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2章 弟控莫子淳

有钱能使鬼推磨,虽然当时电玩城里有监控,也有不少看热闹的群众,但面对威逼利诱,他们没有考虑,当场就删掉了所有的录像、照片,已经上传到微博、博客的图文,也在引起舆论关注之前紧急删除。

“嗯,”邢天佑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做得不错。”

“和老板动手的小子,我打了120,这会儿应该到医院了,伤得不重,养两天就能好。”李智继续说道,“不过,他的手机里有些东西,我想老板应该看一看。”

挂断电话不久,邢天佑就接收到了李智发来的邮件。

整通邮件全都是温沫离的照片,不仅有偷拍的单人照,还有不少和莫子龙的合照。

邢天佑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就连他和安娜的合照也寥寥无几,还是在三年前拍摄的!后来她消失了,照片也不翼而飞。

现在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竟然敢快他一步?

拨通李智的电话,他怒气冲冲的吩咐道:“把所有照片通通处理掉,一张也不许留!查清楚,那小子是什么来路。”

想和他抢人?可能么?

即使隔着电话,李智也能感觉到电话那头浓浓的醋意:“好的,老板。”

“等等,”邢天佑忽然出声,“合照删掉,她的单人照洗出来,送到我的办公室去。”

李智诡异的沉默了几秒,才答应下来。

清除掉手机里多余的照片,转身回到房间,刚一进去,邢天佑就看见了蜷腿坐在沙发上,端着水晶果盘,吃水果的温沫离。

柔顺的长发披散在那件和他款式相同的白色浴衣上,受过滋润的红唇呈现出诱人的艳红,叉子叉中一块果肉放进口中,红唇微张,无意间流露出的迷人风情,诱得邢天佑口干舌燥,五脏烧火。

“我也要吃。”他攥着手机从后搂着温沫离的身子。

“不会自己动手吗?”温沫离横了他一下,把他的脑袋从肩膀上推开,摸摸被他的鼻息喷洒过的脖子,“热死了!”

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甜蜜蜜的喂他吃么?居然还把他推走!

邢天佑委屈的看着她:“老婆,你嫌弃我。”

“我表现得很明显?”温沫离坏心眼的反问,眼里盛满甜腻的笑意。

“不行,”邢天佑发起了第二轮攻势,撑住沙发背,利落地跳到前边,伸手挠她痒痒。

“嫌不嫌?嫌不嫌?”

“咯咯……”温沫离笑得险些岔气,只能举白旗投降。

扶起她瘫软的身体,大手紧圈住腰身,一边嗅着她身上的清香,一边说:“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许你这样说。”

他会怕的。

“这话题好像是你先提起的吧?”温沫离倚在他肩头,说道。

邢天佑终于体会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滋味,闷闷的开口:“谁让你不喂我。”

怎么理由都跑他那儿去了?

温沫离好笑的睨着他,刚想说话,就听他说:“可你让那小子帮你买水。”

“……”

“你还答应和他拍照。”

“……”

“他叫你阿离,你还应他!”

“说完了?还有吗?有的话,你继续。”温沫离憋笑憋得有点难受。

“有,”邢天佑松开手,认真道,“你甩掉保镖,瞒着我和他见面!我叫你走,你还不肯!”

听到这些怨气十足的话,温沫离决定和他好好聊聊,要不然,每回她和病人见面,进行心理治疗,他总来这么一出,早晚会惹出麻烦。

“他是我的病人,每周的今天都是他预约看病的日子。”

“约会也算是治病?”邢天佑冷冰冰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借着看病的理由,故意接近你?”

男人追女人的手段,花样百出,什么理由都能用得出来。

“你在说你自己吗?”温沫离咯咯大笑,“这种事除了你,还有谁做得出?”

邢天佑一点也不心虚:“结果证明,这办法很有效。”

她的名字现在不就印到了他的红本本上?

“你和他不一样,”温沫离道,既然决定把话说开,这个芥蒂就一定要拔出来才行,“不同的病人有不同的治疗方式,选择在户外只是其中的一个,和约会半毛钱关系也没有,我是挂了牌的心理医生,接洽的病人除了女人就是男人,你难道想把每一个异性的病人通通打跑?像今天这样?”

“你可以做我的专属心理医生。”邢天佑提议道。

“打住,这件事没得商量,你知道我不喜欢有人干涉我的工作。”语气坚决,丝毫没有丁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这话显然不能让邢天佑满意,锐利的眉不悦的皱紧。

他果然没有三年前那么好说话了。

温沫离眼睛微微闪了闪,屈膝半跪在柔软的沙发上,勾住他松垮的浴衣衣襟,声线诱人的说:“我答应你,以后除了工作时间,绝不和他们有私人的接触,离他们远远的,也不再甩开你安排的保镖了,我们各退一步,好不好嘛?”

故意放软的尾音,酥得邢天佑心理防线土崩瓦解,只能答应。

他总是拿这女人没有办法,只要她稍微示弱,不论什么,他都愿意满足她。

在酒店里吃了迟来的午餐,温沫离戴好墨镜故意挑监控器的死角和邢天佑一前一后走进电梯,趁着他办理退房手续的间隙,错开时间点,先一步离开酒店,一上车,她就接到了来自莫子龙那位有深度弟兄属性的大哥的电话。

“莫总。”

“温医生,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听筒里传出莫子淳喑哑磁性的声音,如果忽略掉话里的怒意,倒是动听迷人。

温沫离习以为常,外人眼里一丝不苟、严谨自律的莫子淳,只有在莫子龙的事上,会形象大变,化身成一只捍卫领地的雄狮。

将手机稍微拿远点,下一秒,莫子淳炸毛一般的怒吼响彻整个车厢。

“我弟弟和你见面,现在竟然被人打伤,住进了医院!作为他的心理治疗师,你必须负上全部责任!那个打伤我弟弟的男人是什么人,温医生你一定知道,不想受到律师函,温医生最好识时务,把他供出来。”

等到他说完,温沫离才把手机贴到耳边,眼角的余光留意着车外的动静,邢天佑似乎遇见了生意场上的熟人,正耐着性子在酒店大堂与人寒暄。

她松了口气,真诚的向莫子淳致歉:“今天的事,只是突发的一次意外,是我没有选好地点,我本意是想带着子龙去放松一下,没想到会遇见一些三教九流的混混,他为了保护我,才和那些人发生冲突,我真的深感抱歉,不知道子龙现在在哪家医院?一会儿,我想去探望他,也好向莫总当面赔罪。”

“混混?”他的弟弟虽然心智缺失,但不是喜欢惹是生非的,莫子淳根本不信这套说词,“事实是不是真如你说的这样,我会追究到底,至于温医生你,”莫子淳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身为治疗师,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看来,我必须好好考虑一下,为子龙换一个心理医生了。”

没给温沫离解释的机会,莫子淳就挂断了电话。

秀气的眉不安的皱紧,迅速调出米小琪的号码拨通。

“小琪。”

“把舌头捋直了再说。”她又在发什么疯?米小琪有些受不了温沫离绵软还带着丝丝撒娇的声音。

“帮我一个忙,”温沫离不再和她玩闹,简短的把电玩城的事说了出来,“电玩城附近的道路监控,想办法做一做手脚,不要让莫子淳查到天佑头上。”

“他还真敢。”米小琪有些咋舌,可想到邢天佑的变化,又觉得没什么好惊讶的,“现场的群众处理过了?”

“嗯,他有安排人留在那里善后,刑氏才入驻杨氏,风头正劲,这时候闹出丑闻,容易招黑,他不会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到。”所以现场那边不需要她担心,只要把附近的道路监控抹去,能追踪到的线索就断得一干二净了。

米小琪是个实战派,撂了电话,就和交通部门联系,虽然几个部门之间走动得不多,但同行出声,又是位法医界的一朵俏花,交通局爽快的抽调出出事时间点,电玩城附近的路面监控。

米小琪微微做了下手脚,把拍摄到邢天佑座驾经过电玩城主道,并拐入临时停车位的片段抹去,再与车子开走的画面做无缝连接,只观看监控,很难发现任何破绽,为了双重保险,她故意又看了其他几条道的监控画面,之后,才谢过副局,转身走出交通部门。

杨氏的大变动惊动了各家主流媒体,公关部应接不暇,只好打电话请邢天佑回去主持大局。

送温沫离平安到家,邢天佑冷着脸驱车返回公司。

轰鸣的引擎声消失在街头,温沫离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确定他走远以后,才拨通莫子龙的电话。

“我是阿离的龙龙~最喜欢最喜欢阿离的龙龙~”

不管听多少次这据说是专门录给她听的彩铃,温沫离都觉得一阵胃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