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4章 老婆你家暴

夜幕降临,市中心医院住院部VIP病房外,莫氏集团秘书办首席秘书张安风尘仆仆的从电梯里疾步走出。

“老板。”

正在处理文件的莫子淳微微抬头,看了眼病床上睡得香甜的弟弟,合上笔记本来到走廊上。

“查到了?”

“根据电脑描摹出的画像,已经查到白天在电玩城与二少动手的人是谁。”张安从公事包里取出一张薄薄的打印纸递了过去,“我找到电玩城的保安进行核对,对方说人就是他。”

莫子淳匆匆一看,修长的手指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黑边眼镜:“邢天佑?呵,居然是他。”

这声冷笑吓得张安后背有些发凉:“要对刑氏提起诉讼吗?”

“刑氏律师团可不养闲人。”更何况,除了这份画像,他手里没有更多的直接证据,要想打赢官司,难度太高了。

“那……”张安吃不准他的意思,以老板对二少的重视程度,会轻易放过邢天佑?怎么想都不可能。

“终止刑氏的所有合作,查一查他和温沫离到底是什么关系。”莫子淳随手将打印纸揉成一团,冷冰冰命令道。

“您怀疑,温医生是受到刑氏的聘用,故意接近二少?”张安猛抽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这样,刑氏的目标恐怕不光是收购杨氏正式打入国内市场这么简单,也许还想在房地产界占据一席之地,可这也说不通啊,对方突然对二少动手,不是打草惊蛇,有意和莫氏交恶吗?

莫子淳俊朗的容颜紧绷着,镜片后,一双狭长锐利的鹰眼充斥着漫天寒霜。

不管是出于私人恩怨,还是另有目的,敢伤害他的弟弟,就算是刑氏总裁,他也要扒下一层皮来!

刚吩咐助理买下杨氏附近顶层跃层式公寓的邢天佑,浑然不知一场危机即将到来,他正爱不释手的搂着温沫离的细腰,贴在她的耳边,和她说悄悄话。

“别板着脸了,笑一笑嘛。”

从听说他们爱的小居定在和杨氏同一条街以后,她的脸色就没好过。

温沫离瞪了他一眼:“买房之前你能先和我商量吗?”

“和你商量,你会答应?”邢天佑问得十分理直气壮,“这里地段好,采光也不错,而且……”

“一出门就能直达杨氏,对不对?”秀气的眉高高挑起。

被看穿了小心思的邢天佑也不心虚,坦荡荡的点头:“对,以后你想我了,可以随时来公司找我。”

送送午饭,接他上下班,光是想着这同进同出恩爱到不行的画面,邢天佑就心痒痒,微刺的胡渣在她柔嫩的脸庞上蹭来蹭去。

温沫离展颜轻笑,小手不着痕迹的移动到他的后背,用力一拧。

“唔!”

“好玩吗?”她笑得格外动人。

邢天佑可怜巴巴的说:“老婆,你家暴。”

“……”刚指挥完家政员把屋子重新打扫一遍的助理,一来到玄关,就听到自家Boss这句委屈意味十足的撒娇,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温沫离把身边如连体婴般的男人推开:“你们聊。”

再次遭到抛弃,邢天佑开始咬牙切齿,尤其是某个瓦数太大的电灯泡,头一个成了他枪口对准的目标。

助理欲哭无泪,瑟瑟道:“老板,事情都做好了,定制的家具明天早上送来,厨房里购买了新鲜的水果、蔬菜,楼下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中式餐厅,您和夫人有任何需要,都能满足。”

一声夫人叫得邢天佑雀跃不已,阴云密布的脸色成功转晴。

助理松了一大口气,可下一秒,就听见他不悦的声音响起来:“做完了,你待在这儿干什么?”

“我这就走。”助理点头哈腰着,临走时,顺道把请来的家政一起带走了。

温沫离谨慎的检查过这间二居室公寓,窗外每一个可以伏击、监视的地点都被她记录下来。

身后忽然有人靠近,她立即警觉,迅速转身出击。

“老婆,对待老公能温柔点吗?”大手包裹住她的拳头。

为什么别人家的媳妇总是柔情蜜意,乖顺可爱,他家的,却总喜欢乱用暴力啊。

“你喜欢温柔的?”温沫离反手擒住他的胳膊,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一眯。

“我只喜欢你。”邢天佑缴械投降,松开手,身体瘫倒在后边的单人床上。

在米小琪家里的时候,他就吩咐助理火速找寻房源,除了家电齐全,距离杨氏够近,额外的另一个要求就是必须要有单人床,虽然明天定下的双人大床就会送来,可能够和他的小狐狸肌肤相贴的挤在一张小床上,就算是一晚,也值了。

“老婆,抱抱。”邢天佑摊开双臂,用勾人的眼神示意她赶快过来。

温沫离懒得这只又精虫上脑的发情犬,踢踢他的小腿,说:“起来,去洗澡。”

“不要。”邢天佑打了个滚,麻利的脱掉外套,价值不菲的阿曼尼西服被他当作垃圾随手扔到地上,衬衫的排扣全都崩开了,曲线完美的性感胸膛,刻着一条红印,双腿一蹬,半个身子钻进了白色被褥里,只露出双肩以上的地方。

看着某个浑身散发着‘正面上我’信号的家伙,温沫离有些脑仁发痛。

“老婆……”呼唤低沉充满了情欲。

温沫离的耳朵似乎都酥麻起来:“叫什么叫?躺好,我给你擦药。”

客厅的茶几下边,有助理留下的简单药箱,装的都是家中的常备药。

“你的助理挺细心的,我刚才去厨房看过,锅碗瓢盆一样也没少。”能在这么赶的时间里备好这些必需品,简直是人才啊。

“明天我给他加薪。”才怪,邢天佑默默补上了一句,安娜都没当面夸过他呢,忽然间,他觉得自己好可怜。

趁着温沫离去做夜宵的间隙,邢天佑一通电话直接打到了陆子齐那里,睡眠模式刚刚开起的陆子齐,一看是这尊大神的电话,只能压下睡意接通。

“你家那位又怎么你了?”不用猜也知道,这么晚打电话来,肯定是在那个女人手里吃瘪,要求外援支招。

“她对我很好。”邢天佑护犊子属性全开,他家安娜是最好的。

“所以大少爷,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告诉我她有多好?”陆子齐嘲弄的问道,好?上回是哪个蠢货被关在门外求他帮忙的?这也能算得上好?

邢天佑眯着眼睛看着屋外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握住听筒低声说道:“怎么才能让她夸我?”

“咳!”陆子齐差点没被水呛死,“哈~堂堂刑氏总裁居然沦落到求女人夸奖的地步了?”

“没人爱的你,懂什么?”邢天佑反唇相讥。

深深被秀了一脸恩爱的单身狗表示,如果爱情能把人的智商拉到欠费的程度,做钻石王老五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们不是新婚吗?制造点浪漫的惊喜,让她感到幸福甜蜜啊,多简单的事。”陆子齐真心的建议道。

邢天佑一听陆子齐这话,就悟了,结束通话打开网页在各种论坛上搜集为女朋友制造惊喜的千百种教程。

《爱她就要给她最浪漫的婚礼》

《买买买!女人抗拒不了的奢侈品》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

他看得太认真,连温沫离端着夜宵进屋也没发现。

手机屏折射出的微弱光晕,照射在他冷峻精湛的面庞上。

都说专心做事的男人最美,温沫离这一刻真切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谛。

“在看什么?”把吃的放在床头,挨着他的身边坐下。

邢天佑立即调到主页,调出公司文件打开:“公司有点事要紧急处理,已经弄好了,你做的是什锦炒饭?”

圆盘里飘逸出的熟悉香味,馋得邢天佑食欲大开,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他工作得太晚,安娜都会备上一碗炒饭,一杯热牛奶给他当夜宵吃。

味道没有任何改变,依旧是那么的熟悉。

米饭里冒出的热气几乎模糊了邢天佑的眼睛:“这三年,我不管去哪间餐厅都会点一份什锦炒饭。”

他微微昂起头,凌厉的眼眸柔和得不像样,盛满了爱意:“可他们做的,都不是我要的。”

哪怕是国际知名的大厨,也做不出他记忆里的味道。

温沫离心下一酸,伸出食指摁在他的脑门上:“傻不傻啊你?跟个笨蛋一样!”

邢天佑满足的笑了,“我再笨,你也别想甩掉我。”

“不会了。”心软得不可思议,指头顺着他的眉心、鼻梁缓缓滑倒他敞露的胸膛上,抚摸着那道她亲手刻下的痕迹,抿了抿嘴唇,抽走他手里的米饭,顺势把人一推,主动靠上他炽热的身体,送上红唇。

唇齿相贴间,荡开的是她低不可闻的喃喃:“再也不会放开你了。”

一夜缠绵。

第二天天刚亮,被邢天佑仍在床头的手机嗡嗡震动。

圆鼓鼓的被子里探出了一只白皙的藕臂。

“你的电话。”温沫离晕乎乎的说道,一翻身,捞过枕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雪肩裸露在被子外边,那光滑又柔白的肌肤,一大早的,就让邢天佑喉咙发干。

手机还在持续不断的震动,他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不再看眼前这幅诱人的美人图,下床去了厨房。

“老板,”杨氏企划部部长惊慌失措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我们送给莫氏的合作企划案被退回来了,而且,莫氏方面的联络人还说,今后拒绝和我公司有任何生意上的合作。”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