞服下去。

这褐紫色的丹药便是用于打破自身枷锁的钥丹。

说实话,钥丹并不稀缺,如果周子林想要的话,甚至随时都能搞到一大把。

想要从先天十段打破枷锁进入逍遥境的关键之处在于气的积累。

唯有集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将自身淬炼至凡体极致,使气劲超过人体容器本身所能吸纳的,才能打破枷锁,进入新的天地。

服用完丹药后,周子林便在床上盘膝打坐,运转起之前修炼的不入流功法。

随着功法的运转,周子林很快就感觉到了之前留于体内那股劲气在周天运转下汇聚成滚滚洪流,直奔丹田而去。

随着劲气的不断冲刷,那原本干涸的丹田逐渐被填满。

甚至开始在主动的吸收,一边吸收,一边将劲气提纯。

“滴答!”

劲气竟渐渐地形成一团云雾,随后幻化成一滴滴金色的液体,汩汩的流向丹田四周!

很快,就将整个丹田紧紧包裹住,到最后形成一个类似于蛋状的壳。

这是丹田对于自我的保护!

但周围的液体还在不断的流向丹田。

如此一来,丹田便承受不住越来越多的金色液体了,逐渐开始膨胀,金色的壳开始出现丝丝的裂痕,显然趋近于崩溃的边缘!

随着丹田的异变,周子林感觉整个人筋脉骨骼乃包括血线都被牵动了起来了。

周子林知道,接下来就是打破枷锁的关键了。

“嗤!”

身体的筋脉一条条的断裂开来。

紧接着,身体的血液也开始沸腾了起来。

“啊!!”

全身有如被蚂蚁撕咬的痛感遍布全身,周子林忍不住叫了一声。

“给我破!”周子林怒吼了一声,随后沸腾的血液如同剩下的金色液体有如潮水般的迅猛的朝着丹田冲去。

原本就有些裂痕的金色丹壳立马轰得一声当场碎裂。

一颗金丹冉冉升起,枷锁破了!

随后,那金色的丹壳碎片又化成点点星屑,散落在身体各处,他筋脉,骨骼,血线以及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星屑的沉浸下仿佛跳动了起来。

原本断裂的骨骼开始重新组合起来,筋脉也渐渐的有序并且变得更加的粗壮。一股无比豁达舒畅的感觉由心而发,周子林冥冥中能感觉到整片天地变得更加宽阔了。

甚至他能感觉到自己现在拥有着比原先强大成百上千倍的力量,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说之前他是一头猛虎,会给人一种极具威胁的感觉,那么现在,他就像是一团云雾,让人捉摸不透。

这就是逍遥境!

始是金丹换骨时,人人各自具长生!

从床上跳了下来,周子林活动了下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在起来的一瞬间竟然有如淀粉一般消散在了空气中。

周子林轻笑了一声,知道这是刚才在突破的时候,被体表的劲气所撕碎的。

不过他也没在意,从衣柜里拽出了一件衣裳,扔到院子里的衣架上,随后纵身一跃进院子的水池里。

左右擦洗了下体表的污垢,随后从水池中虚空踏出。

挂在架子上点的衣服在他的意念下立马飞了过来,一番穿戴后,身体运转真气,将身上的水珠和衣服都给烘干了。

周子林又往虚空中踏了几步。

踏空而行,这是逍遥境才有的能力,这也是超凡脱俗的表现。

于高空中俯视着整个大越都城,酒楼、茶馆、商店、药铺等鳞次栉比。

几十里内,周子林甚至能看清楚街上每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都城的最中心,是大越王宫,整个大越郡国的绝对禁地。

周子林能感觉到王宫深处有着几股莫名强大的气势在压抑着。

洞天境么。

周子林心中默然,侠以武犯禁,这就是大越王室能够统治凡俗的凭仗。

不过,现在,我可不是凡俗!

周子林深深看了一眼王宫,随后一跃而下,来到了府外。

王宫深处,一个身着紫龙御袍的老者睁开了眼睛。

“是谁,谁妄想以窥天!”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