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性总裁求负责

第18章 一家人都是极品

撕拉——

单薄的布料,狼狈悬在安盛夏的肩头,大片雪肌暴露在空气中,搭配披散的长发,凌乱的美。

“滚!”

“安盛夏,你给我老实一点,才能少吃苦头。”安以俊舔了舔嘴唇,眼底都是贪婪。

恶心。

且不说,安盛夏向来厌恶安以俊,就看两人的身份,他简直没有半点廉耻之心。

她知道安以俊玩的大,玩的烂,没想到他骨子里禽兽不如。

好歹,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

他竟不顾这点,真是没脸没皮的厉害。

“你给我去死!”盛辱至极,安盛夏按照记忆,吃力的摸到书桌上的砚台,在心中憋足劲,忽而一把往安以俊脸上砸去。

“嘶……”额头渗出血,安以俊一时间痛苦的佝起身子,发出浓浓的吸气声。

趁机。

安盛夏拼了命的往外跑,想叫人来。

她不敢和安以俊单独相处。

然而,门里门外都是空荡荡的。

怎么回事?
难道,他故意把人支开了?

书房是这层楼,最隐蔽的位置,平常没有佣人敢过来打扰,安盛夏忽而后悔,居然和安以俊单独相处。

“有人吗?”

心脏砰砰直跳,安盛夏慌张的喊叫,“张妈……”


只要找到人,哪怕是一个佣人,安以俊也不会明目张胆就对她怎样。

“张妈,你在吗?”

“跑啊,你继续跑啊……”

薄凉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传来,在安盛夏的身后响彻。

安盛夏全身僵硬。

“安盛夏,你不是很会跑吗,现在怎么不跑了?”

“你就不怕,被爸知道?”

“到时候爸会信我多一点,还是觉得,是你在勾引我?”安以俊早就想好了说辞,一边挑眉,一边往安盛夏靠近。

“安以俊,你要是敢乱来,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步步后退,安盛夏一时不察,意外撞上一堵又硬又大的肉墙。

鼻息猛地窜入薄荷的凉气,安盛夏感到怪异。

“姐……姐夫,你怎么来了?”瞥向安盛夏身后,安以俊仿佛看到鬼魅般,脸色刷白。

是,权耀?


安盛夏惊得转过身,终于看到有人,她内心一喜,也就没多想,死死抓紧男人的手腕,“你,你先不要走!”

好歹有第三个人在场,谅安以俊也不敢做什么。

“把你衣服给我!”安盛夏见他不动,生拉硬拽的扯下男人的西装,紧紧给自己裹上,这才多了一份安全感。

可他,到底是安如沫的未婚夫……

他会不会,帮着安以俊一起坑她?

不对啊,他怎么也来了安家,难道是一路跟踪她来的?

权耀看了看她,却没伸手阻拦。

安盛夏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一道威严的声音,“怎么回事?”

安大山大致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一路走来。

“盛夏,你回来了?”五年不见了,安大山对于这个女儿,到底是有愧疚的。

“盛夏,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李美玉假惺惺的嘴脸。

“爸,你应该管一管你自己的好儿子了,他居然在我喝的咖啡里下药!”

安盛夏口吻讽刺,随后重重看了李美玉一眼,“果真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安盛夏,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知道你看我和我弟弟都不顺眼,但也不能这样往我弟身上泼脏水,说实话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觉得以俊会对你饥不择食?”

看到安盛夏身上的男士西装,格外的刺眼,安如沫冷凝下目光,直接走过去,伸手挥掉那件西装。

“你做什么!”安盛夏后退两步,让安如沫扑了个空。

安如沫体贴的解释,“盛夏,你穿你姐夫的西装给我看,未免有些不合适。”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