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8章 皇庭酒店的偶遇

虽然是凌晨,但大学城的夜市依然人山人海。

“这是我新领养的男神,”隔壁桌几个女大学生撸着串,叽叽喳喳,其中一人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本财经杂志,指着封面上容貌俊美,气势威严冷峻的男人,说,“帅吧?他可是国内最近名声大噪的钻石王老五,不仅有颜值,而且身价高得离谱,妥妥的高富帅第一人。”

温沫离微微一瞟,就被嘴里的鸡肉哽了一下。

天,连在这种地方都能出现如风的照片?

骨头卡在喉咙,她难受的拼命咳嗽。

“很少见啊,你也会这么狼狈?”秦晟空出一只手,递了几张纸巾给她,隽秀的容颜上流露出几分玩味儿,几缕碎发盖过额头,少了几分纯真,多了些许诱人的不羁,一件简约风的亚麻色短T,衬着他的身形更显偏长精干,这闹哄哄的夜市显得格格不入,自然也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味道放得太重,不小心呛到了。”温沫离借着喝水的动作,巧妙避开Boss的眼神。

她没有把握能在秦晟眼前伪装到滴水不漏。

“这样吗?”秦晟可爱的歪了外头,温沫离甚至听见隔壁桌的女学生猛咽口水的声音。

“Boss,注意你的形象,”她果断转移话题,不想秦晟在揪着自己的失误不放,“如果你还想完好无损的离开,请控制一下你的个人魅力。”

永远不要小看脑残粉,她们的战斗力一旦爆发,是很惊人的。

“你是被我迷倒了?”秦晟呜嗷一下,咬了口串,“虽然我的心给了吃的,可是安娜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温沫离没有当真,似笑非笑:“你还是继续发扬专情的优点吧。”

“真可惜,人家还想和安娜试试呢。”绵软的嗓音,能把人的骨头酥碎。

陪着他吃了一整条街,温沫离有些困了,上车后,问道:“你住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去。”

“不收留我吗?”秦晟餍足的靠在后座上,“比起酒店,我更想和你住在一起呢。”

住在一起?

温沫离想拒绝,可略一思考,又犹豫了。

Boss来C市的目的不明,是不是真为了美食比赛,不好说,如果能就近监视,他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能知道。

“如果你不介意睡沙发,我没意见。”她退了一步。

“完全不介意哦。”秦晟笑得像只偷腥得逞的猫,但温沫离很清楚,在他无害的外表下,掩藏的是怎样凶残的本性。

回到家,秦晟要走了一床被子,缩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开始搜索C市的各种名小吃。

温沫离匆匆洗完澡,就进了米小琪的房间,并排放在床尾柜子上的是一个个装满福尔马林,并泡着各种恶心块状物体的储存器。

米小琪带着白手套,坐在显微镜前,见她进屋,指了指扔在床上的电话。

数量惊人的短信,塞满了她的信箱,来自的是同一个号码。

温沫离勾唇微笑,一条条看了下去,然后回复道:她睡了。

邢天佑再也没有了动静,幽深的眸子缓缓低垂下去,薄唇紧抿着,瘫坐在沙发里,从手机相册调出加锁的照片。

看着一张张她笑靥如花的单人照,心情有些不爽,惩罚性的戳了戳某人的脸蛋,随后,匿名登录上某论坛,发帖求助。

《和老婆吵架,老婆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在线等!》

网友的回复七七八八,都是些深夜的潜水党,有说让他低头道歉的,有说让他拿出男人的魄力,直接杀上门去的,也有人说,不知道来龙去脉,无法正确分析。

邢天佑简短的把事情说了一遍,特地强调,老婆回娘家,已经睡着了。

于是,帖子里的画风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为楼主点蜡,你的媳妇明摆着不爱你好么?小两口吵架,哪有女人能心平气和睡觉的?”

“楼上+1,楼主节哀。”

“必须分,这种女人不能忍。”

……

看着一同口径的网友回复,邢天佑恼了,一把丢掉电话,气冲冲回到次卧,昨晚的单人床他交代搬来这里,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躺在床上,嗅着残留着她体香的被子,邢天佑心想道:什么不爱,他的老婆心里只有他一个!以后说什么他也不要再登所谓的爱情网站了。

第二天一早,邢天佑开车上班,出门时,吩咐保镖去林泫苑买两份早餐送到米小琪家,虽然他更想亲自去,但陆子齐的劝告他不得不放在心上,哪怕再想冲到她跟前,抱抱她,哄哄她,在小狐狸没主动联络他之前,他只能憋着!

来到公司,命令助理召唤各高管到会议室开会。

“用最快的速度收购这家网络公司。”

高管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懂总裁一大早闹的是哪一出。

“老板,”企划部的部长简单查过网络公司的注册资料,说,“这家公司规模很小,除了延伸的论坛有一定数量的用户外,并没有太大的前景,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成形的网络公司,短时间内能收购到位?”邢天佑冷冰冰的反问道,犀利的目光直刺向提出反对意见的高管。

企划部部长满头冷汗,瑟缩道:“我会尽快拟定方案,和公司方面进行接洽。”

“嗯,速度要快。”他一秒钟都不想看到这个该死的论坛!敢唱衰他和小狐狸的关系,简直是找死!

会议结束,一头雾水的高管们三五成群的出去。

助理魏明看了眼一身冷冽,气势异常冰寒的总裁,犹豫片刻,说:“老板,莫氏有消息了。”

黑眸一转,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向他逼去。

“对方说,可以就与我公司的合作进行再一步协商。”这两天,他几乎快把莫氏秘书办的电话打爆了,终于等到莫氏掌权人松口,“是今早八点得到的回复,莫总在皇庭酒店定了位置,约定的时间是今天晚上六点。”

邢天佑微微蹙眉,莫氏前前后后的态度变化得太快,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手指轻轻敲击着会议桌,极有规律的声响,如同敲打在魏明的心口上,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十分不安。

“告诉莫氏,我会准时赴约。”沉寂一会儿,邢天佑才同意了这次的邀约。

食物的清香飘荡在公寓客厅里,温沫离素面朝天从房间出来,就看见秦晟坐在餐桌旁,如狂风卷动残云,消灭着桌上的外卖,动作利落,却丝毫不影响他优雅的气质。

大清早就看见不欢迎的人,真是让人心情美妙不起来。

温沫离暗叹道,目光扫过包装袋上印好的LOGO,心顿时乱了。

这家餐厅名气不大,但厨师做的口味,却很合她的心意,这三年她时常会去照顾生意。

组织一直在密切监视她的动向么?

温沫离隐隐有种不安感,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秦晟,紧张的抿了下嘴唇:“我不怎么饿,你慢慢吃,我去睡个美容觉。”

“好啊。”秦晟伸手一捞,将那份留给她的外卖揽到怀里。

温沫离径直回到房间,拨通米小琪的电话。

这个时间,她应该在上班的路上。

“外卖?”听说她的目的,米小琪翻了个白眼,“那是某人找人送来的爱心早餐,我正好要去上班,就放桌上了。”

当然,对Boss她说的却是东西是她私自订好的。

“这点小事,也值得你慌了阵脚?”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性格。

这一点,温沫离何尝想不到?只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草木皆兵,深怕任何一个不经意的举措,都会给那个人带去杀身之祸。

危机解除,她用平板登录邮箱,翻找出病人的资料,并一一交代,最近有私事要忙,所有的治疗课程暂时停止。

现在,她只希望把某个不请自来的危险人物照顾好,快些送走这尊大佛。

秦晟昨晚就选定了几家市内的知名的餐厅,等温沫离化好妆,戴上波纹大卷假发,便陪他出门了。

两人出双入对,倒也没引起保镖的疑心,他们得到的情报只说公寓里住着两个女人,可没说还有一个外来的雄性生物。

邢天佑原本和婚纱摄影店敲定,今天会带着人去挑选主题,一场争吵让他昨天的准备化为泡影,看着毫无动静的电话,一张脸拉得老长。

“人现在在哪儿?”没有追踪器,他只能通过保镖确定温沫离的位置。

“还在公寓没有出来。”保镖谨慎的说道,“和夫人同住的房东,早上就离开了。”

她现在一个人待在公寓?

邢天佑有些心痒,他蓦地闭上眼睛。

不能急,要等到小狐狸彻底消气才行。

“继续盯着,动作隐秘点,不要被她发现。”他命令道,将心头快要喷发的思念压下,迅速处理起堆积的文件。

夕阳西下,美丽的晚霞将这座繁华都市笼罩着。

正值下班的高峰期,车流拥堵,街上行人匆匆,看着缓慢爬动的出租车,温沫离扶了扶额:“确定不要换一家?照这个速度,五点半估计赶不到酒店。”

“不行哦。”秦晟轻轻摇晃手指,“皇庭酒店一个月才会有一次新菜品的推出,错过了这次,就要再等一个月了。”

“你可以选择私人订购。”温沫离建议道。

一抹算计的坏笑染上唇角,很快,又隐去了:“菜品要在刚对外推出的时候吃,才最美味,你不觉得和很多人抢一份美食,是很有趣的事情吗?”

在无数人的哄抢下,成功取得美食,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事了。

“并不。”温沫离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她真的搞不懂吃货的世界。

整整堵了快二十分钟,停滞的车流终于被疏通了,出租车飞速穿过街道,在五星级皇庭酒店外稳稳停靠下来。

朴素的出租车和停放在四周的名贵豪车一比,显得黯然失色。

温沫离戴上墨镜,慢吞吞结款。

“安娜,快点啊。”秦晟已经优哉游哉的晃进金光灿烂的大堂,停下脚,偏头朝她招手。

“来了。”温沫离无奈的跟了上去,却在这时,余光突然瞥见缓缓驶来的那辆纯黑系法拉利。

愕然的目光透过挡风玻璃,与坐在驾驶座上面色冷峭的男人直直撞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