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3章 我们是合法夫妻

彩铃循环了好几遍,电话才被接通。

“阿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么久才接你电话的。”莫子龙张口就是一通道歉,“我的手机丢掉了,刚才才拿到新的,而且我哥他一直守着我,不许我和你联系,不过,我藏起来了,我哥他不知道,你有没有怎么样?坏人伤害你了吗?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找你。”

大气也不喘的话,让温沫离丝毫没有插嘴的机会,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莫子龙不仅心智有失,还是个话痨,除非他自行说完,不然,谁也别想打断他。

“我这边还好,今天的子龙很棒哦。”温沫离笑道,手机丢了?应该是落在电玩城了吧。

“因为书上有写,保护好女朋友的男人,才是最好的,”莫子龙有些得意洋洋,青一块紫一块的圆润脸庞绽放出绚烂的笑容,随即,又黯淡下去,自责道,“可是,我惹阿离生气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连一个坏人也打不过?”

“怎么会呢?”带着安抚意味的柔软声线,仿佛是一记暖风,吹落了莫子龙心里的大石头。

“阿离最好了,”他嘿嘿的大笑了起来,“阿离,你等着看吧,下回再碰到他,我一定替你报仇!”

然后再被揍一顿吗?

温沫离眯了眯眼,耐心的哄道:“子龙,暴力不是好孩子应该学的,他是坏人,可你是绅士,作为绅士应该有一颗包容的心,这样才会讨女生喜欢。”

听她这么说,莫子龙瞬间偃旗息鼓。

“那,阿离也会喜欢吗?我不找他麻烦,阿离会不会更喜欢我?”他问得很小心。

温沫离点点头:“对啊,我最喜欢听话的子龙了。”

“那我就放过他好了,”莫子龙连一秒钟的犹豫也没有,傻笑着答应了,“只要是阿离不要我做的,我都不做。”

“真乖。”温沫离毫不吝啬自己的表扬。

莫子龙扬起的嘴角快咧到耳垂上边。

“既然子龙不想再追究,那这件事以后我们谁也不要再提了,就当是我们俩的小秘密,好不好?”温沫离饶了半天的圈子,终于绕到了正题上,现场的群众已经封口,监控录像也被抹去,莫子淳唯一能追查下去的线索,只剩下莫子龙这个当事人,只要他不说,莫子淳再聪明,手段再多,也不会把这事联想到如风头上。

莫子龙没有一点防心,主动跳进了温沫离挖的坑里,又腻腻歪歪的缠着她说了许多话,直到手机发出电量不足的信号,才意犹未尽的结束通话。

挂掉电话前,他撅着嘴说:“阿离,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呀?我想你了,这里的人都好讨厌,总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我的身体只有阿离能碰!哼,他们一靠近,我就把他们给打倒了!”

温沫离有些同情医院的医生护士,轻笑了一声,说:“你把地址告诉我,我有空就去探望你,带上你最喜欢的芝士蛋糕。”

得到她的保证,莫子龙欢天喜地的挂上电话,准备从卫生间里出去,忽然,眉毛纠结的拧了拧,自言自语道:“阿离说不许告诉别人,可是我有说给大哥听啊,大哥还画了幅画呢。”

他想再拨电话给温沫离,向她道歉,又怕她生气,眉毛皱得都快打结了,过了很久,才嘟哝:“阿离才没有那么小气。”

而且他是在阿离来电以前,告诉大哥那人的长相,不算是说话不算数。

杨氏在下午四点召开紧急新闻发布会,由邢天佑的助理及公司高管亲自出席,对外界的一切质疑,做正面解答,并当众表态公司内部的元老骨干将会留任,而开除的原杨氏关系户,则是因其作风问题,遭到解职。

网络上持续一天的负面消息,在发布会结束后,通通被撤。

“查一查杨启国和杨柳心。”邢天佑冷冷看着网络上转变的风向,对助理吩咐道。

这么大的舆论动静,背后不会没人推波助澜,而最大的可能只有对杨氏易主心存不满的杨家人。

“好的,老板。”助理记录下安排,又翻了翻行程表,“今天有多家公司的老总发出邀约,希望能和老板进餐。”

“通通推掉。”在这时候和杨氏攀关系的,多半是中小型企业,即使要合作,这些企业也不在邢天佑的考虑范围里,“替我联系莫氏。”

作为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莫氏不仅口碑优良,最近又中标了一块四千多亩的地皮,有意打造商圈,杨氏名下的连锁百货商场如果能进驻商圈,和莫氏取得合作关系,利益将会取得最大化。

推掉了所有饭局,邢天佑径直离开公司,而那些正等着和新上任的BOSS聊聊人生,谈谈未来的高管,只能在夕阳中含泪目送法拉利远去。

“来了?”米小琪开门放他进屋,很上道的指了下次卧,“她刚睡着。”

今天的确累坏了他的小狐狸,回想起情趣套房的经历,邢天佑冷峻的面色染上了柔情。

米小琪白了他一眼,真该让那些崇拜他这冷面总裁的粉丝瞧瞧,这人在人后是什么模样,简直一只大型犬。

晚饭做好,邢天佑自觉去房间叫温沫离起床。

细长的黑睫微微颤动,在他一只脚迈进房间的同时,温沫离就睁开了眼睛。

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充斥着戒备的冷色,见到是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去,一边下床,一边问:“公司的事处理好了?”

“嗯。”邢天佑有些心不在焉,目光如火焰般炽热。

温沫离穿的是黑色吊带睡裙,一双美腿没有任何遮挡,肤色白皙,曲线性感,微微收腰的设计,将她纤瘦的腰身映衬得淋漓尽致,领口深V,那若隐若现的饱满弧线,撩得邢天佑口干舌燥,犹是她外露的肌肤上,那些暧昧的吻痕,就像是在无声向他发出邀请。

“我饿了,先吃饭。”温沫离拉了拉裙摆,绕过他一路小跑着来到客厅。

邢天佑跟了出来,眼神不经意扫过她微红的耳朵,心情大好。

“还看?”温沫离恼了,手指在他胳膊上用力一揪。

“痛……”一张俊脸皱得像包子上的褶印。

和她玩这套?

秀气的眉轻轻一挑:“痛了才好,让你长记性。”

免得他每天精虫伤脑,白天不才刚腻歪了一回吗?这会儿又来?

“老公看老婆天经地义。”邢天佑说得理直气壮。

米小琪似笑非笑的走到餐桌旁,把最后一盘菜放好,“时间还早,你们可以先进屋,忙完正事再出来吃饭。”

她坏心眼的把正事两个字咬得很重,显然是在打趣他们。

“什么事能比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更重要?”米小琪不是不会下厨,只是不愿意做,通常她主动做饭,都是事出有因,温沫离刚动筷,邢天佑就去了厨房盛米饭。

“吃完记得洗碗、锁门。”见她不解,米小琪给出了点提示,示意她去看玄关。

温沫离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的行李箱竟然打包好,搁在那里。

“他不想你继续在这打扰我,”米小琪重述了一遍邢天佑的原话,“打算今晚就接你去他家。”

“你知道的。”她不可能会答应搬过去。

余光瞥了下从厨房里出来的某人:“内部问题内部解决,你们慢慢聊。”

米小琪迅速夹了些菜,端着碗回房间里吃,经过邢天佑身边的时候,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餐厅安静下来,温沫离不用回头,也感觉到了邢天佑的靠近。

“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就帮我做决定?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搬出去了?”她搁下筷子,挑眉问道,眉目盛满了怒意。

邢天佑的笑脸瞬间沉了下来,也没了吃饭的心思:“你躲到米小琪家,是不想我找到你。”

现在他们是合法夫妻,搬出去住在一起,有什么不行?

话里的潜台词,温沫离听得很明白,可有些事她却不能让他知道。

“我们是隐婚,如果你不懂隐婚的意思,可以去问百度。”

“隐婚和住在一起并不冲突。”至少在他眼里,两者是能兼容的。

温沫离给他的神逻辑跪了,和他同住一个屋檐底下,不就等于告诉全世界,她和他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件事没得商量。”她坚定道。

邢天佑努力忍住心里的不快,她才刚回到他身边,他不能冲她发火。

“好。”

态度变得这么快?温沫离不信。

果不其然,邢天佑下一句话就印证了她的猜测。

“我也搬过来和你一起住。”

“你是死活绕不开和我同住这事了吧?”温沫离有些生气。

邢天佑可怜兮兮的:“夫妻本来就应该住在一起,你不肯去我家,我只有来你这儿了。”

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上手把人紧紧拉到怀里。

温热的鼻息在温沫离敏感的颈部喷洒着,他的声线低沉又执拗:“安娜,三年了,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三年我有多想你。”

没有她陪伴的日子,他受够了!现在她终于回到了他的身边,缺失的世界又一次变得圆满,他真的没有那么坚强,能再一次忍受和她两地分隔的煎熬滋味,哪怕只是一夜。

温沫离心中一动,似乎所有的拒绝都在这一秒消散了。

“好,我们搬出去。”

只是住在一起,稍微仔细谨慎一点,应该不会有事……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