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扮猪吃老虎

第14章 吴易出事了!

看着吴易他们不见身影后,我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拳头紧紧捏在了一起,这次绝对是我从小到大受过最屈辱的事情,男人的尊严让我彻底愤怒,我发誓,我要报复吴易,我要给他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不是以后,是明天!

我咬牙忍痛捡起了我的手机,还好只是屏幕摔坏了,触屏功能没坏,我就拿着手机走到学校外面一家玩具批发商城的门口,开始我的报复计划。

我要买个面具,让所有人认不出我,明天狠狠地弄死吴易,但是我现在手里已经没钱了,所以我就打开了手机微信,拿出了之前那个张昊给我的那张他给我的电话号码,添加他为好友。

没一会,对面终于同意了请求,昊哥的昵称叫渣男007,头像是一个瘦子和胖子拥抱的图片,我还没发消息,那边的昊哥就问我是男的女的。

我汗了汗颜,就说我是男的。对面就说男的有什么好聊的,我删了哈。我赶紧说道别删别删,我是张日天,你给我号码那个。

对面沉默了一会,发道:哦,我想起来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我想了想,变坦诚说道:昊哥,我想找你借笔大钱。

对面先是发了个惊讶的表情,没想到我这么直接吧,然后问道:你很缺钱?我赶紧发了个恩,然后说道:我想找你借5块钱,买些东西。

对面又沉默了一会,发了一串省略号,好像有些无语。我心里一慌,想想好像我问别人借5块钱这个数目确实太大了,换我我也不能接受啊,平时我们初中班群发红包玩都是一分一分,哪有人舍得发1角钱以上的,能借个5分钱买糖吃就不错了。

我就发了个消息说道:昊哥,你要觉得不可以就算了,我自己弄去。这时对面也发消息回来了,说道:张老弟,你这玩笑开的属实有点大啊,不是昊哥我不借你!

然后只见昊哥发了一个红包来,我赶紧点开了,这不点开不要紧,一点开吓一跳啊,里面足足有500块之多,绝对是我有史以来借过最大的一笔钱,我腿脚一哆嗦差点摔在了草地上。

不过激动归激动,不该要的钱我是肯定不会要的,我呢,就用加减法把多余的钱给减了,500-5=490,点了点头,我就把那490块给昊哥发了会去,说道:昊哥,你这样就是看不起小老弟我了,这钱我不能要,10块钱改天还你,我先下微信了啊。

昊哥发了个OK的手势,也没有强求,说那行吧,十块钱什么时候还他都可以,让我先忙,真到了缺钱走投无路的时候去芳华会所找他。

我发了个谢谢,然后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玩具店,现在借了10块钱,我张日天也是有钱人了。

我看了看周围,果然有面具买,我就问了问玩具店的老板娘最近流行什么动画片的面具,老板娘看见我这么大个人了还来买玩具,愣了愣,心想我不会是智障吧,反应过来之后给我介绍道最近流行铠甲勇士啊,蜘蛛侠啊之类的,让我自己挑选,面具价格都不贵。

我点了点头,让她先忙去吧,然后便挨个带头上挑选了起来,然后在镜子面前照着帅不帅,只不过我挑了半天还是感觉这些面具都好傻,还没有早上那个塑料袋头套好看呢。

索性我也就不挑了,随便选了个凶恶的怪兽哥斯拉面具,最终以5块钱高价买下了这个面具,还有5块钱留着明天吃早餐,今晚肯定是要饿肚子的了。

我走到了一中附近的那个大广场,地下室里面有个挺高档的网吧,我就走了进去,把手机递给了网管,找借口让他帮我充下手机电,手机能开机了我再来付钱上网,然后我就找了个松软的沙发睡了下去,翘着二郎腿。

还好网吧比较吵闹,那些人嘴上喊着打打杀杀的,第二天早早的我便被吵醒了,我就走到吧台把我的手机取了回来,网管问我不是要上网吗,我就说突然不想上了。

网管当即就怒了,说那你他妈的来充什么电,害老子一天没冲,说完就拿出了吧台的鸡毛掸子要打我,我赶紧跑远了。

我跑到一中门外用仅剩的5块钱吃完了几个包子,学校刚开门我就走了进去,早早埋伏在自行车棚的草丛里,手里搬着一块超级大石头,今天吴易是死定了,我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果然,等了快半个小时,吴易自己一个人骑着高档死飞自行车来了,早上他身边是不可能有小弟的,我在草丛戴上了面具,冷笑了笑,来了就好,这次他妈的弄死你!

只见吴易刚来到车棚,准备停下车,我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手里高高举着那快一百斤重的巨石,准备往他头上砸去,大喝道:“吴易我罩你妈!”

吴易瞪大了眼睛,暗叫了一声不好,赶紧就想把自行车转头跑,但他哪里反应的过来啊,只见那块巨石瞬间砸在了吴易的脑袋上,丝毫不怕出人命。

吴易啊的惨叫了一声,连人带自行车一起倒在了地上,脑袋都流血了,双手抱着头大喊救命,但我现在已经杀红了眼,我又想到了昨天吴易欺负我拍我光照的时候,勃然大怒,我又是一巨石再次往他头上砸去!

这次我听到了咔擦一声,好像吴易的头骨都被我给砸碎了,吴易眼皮一沉晕死了过去,我赶紧把巨石扔掉,从他裤兜里掏出了昨天他拍我的手机和钱包。

我先是把我的那个破视频删掉,松了一口气,把手机扔回了吴易身上,然后我又清点了一下吴易钱包里面的钱,竟然足足有3000之多,这绝对是我从小到大见过最多的钱,我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带钱包一起收进了我的口袋里,谁让吴易昨天抢我的钱呢,这就是报应。

做完这一切后,我便找个没人的地方摘下了面具,然后去操场跑步几圈散散心,想想刚才我把事闹得这么狠,我还真是有点怕吴易死了的,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想这些。

果然,刚到上课时间,我回到教室后,班上已经炸开了锅,纷纷在聊着:嘿嘿,你们知道吗,就在刚才,吴易在车棚被人打了,据说是一个戴面具的人干的,吴易的头都被砸扁了!流了一地的血,据说死了!

我心里一惊,赶紧抓住了那个戴眼镜的同学,叫刘冬冬,这几天我也认识了他,我就激动的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吴易死了?不会吧?”

要真是吴易死了,学校和老派就算查不出是我干的,我心里也闹得慌啊,毕竟我现在还是个毛头大的小子,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沾上人命这种东西。

刘冬冬愣了愣,可能我把他抓疼了吧,刘冬冬赶紧把我的手给拍了下来,不满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激动,又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干的?废话,当然是我干的了!但是我怎么可能敢跟他们随便说?

我赶紧说了句不好意思,是这个新闻太劲爆了我没忍住,然后拍了拍刘冬冬的肩膀,试探性问道:“东东,你说吴易真的死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