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6章 Boss出没

杨氏的事务还需要邢天佑处理,他再不想离开这间爱的小屋,也不得不出门。

“真的不想送送我?”邢天佑站在玄关,可怜兮兮的问道。

“担心路上不安全,楼下的保镖随你挑。”温沫离盘腿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和病人进行线上交流。

他的魅力居然比不过一个电话!

邢天佑一阵不爽,不动声色的扯乱领带:“这东西怎么这么难弄?”

听到他的抱怨,温沫离终于舍得分心看他。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现在竟然略显无措的站在那里,笨拙的打着领带。

她心下一软,放下手机朝他走了过去:“我来。”

视线微微扫过领带上的褶皱印记,她就了然了。

好笑地瞪了一眼昂着头,专心享受的男人,不经意的问道:“怎么弄的?刚才还很整齐。”

邢天佑有些心虚,但神色却比谁都无辜、迷茫。

“没有吧,也许是洗碗的时候,不小心弄散了。”

“是吗?”语气十分意味深长。

邢天佑坦荡荡的回视她,格外气定神闲。

小样,装得真像。

温沫离有些好笑,完成手里的工作,轻轻拍了拍他的胸口:“搞定……唔!”

没有合拢的红唇遭到他的突然袭击,如狂风骤雨一般的吻,砸散了温沫离的理智。

“真不想去公司。”炽热的视线落在她艳红的嘴唇上,低低呢喃道。

“快去。”温沫离扭身挣脱他的怀抱,伸手打开门,一把将人拽了出去,然后在他惊愕的目光下,关上房门。

摸摸肿起来的下唇,温沫离深深觉得以后不能太纵容他了,这样下去,早晚会累死在床上。

脱去毛绒脱鞋,盘着腿重新坐下,脸上的粉色红晕退了下去,利落拆掉手机电池,检查内存卡芯片。

“果然是这样。”

在她手心的这枚芯片上嵌着一块体形轻薄的金属磁片。

半小时以后,一个带着黑色运动帽,身穿大码风衣身材略显臃肿的女人拎着垃圾袋,从公寓后门离开。

楼下花园里的保镖起了疑心,但在拿出追踪手机后,确定目标源待在楼上静止不动,便打消了怀疑。

“师傅,开车。”温沫离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米小琪的家。

开车的老司机看了看后座上脱下两层毛衣的女人,脸色变得很是奇怪,那眼神仿佛看到了精神病院里刚逃出来的疯子。

这么热的天,居然有人会穿毛衣?

受惊过度,司机一脚轰上油门,只想着快点把人送到目的地。

今天是米小琪的休息日,以她死宅的科研精神,多半会待在家里进行生物研究。

温沫离开门下车,坐电梯来到门口。

门刚打开,她精致的小脸不禁流露出丝丝委屈:“宝贝~”

米小琪微微一愣,用身体挡住开启的门缝,向温沫离使眼色。

这么多年的交情,她们早就有了超乎寻常人的默契。

接收到她的暗示,温沫离当即说:“抱歉,我走错门了。”

她扭头就想要离开。

米小琪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伸手关门,可这时候,她的背后突然有危险的气息靠近,虽然只是缓慢的脚步声,却依旧让她下意识戒备起来。

“安娜,好久不见了。”少年雌雄难辨的中性嗓音,绵软得像猫儿的低吟,一米八的身体似乎没有骨头,软绵绵靠在米小琪的后背上,精美的下巴抵着她的肩头,一双纯真、清澈的棕色眼睛,擒满了惊喜的笑意。

可在外人耳中性感动听的声音,却让温沫离浑身僵住,血液如冰冻了一般,心底深处窜起恐惧的寒意。

这下难办了。

米小琪心想道。

“进来坐啊,”少年伸出了那只染着白色蛋糕渍的手,纤细而修长的手指在温沫离猛缩的瞳孔中无限放大,像是一条进击的毒蛇。

微微抚额,不着痕迹的躲开他的触碰:“Boss,说了多少次,吃完东西一定要擦手,你敢稍微注意一下个人卫生吗?”

越过两人,温沫离貌似自然的走进客厅,看着丢了一地的零食口袋,以及玻璃茶几上堆如山高的美味小吃,她同情的看向米小琪。

以她洁癖的程度,待在这种环境确实是委屈她了。

“太久没来C市,我想念这里的小龙虾了。”少年舔舐着指尖上的奶油,赤裸的脚缓缓走到沙发,坐了下去。

撕拉一声打开一个薯片包。

“要吗?哈密瓜味的。”

温沫离一脚踢开碍事的包装袋,说道:“我喜欢烧烤味。”

“一会儿下楼买。”少年呜嗷地长大嘴,一仰头,袋子里捏碎的薯片倾泻出来,一股脑全进了他的嘴里,腮帮可爱的咀嚼着,“刚才干嘛不进来?你不是来找小琪的?”

“她开门的脸色那么难看,我以为打扰到她工作了呢。”温沫离无辜的摊摊手,“没想到,Boss也在这儿。”

“Boss是来C市吃吃喝喝,顺便探望故友。”米小琪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是因为发现了如风的行踪,特地来实地探查么?

温沫离吃了颗定心丸,笑道:“准备待几天?公司没有你在,当心闹得人心惶惶哦。”

“如果我不在,他们就做不了事了,”少年摇了摇空掉的薯片袋,随手一抛,外包装精准的投入墙角的垃圾桶里,“那他们还是去死好了。”

口吻像极了情人间的情语,但温沫离和米小琪都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三年没见,Boss还和以前一样啊,”温沫离柔柔的笑了起来,“这么任性。”

“有吗?”少年瞪着一双干净的眼睛,说道。

“一点没变。”她给出了肯定答案。

少年如同得到了赞美,不由得展颜轻笑:“安娜也是啊,和过去一样好玩,不过是安娜的话,说什么都是可以的,你知道,对你,我是不会生气的,就算你说我任性,也是哦。”

“Boss,我不约。”温沫离敛去了唇边的弧线,严肃道。

“那可不行。”少年跳了起来,背着手朝她走近,眉眼弯弯的,说,“我可是为了见你,坐了好久的飞机,刚从阿拉斯加过来,就赶着来见你了,就想着你带我四处逛逛呢。”

“觅食的话,得晚上才行。”温沫离太了解这位曾经的Boss的深度吃货属性,“C市最地道的美食,都在夜市里。”

“唔,”少年略显遗憾,“好吧,为了我可爱的美食,我就再忍耐一下,晚上我找你哦。”

拍拍她的肩膀,少年穿上鞋打包了桌上的食物准备离开,走时,还笑吟吟冲米小琪抛去一个飞吻:“多谢款待。”

门哐当一声合上。

温沫离如瞬间被抽空了力气,双腿发软的瘫在沙发上,背后冷汗打湿了衣服。

“Boss竟然会出现在C市。”

“今早到的。”米小琪拧着眉毛说,嫌恶的看着留下一地的垃圾,“真像他的作风。”

就算过了三年,这土匪的行为也是没变。

“他是为如风来的吗?”这是温沫离最深的恐惧,如果被组织知道如风还活着,以组织的手段,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抹杀。

“怕了?”米小琪冷冷的激将道。

“怎么可能不怕?”温沫离少见的坦白,她几乎每隔一两月就会变换住所,三年来从不敢在人前露出任何一点对刑氏总裁的关注,就是担心会引起组织的怀疑,“他不会无缘无故来的。”

米小琪抿了下嘴唇,很瞧不上她这副脆弱的样子,走到卧室取出平板电脑,调出一则新闻。

“小龙虾美食大赛?”温沫离翻了个身,把内容通读一遍。

“他的来意很有可能是为这个,市政宣传局昨天刚对外宣布这件事,为了美食,别说是从阿拉斯加飞来,就算他在南极,也能想到办法参加。”组织里谁都知道,Boss对美食的钟爱程度,可以用痴迷来形容。

“别忘了,他是能为了一点阿尔玛斯鱼子酱,差点落到国际刑警手里的人。”

听米小琪说起旧事,温沫离不由得笑了,可笑过以后,心情仍旧好不起来。

“我想搬回来住。”继续和如风走得太近,他暴露的危险只会更大。

“他会同意?”米小琪眯了眯眼。

“不同意也得同意。”温沫离果断的说道,“我宁愿他误会,也不想冒险。”

“如果能搞定他,我没意见。”就怕那个人不会这么好说话,“乔迁的第一天,你跑我这儿来做什么?”

温沫离微微低垂下头,苦笑道:“现在没事了。”

之所以来,只是害怕如风现在紧迫盯人的手段,会被组织察觉,调查到他身上,让他还活着的秘密曝光,所以想和小琪商量一下对策而已。

她不说,米小琪默契的不再问,感情这回事,不管她们的私交多好,都很难插手,而且她相信这个女人自己能解决。

“起来。”米小琪硬梆梆的说道,“这些东西你想让它遗留多久?”

“对一个受到惊吓的弱女子,你这样使唤真的好吗?过分!”温沫离噘着嘴,撒娇般嘟哝起来,但她还是乖乖的帮了把手。

收拾好客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温沫离回到公寓,就看见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慵懒、冷冽的身影。

“下班这么早?”换好拖鞋,温沫离主动凑了过去。

“去哪里了?”邢天佑随手打开沙发旁的桌灯,橙黄的光晕映衬得他俊朗的面庞更加富有魅力,问话时,他的语气很冷,甚至能听出那努力克制的怒意。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