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主

012:假戏真做心乱如麻

这时,保姆走过来,半蹲在我跟前,往桌上放了一支高脚杯,又帮我倒上了红酒才离开。

刘诚然看看韩相濡,又看向我:“你说你和以沫之间只是传言吗?既然是传言,何惧别人怎么说?再说了,我引荐你,谁敢说什么?以沫,你觉得呢?你是希望相濡升职,还是希望他不升职?”

这老狐狸,把问题丢给我,毫无疑问是想从我这试探我和韩相濡的关系。

要是我默认了和韩相濡有染,那今天这场我精心策划的色诱就全部作废了。

他们这些有权有势的男人最无聊,如果知道自己玩了熟人玩过的女人,就会觉得不干净。可是就这么碰,遇到处女的几率肯定为零。

不知道被谁玩过,那还能下的去手。

尤其是刘诚然这等身份,他是韩相濡的领导,肯定不会愿意碰下级碰过的女人,跟自降身份似的。

他既然画圈让我跳,就说明他已经对我产生了足够的兴趣。

这阵仗,我虽然没见过。但是韩相濡时常在别墅的书房办公,听他和小吴聊起过官场上的事情,耳濡目染,我大概还是知道怎么回答的。

“刘书记,你们男人为官本来就不容易,该放松的时候就要好好放松啊,我这么一个美人儿在您面前坐着,您却熟视无睹,我是该说您不解风情还是该说您不解风情呢?我也不懂你们聊的那些事情,我就知道我今天是特地来拜访我崇拜的刘大书记,所以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韩局长无论升职与否,都没您大不是。”

一句话捧起了刘诚然,他面色大悦:“这么说,你觉得相濡没我大咯?”

韩相濡微笑着接过话来:“刘书记,您这话问的。您本来就比我大啊,您可是市委书记,我才是一个小小的公安局局长。以沫自打听说您和夫人设宴,就说要和我一起过来一睹您的风采。今天总算得偿所愿了。”

我学着刚才奉承韩相濡和刘诚然的那帮人,堆起灿烂如花的笑:“对对,大家都说刘书记是难得的好官,我早就想见见您了。”

刘诚然笑笑,话锋一转又绕回刚才的话题:“我也早就听说相濡逞英雄救了个美人儿,给自己惹了一身麻烦。我今天在窗子里看到你们挽着胳膊走路,还以为你们真的是坊间传闻的那种关系。相濡,如果传言只是传言,我认为你应该接受升职,那个职位你绝对会心动,而且以后会有更多高升的机会。”

“不不。”韩相濡摆摆手,“刘书记,今天我确实和以沫一起前来。结伴参加宴会的男女不都互相挽着胳膊走路吗。连您都觉得我和以沫之间有什么,那庭院里的诸位肯定也会这么想。再加上前段时间我确实利用职务之便直接把以沫从局子里带了出来,我已经落人口实了。这次万万不能升职,万一给您添了麻烦丢了脸面,我也担待不起。”

“你意已决?”刘明然敲敲茶几,“机会不是年年都有,你可想好了。过两年我就退休了,到时候我再想提拔你,也是有心无力了。”

“我意已决。”韩相濡淡定的说出四个字。

刘诚然继续敲着桌子,眼睛却不时的往我身上瞄:“哦?看来今天你是非要难为我这个老头子了。提名已经递到了上面,此时再想换人没有那么简单。难呐难呐,要是老头子我做不到,你也莫要怪我。”

这时,小吴步履匆匆走进来,像门口的保姆询问着什么。保姆指了指我们这边。

然后小吴大步走到韩相濡身边,神色焦急的趴在他耳朵上说了几句话。

韩相濡听了以后微微皱起了眉,然后端起了酒杯:“刘书记,我真的不能去,这是这几天来我深思熟虑决定的。希望您能替我想想办法。局里紧急情况找我,我敬您一杯,先失陪一下。”

他说完这句话,仰头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说:“以沫,我和小吴走了。你留下来陪刘书记聊聊天喝喝酒,刘书记不是你最崇拜的人吗?”

看到韩相濡的这副样子,我的心猛然悬空,乱如麻缕。

他说他要走,让我留下。难道他临时改变了主意,觉得用一个女人保住自己的地位是很划算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这段时间以来的恩爱,可真是讽刺啊!

韩相濡和小吴很快离开,刘诚然笑盈盈的盯着我看,而我此时坐立难安,不知道如果假戏真做的话,我该如何应对,真的要陪这个老男人上床吗?好在这里是他家,他的夫人就在楼上休息,他应该当场不会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

“以沫,你的舞姿太美丽,我还没看够怎么办。”他突然问我。

而我的思绪已经随着韩相濡离开,没有听清楚他说了什么。我茫然的看向他,他却笑了起来:“有没有人说过你这样很可爱。用你们年轻人的一个词怎么说来着,萌,对,就是很萌。”

韩相濡一走,刘诚然说话开始有点想逗弄我的意思了。我强装镇定的把一缕头发拂到耳后,微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刘书记,我刚才正想着心事,没有听清楚您的问话,您再说一遍好吗?”

“在想什么心事?”

“我在想,回去以后怎么跟小姐妹们炫耀我见过刘书记。”

“哈哈!就你嘴甜。你想见我随时可以见,我给你我的名片。我刚才问你,我没看够你跳舞怎么办?”

刘诚然说着,朝不远处的女秘书招招手,“给林小姐一张我的名片。另外今晚我们不是要在博雅酒店的包间里接待浙商吗,你把备用房卡给我。”

女秘书把备用房卡交给了刘诚然,然后又掏出一张名片恭敬的递给我,我礼貌的看过以后,放在了随身的手包里。

“好了。你去那边候着,有事我再叫你。”刘诚然摆摆手,女秘书回了原处。

然后,他把房卡捏在手指间旋转,看着我说:“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

我猜不到韩相濡为什么把我留下,在没有答案以前,我只能觉得他是特地留给刘诚然和我独处的机会,而原因,或许是因为刘诚然说撤销提名太难让他突然乱了阵脚?

现在我已经无路可退。

是我自告奋勇要求来的,就算韩相濡真的丢下我,我也只能认了。

于是我妩媚的对刘诚然一笑:“刘书记没看够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跳给您看。”

然后,我趁他不注意,悄悄用手机开始录音。以备不时之需。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今晚如何。我和秘书晚上在博雅酒店招待客人,十点左右结束。结束后我就不回家了,这是备用房卡,到时会你直接过来找我,在房间里跳给我一个人看可好。”

话音落下后,他把房卡推到我面前。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了——让我今晚就陪他睡嘛!

“这个……去酒店里单独给您跳恐怕不太好吧,万一被别有用心的人看到,传出去对您不好。”我看着面前的房卡,如坐针毡。

“你和相濡那么亲密无间的并排走路都不怕,我的权势远远在他之上,你更不用害怕。退一步来说,就算你和相濡真的有什么,我不计较就是了,难道你对他还有什么割舍不下的吗。我能给你的,远远比他能给你的多的多,你信不信?就算你和相濡不是那种关系,他能带你来见我,可见你们关系也挺好,至少他曾救过你,算是对你有恩吧!如今他有求于我,为了帮你的恩人,单独为我跳一支舞,不算过分吧。”

他说完这话,捏起高脚杯玩味的看着我笑,眉眼间全是自信,似乎料定了我会答应他一样。

“我……我……刘书记,我先敬您一杯吧!”

我端起酒杯走到刘诚然身边蹲下,把自己的酒杯置于他杯下一厘米的位置和他碰了碰杯。

“脸红了,哈哈。这是害羞了。好,喝完这杯你再说答案吧。”

我俩同时把杯中的酒喝完,放下杯子时,他的手假装无意的在我手背上蹭了蹭:“皮肤不错。”

如此赤果果的挑…逗,把我吓的马上站了起来,胆战心惊的走回自己刚刚坐的位置,四下看了看,还好此时别墅的客厅内除了我和他,就只有秘书和保姆了。

我正在心里默默盘算怎么回复刚才那个棘手的问题,韩相濡突然又回来了。

“不好意思了刘书记,我刚才出门后才想起,我得把以沫带走,还有点事情需要她去做呢!”

刘诚然听到韩相濡的话,脸都黑了,凌厉的说:“你不是要回局里吗,她能做什么。她的身份不方便参与局里的公事吧?”

“倒不是公事。来时我家夫人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把以沫给她带过去,她想跟以沫学跳舞呢!要是这点小事我都做不到的话,她肯定会扒了我的皮。刘书记您还不知道我吗,在外威风到家就怂了,我家那位脾气实在是太大,我可得罪不起啊!”

韩相濡说着,对着我使了个眼色。

我赶紧站起身来:“刘书记抱歉,我改天再来拜访您。”

“你觉得你就这么走了合适吗?”刘诚然瞪着我。

然后他又看向韩相濡:“相濡,你这么处理是不是不太好,刚才你还说让以沫留下。”

—上架感言—

糖衣写给读者大大们的话:

不知不觉,写《诱主》已经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韩相濡、林以沫和司慕的感情变化,也影响着我自己的喜怒哀乐,不知能否影响到屏幕前的你。

希望你会喜欢这个发生在警察、风尘女、和黑社会之间的三角恋情。

有暖的,也有虐的。

有意见或者建议可以在评论区给我留言,我会认真对待。

每天上午9:00-10:00间准时更新,不会太监,也不会有一天间断,

还请喜欢的读者大大们点下“收藏”“追书”,方便下次找到《诱主》。

虽然接下来就到VIP章节了,但是各位读者大大可以放心阅读,因为我们的章节非常便宜,

每章3000多字,只需要一毛五分,

看完整本也就是各位小主的一瓶饮料钱。

我们的充值支持支付宝、微信、QQ多种方式,也是非常的方便。

感恩在这里遇见你,我写,你看,我们一路同行可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