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嫡女无敌

第二章 故人初见

两日后,一条斜阳山间小径上,遥遥的传来一声声轱辘声音,徐然的行驶着一辆旧马车,一位青衫女子,目光淡然的驾着马车,少女清丽的容颜里,却有一种异于同龄人的睿智与优雅。

被赵嬷嬷丢弃荒野的这两天,方锦找了一处山洞养病,眼下身体已完全恢复,于是她独自驾马车回方家。贱人想要她死,哪有这么容易。她可要回去好好“报答”她们呢。“吁——”

远远的一队军马奔腾而来,方锦没有靠近,只一眼,便认出了那队军马最前面的高贵的身影。手中的马鞭,倏然收紧,指尖捏的微微泛白。

百里澜!

是他!没想到才重生没几天,就遇见了“故人”。百里澜,他算是百里穆一路登基史上最强劲的敌人。为了皇权,两个人可是斗得你死我活,次次都是棋逢对手,回回都以平局结束……

一点一滴的回忆涌动上来,百里澜那双散漫不羁的眸子,有时却又气势凛然的高贵,一直都让她看不透这个男人。方锦算算时间点,这个点,正是百里澜剿匪归京的日子,看来他的归来,势必京都又要一番动乱了。

方锦面上沉默着,心中的激动涌了出来,看见熟人的感觉,真是别有滋味啊。

方锦心内冷笑,如果不是她已经经历过一次,而现在,她只感受到了阴谋飘来的味道。

不过,回去才好,回去了她才能把他们一个个踩在脚下不是吗?

方锦慢慢的,唇角上扬,勾出了重生以来最大的一个微笑,扬手挥鞭,继续驾车前行。

“站住!”

军马最前的哨兵,看见了方锦的马车,见她没有自行绕道,更没有下跪,便喝令住方锦。

清淡如风的星眸微抬,方锦的从容淡定,令众人簇拥着白色骏马上百里澜俊眉一扬,清朗而不失威严的声线缓缓响起。

“姑娘为何一人行走山间?”

面前的青衫女子,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细长秀丽的眉,略挑了一下,星眸里似有或明或暗的流光闪过。

“七殿下若是管闲事,再不快点赶回京都,身上的“七杀”,可就毒发了。”

清清冷冷的声音,叫军官们一愣,却在百里澜的心里,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她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中剧毒的?

百里澜凉薄的唇线,此刻紧紧抿着,一会儿,微眯着的眸子里,掠过一道幽光,“姑娘提醒的是,不知姑娘可有解毒之药?”

他的确是中了毒,这个毒名叫“七杀”,中毒七日后,才会毒发,浑身溃烂死亡。但是这个毒的解药方子他有,此次提前回京都,就是回府解毒。

只是,为何面前这女子会说,他再迟一点回京都,就会毒发呢?她既然能看出自己中的毒,那应该明白,药方上的药都是些常见的药材,京都的回春堂都有。

现在离京都还有两日的脚程,他才中毒两日,离毒发时间还够远,如何担心回京都解不了毒?

难道说,他此次回京,拿不到药材?百里澜眸色暗沉了几分,若是有人想让他死,只需悄无声息的在他回京之前,毁掉“七杀”解毒药方上的药材,便可以了结他的性命。

幽长深沉的目光,落在面前的青衫女子上,只见她始终面色淡淡,如水的眸子里,没有一点喜怒哀乐,明明是一张清纯豆蔻的少女容颜,眸光里,却含着茫茫的苍凉和沉寂之色。

“附子,茭白,蟹灰,华木子,壁虎干,是七杀的另一个解药药方。”绯色淡薄的唇线,牵起一道微光的弧度,方锦不紧不慢的说出一个一个药名。

脑海里,响起从前那个俊美邪肆的男人百里穆的声线,动听而又低沉,在她耳畔回荡,“锦儿,此次百里澜回京,必然急需七杀药方上的药材,可是那些药材尽数被本太子销毁,他这次算是栽在我手上了!”

她那时,被他紧紧搂在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不由得问,“七杀只有一个药方可解吗?”

百里穆唇边扬起冷酷之极的笑,“七杀还有另一个方子,可是他不知道。”

方锦迷茫着眸子,看着百里穆贴身的衣兜里,掏出一张药方,冷笑着给她看,在她惊讶的目光里,华美修长的手指轻扬,药方瞬间飞灰湮灭……

蓦然,收回飘飞的思绪,方锦恢复了淡然的神色,悠然的眸光,唇角勾起一抹清淡的笑容,直视马上百里澜略带思索的眸子。

“药方给你了,民女可以走了吗?”

“放肆,没有殿下的准许,你不可以离开!”百里澜旁边的军官李威,刚毅的棱角刻板的皱着,声音中气十足。

在他看来,一个山间小路上,他们碰见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瞧着她的谈吐,举手投足之间,也不像山野村姑,还独自一人驾着马车,身份着实可疑。

“李威。”百里澜一挑眉宇,制止了李威,略带警告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叫李威只好闭了嘴。

“素闻七殿下,喜好结交江湖术士,绿林好汉,为人正直豪爽,可民女今日一见,却也不尽然如传闻一样。”

星眸染上少许的失望,方锦轻轻摇头,“果然,行走江湖,仗义行事要不得,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都是假的,是小女子眼瞎耳聋,没有一双慧眼识得好人。”

“抱怨完了?”百里澜唇角微扯,打断了她,只觉,要是叫她继续说下去,自己就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出尔反尔的大恶人了。

真真狡猾的女人!

“你可以走了!”

掠过一道不易察觉的欣喜,方锦平静的收回手,素手微扬马鞭,马车轱辘轱辘的,摇摇晃晃的朝着京都的方向驶去。

瞧着那抹素净的青衣随马车远去,百里澜冷幽的眸子眯了眯,薄唇忽的启开,一声极有穿透力的清喝随风飘去。

“敢问姑娘芳名?”

遥遥的,响起一声轻笑,清雅悠悠,末的飘来了一句极有佛理的话。

“有缘自会相见。”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