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20章 冲突

温沫离心下一跳,诧异的转过身,面具的笑容在邢天佑凌厉似刀的目光下,有了丝丝裂痕。

“阿离?阿离?”莫子龙孩子气的拽住她的胳膊,“你怎么不理我?我是你的男朋友,你不可以这样!要是你不喜欢我把照片放在床头,那我存在手机里好了,反正,我就要每天能见到你。”

撒娇的小奶音,刺痛了邢天佑的双耳,修长的双腿缓缓迈开,步伐越来越快,扑面袭来的煞气,被莫子龙本能的隔离开,清澈的大眼睛始终看着温沫离。

用手指戳戳她有些僵硬的手臂。

“他是我的……”温沫离试图解释。

“男朋友!”莫子龙作死的打断她,得意地笑道,“阿离,你答应过要做我女朋友的。”

邢天佑俊朗的脸庞变得铁青,大步上前扣住莫子龙那只碍眼的爪子。

“你谁啊!”剧痛终于让莫子龙舍得分他一个眼神,护犊子想要把温沫离拉到身后,管家叔叔说了,他是男人,得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能让阿离受到伤害。

“子龙,”温沫离耐着性子劝道,“我口渴了。”

再由他继续说下去,这事只会越来越糟。

邢天佑危险的眯着眼睛,他倒想看看,这次他的小狐狸能给他什么样的解释。

“那我帮你买水,苏打水对不对?你最喜欢的,”莫子龙的注意力迅速转移,眉飞色舞着,“阿离,你等等,我马上去帮你买。”

温沫离暗自松了口气,敷衍道:“好啊,我就在这儿等你,快去快回。”

“嗯嗯。”莫子龙模样乖巧的点头,甩手挣开邢天佑的大手。

好大的力气。

邢天佑冷扫一眼发麻的手掌,盯着他的眼神愈发冰冷。

这小子打哪儿冒出来的?一口一个阿离,他也配?

温沫离冲他摇摇头,红唇无声张开:别生气,一会儿再和你详说。

即将爆发的怒意,再次忍耐下去,面无表情地站在当场。

“阿离。”莫子龙跑开几步,忽然又折返回来。

温沫离清楚的看到某人铁青的面色开始转黑,收回眼神,柔声问:“又怎么啦?”

也许只有邢天佑一人看出了她的不耐与急切。

莫子龙笑吟吟点着自己的左腮帮:“你忘记亲亲了。”

“砰”,一记肘击无情击中莫子龙的胸口,他吃痛的大叫一声,手里的毛绒玩具也掉到了地上。

“走。”邢天佑冷着脸,大力拽住温沫离的手腕,力道重得她都怀疑腕骨随时会被他捏碎。

不是都说了,让他先忍耐吗?

温沫离有些不好,秀气的眉头隐忍地皱起,低声说:“他是我的病人,有重度幻想症,你和他计较做什么?”

“我也是你的病人。”是你户口本上的老公!

目光充满了冷怒,被他这样看着,温沫离好笑的横了他一眼:“乖~回家给你糖吃。”

“……”她是在哄小孩吗?

锋利的眉目间怒意渐消,不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他的喜怒哀乐,永远被她掌控着:“我现在就要吃。”

“混蛋,放开我的阿离!”脑后有劲风划破空气的声音逼来。

邢天佑伸手一拉,将温沫离揽到怀里,峻拔的身体敏捷的往左边一躲。

“噗通”,莫子龙一拳没砸中,整个人当场就摔得四脚朝天,可爱的娃娃脸正面贴着冰凉的白色地砖。

巨大的声响同时也惊动了电玩城里的游客,以及安保人员。

该死!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往这方聚拢,温沫离妩媚的眼睛里闪烁过一丝慌乱,如果引起骚动,不仅天佑的行踪会暴露,很有可能也会引来组织的注意,她迅速戴上墨镜,遮掩住半张脸,有些急切的说道:“你先走,有事我们回去再说。”

她还想留下来干什么?陪这个小白脸吗?

邢天佑烦躁的扯开黑色西装外套的扣子,力气过猛,暗金色纽扣啪嗒一声滚落到地上,尖头皮鞋狠狠踏了过去,擒住温沫离纤细的胳膊,二话不说拉着她往大门口走去。

“不许抢走阿离!”莫子龙飞快爬起来,愤怒的红晕染红了他圆润软萌的脸,握紧拳头,猛扑上前,阿离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

邢天佑黑眉一皱,拉着温沫离再次避开,逼人的目光冷看着闻声赶来的保全:“想看戏看到什么时候?这人精神有问题,闹出事,你们都得负责!”

“我没病!你这个坏人,把阿离还给我!”莫子龙有些站不稳,趔趄后,红着眼睛张牙舞爪的冲他吼。

这人看上去的确不太正常。

保全们对望了一下,握着电棍迅速围拢上来。

“放开我!我要阿离!”莫子龙一拳轰翻了保安队长,激动地想要扒开人群冲出去。

“摁住他,通知经理快点疏散顾客!”有两名保安从后夹击,用身体将莫子龙死死压倒在地上。

他挥舞着双手,拼命反抗,充血的眼睛绝望的看着人群外渐行渐远的身影:“阿离!阿离!”

呐喊声嘶力竭,有不少围观的路人纷纷拿出手机进行拍摄。

温沫离微微变了下脸,视频如果曝光,莫子龙那位深度弟控属性的大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打过几次交道,她太清楚那人有多在乎莫子龙这个弟弟了,而且是她拗不过莫子龙的软磨硬泡,答应和他见面,不能就这样放任他不管。

胳膊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挣脱出邢天佑的大手。

“不准去。”一看她的反应,邢天佑就知道她要做什么,盛满怒火的眼睛瞬间瞪了过去,“不用管他。”

“他只是个心理年龄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这人怎么就讲不听呢?听着远处的呼唤逐渐变得沙哑,温沫离有些着急了。

“哼,他有孩子的样子吗?”女朋友!亲亲!这些话哪家的熊孩子说得出口?就算他脑子有问题,那又怎么样?生理上,依旧是货真价实的男人,“跟我回去。”

“我先把他送上车。”这件事不可以闹大。

温沫离转身朝闹事地点走了过去,步子刚迈开,一道大力猛然袭来。

“天佑,别闹了。”她带着不悦的说道。

他在闹?

心泛起一阵刺疼,嘲弄地笑了,扣着她臂膀的大手无力的松开,听说她消失不见,心急如焚的他,现在又算什么?

温沫离眼睛一刺,他是不是误会了?

“子龙的身份很特殊,闹开了对谁都不好。”她一边用余光留意着莫子龙的动静,一边努力安抚他,“这样,你去外边等我,我处理好善后,就去找你。”

得先把他支开才行。

“子龙子龙,叫得这么亲密?”

“称呼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眼看着莫子龙的情绪变得更加愤怒,温沫离深知不好,急忙过去解围。

她曾见过莫子龙几次情绪失控,对于心智缺失的人,一点点的负面情绪都会让他们性情大变,变得十分可怕。

越是担心什么,越来什么,亲眼目睹臆想中的女朋友被人纠缠,莫子龙脑子里嗡地一下,大叫一声,身体拱了起来,撂翻身上的保安,捡起掉落的电棍直扑向邢天佑。

速度快得连温沫离也没能来得及阻止,脸上凉风吹过,冻住了她的血液,瞳孔缩动着回头一看。

黑色的棍子重重砸在了邢天佑的胸口,伟岸的身躯微微摇晃着,面色显露出一层苍白。

他稳住身体,晦暗墨深的眼睛穿过人群,直直的看着她,眼里什么也没有,凉薄得让温沫离心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