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翻身战

第11章 留下的病根

“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药,可以控制情绪。”陆子齐把一小瓶药放在了桌上,然后翻了下邢天佑的病例,拿笔在上面添了一次处方。

其实邢天佑恢复得很好了,他连续几个月都没有发病,以为他可以不再需要依赖药物,可这次却又忽然犯得这么严重。

“我没病,不用吃药。”刑天佑把自己摊在沙发上,没有理会。

“一般有病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就像是笨蛋从来都自以为聪明。”陆子齐毫不客气地用言语反击。

自三年之前那次手术醒来后,他的性格就开始大变了。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的情绪几乎就是一点就爆。幸好他本身的体质较好,又有良好的条件进行疗养,否则,他有理由相信他的这个朋友某天会爆尸街头。

邢天佑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我自己的身体,我非常清楚,一切都在可控范围。”

陆子齐轻声笑了起来:“你愤怒了。”

邢天佑如被戳中伤口一样激动了起来:“愤怒是指当你的欲望受到阻碍,或者是被迫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时,因为抵抗而产生的精神亢奋!但是,我欲望受阻了吗?有人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吗?没有!全都没有!所以我没有愤怒!从来没有!”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不对,我受到了强迫,你不是正要强迫我吃药吗?”

“刑天佑!伤心就哭出来。开心就笑,不开心就哭,真的有那么难吗?”陆子齐有些心疼道。

邢天佑烦躁道:“哭什么?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哭!”

陆子齐语气平缓了下来,谆谆诱导:“刑天佑,承认自己的状况,才是治疗的开始,你好好配合,才有可能好转。”

“别说了!药我拿走了,我要上楼休息。”刑天佑一把捞起药瓶,转身就向楼上走去。

哭?有几个男人每天没事哭鼻子!刑天佑有点烦躁地抹掉眼眶里溢出来的液体。他没有哭,这只是眼睛太累,流的汗水而已。陆子齐站在门口,看着此刻无比脆弱的刑天佑,叹了口气,转身下楼。

“温医生!”刚刚进入餐厅,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温沫离脚步一转,朝声音的方向走去。

“让你久等了吧。”浓厚的书卷气扑面而来,温沫离的情绪也变得温和起来。

“没有,下课早,我就早一点来了。”柳如风有些腼腆笑了笑。

柳如风是一个大学教授,长相中上,性格内向。今年三十岁,有车有房,家境富裕。

按理来说,柳如风是完全符合现代女人三好男人的标准。但柳如风至今也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原因无它,就是没有碰到动心的。

长期沉闷的工作让他患上轻微的抑郁症,连性取向都有点怀疑。他是家里唯一的独苗,如果他喜欢同性,家里一定会闹翻天。于是他便偷偷摸摸自己联系了心理医生。

温沫离就是他的心理医生,经过她的开导,现在柳如风终于正常的和女生搭话。一个人如果长期不和别人接触,对外界其实是有一定抵触的,尤其是异性。

温沫离觉得他有轻微的自闭。至于性取向,因为目前他还未对别人动过心,所以还无从下结论。

温沫离翻了翻病例,问道:“最近对接近你的女人,还有那么抗拒吗?”

柳如风似乎有些紧张,微红的颜色慢慢浮上了脸颊,“还好,一般是她们说,我听。”

“那有没有比较有好感的?”她接着问道。

柳如风的目光闪了闪,不确定地问了一句:“能说上几句话的算吗?”

这个年头真的还有这样纯情的男人吗,温沫离不由得愣了一下,看到他茫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没有在骗她。

“她碰你,你不反感的。”

“有。”

温沫离的眼睛一亮,“那你有没有想摸摸她的冲动?”进步很大嘛,刚刚认识柳如风的时候,他至少得离异性一米远,更别提碰到他。

柳如风有些慌乱了起来,“不敢。”

温沫离微笑:“别怕,就碰碰她的手,不会让她反感的。如果她不让碰,就证明她对你没意思,要是她没反抗,那你就有戏。”

柳如风迟疑看了她一眼,“真的可以这样吗?”

温沫离点头鼓励笑了笑。

柳如风紧张抿了下唇,拿着水杯的手放下,小心翼翼地移了过来,“那我可以碰你吗?”

“……”

温沫离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

费了半天工夫,看来没有一点进展。本来想顺便弄清他的性取向,没想到把自己折进去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