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不良老公请入怀

第18章 对她的恨胜过一切

“叶小姐,以后我帮你干活。”吴妈离开阁楼,笑眯眯和叶冰离保证。

“不必,我不是吃干饭的。”叶冰离微笑回话,一语双关。

吴妈讪笑松开叶冰离的手,让她早点休息。

叶冰离回阁楼后,从兜里拿出手机,翻看照片。

不是她和阿戚的合照,而是戚月染的病历,被戚美惠藏在贡桌夹层里的病历。

她看到隔层露出抹布的角,拉开后发现戚月染的病历,拿起想离开。

但吴妈突然折回来,她把柔软的自己塞进戚美惠狭窄床下,趁机拍下照片。

脑震荡开颅手术,术后恢复良好,可以自主下床行动。

叶冰离翻看很多张,半拼半猜几个词条,其他潦草的字迹,猜不透。

不过,这里面肯定有猫腻。脑震荡也不是必须开颅,而且她的阿戚经过这次手术,大变性情,或许和这有关。

叶冰离收起手机,躺在硬邦邦的折叠床上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间,她胃中一阵翻滚,她猛地起身捂嘴从楼梯下阁楼,在四层的卫生间不停干呕。

吴妈听到声响,帮叶冰离拍背:“我就说那压缩饼干不能吃吧!”

叶冰离摇头起身,用清水漱口后,无措盯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的自己。可她突然又很恶心,抱着洗手池继续干呕。

吴妈贴心帮叶冰离拿毛巾。

叶冰离摆摆手,转身去客厅找水喝。

或许,她身体不似往日健康吧。却恍然想到一个问题,她多久没来月事了?

叶冰离一愣,在二楼拐角处,听到戚美惠和戚月染说话声音。

她抬步靠近,虚掩门内是戚月染不怒自威的脸。心中一沉,急忙转身。

“月染啊,扫把星不能留。她手脚不干净!吴妈亲眼看到!”

“留她并非是好事。她心眼比你多,想折磨她,你得先做好心理准备。”

“可,可你当初说……”

“我不同,我对她的恨胜过一切。”

门外叶冰离没勇气继续听下去。

她可以直面恨她入骨的戚月染,可以不顾一切温暖他冰冷心房。可她不敢听他对戚美惠说如何痛恨自己。

她怕她真会忍不住,就像今天躲在戚美惠床下的她,看到戚月染的病历忍不住发出声响,引起吴妈注意。

但当时的她比现在更理智。

她知道将病历拍照后放回原处,也看到贡桌上的蜡烛油。顺势发现菩萨像后少了存折,猜到吴妈做过什么。

她回阁楼,发现床下的存折,急忙放回去。此时贡桌被收拾干净。

后来,她没忍心把一切推到吴妈身上,和吴妈一起抗下,也隐瞒她看过病历的事。

可现在戚美惠认定她是小偷,甚至想赶她走。

戚月染更说了那么狠的话,丝毫不顾及她所做的一切。

叶冰离颓然坐床上,忍住翻滚的胃,看向床边合同。

戚月染重新打印两份合同,落上他潦草名字,只等她签署。

房间灯灭了,屋里漆黑一片。她以为自己是灯,戚月染是屋子。而她不亮了,明天还有阳光照亮他。

不,不对!

她不能等别人发现他纯粹的心。

她和阿戚在一起多不容易,不能轻易放弃。

叶冰离快速在合同上签字,忍下胃中翻滚渐渐睡下。

明天,她还要精力百倍地面对她的阿戚,让他更靠近她一些。

“好了,早点睡吧。”戚月染从戚美惠的房间离开,没理会脸色复杂的她。

回三楼,他不由自主抬眸凝望楼上。

今晚,叶冰离在阁楼,在离他哥最近的地方。他哥会高兴吧?

可他心情却极其复杂,在这漫漫长夜里更是突兀。

——

翌日清晨,叶冰离起床后穿上灰色运动服,拿合同下楼。

“帮吴妈打扫院子。”戚美惠伸懒腰指使叶冰离。

叶冰离立在一边,手拿合同解释:“夫人,我工作时间是每天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

瞧着戚美惠黑脸,她又沉声低喃:“还有,我没做过的事,请别轻易放到我头上。

我是欠债不少,但不干不净的钱,我不要。再者,日濡车祸当晚,我并没给他打过电话,不是我让他去沁园庄。”

“你说什么?”戚月染突然出现在叶冰离身后,狠得揪住她手腕,拉着她与自己对视。

叶冰离不骄不躁回答:“那晚,我从没打过电话。”

戚月染蹙眉推开叶冰离,摇头否认:“不,不可能!”

“月染,带她离开!”戚美惠痛心摁住胸口,泪流满面。

戚月染咬牙拖走叶冰离,又把她丢上跑车。

戚美惠在客厅里呜呼哀哉,心痛如绞。昨晚戚月染说得对,但她不知道叶冰离来过。

“我不同,我对她的恨胜过一切。但她不怨我,这层伪装,让我无法下手。妈,给我些时间,我会和她割舍清楚。”

是啊,她该期待他儿子,替她另一个儿子报仇。

——

“如果不放我下车,就把我送到沁园庄,我去拿行李。合同在这,好好保管。”叶冰离开口打破尴尬的沉默。

戚月染停车,左手摁住把手,右手摁住车椅,侧身面向叶冰离。

“那晚,到底发生什么?”

叶冰离松开安全带,探身靠近戚月染。

“我说我不知道,你信吗?”

“滚!”戚月染瞪眼怒视叶冰离。

这样风轻云淡的态度,是要让他称赞她杀了他哥吗?

叶冰离缓缓点头,伸手拍拍戚月染肩膀,深呼吸离开。

“我知道,你不信。”她推门下车,落寞背影被冬日冷冽晨光包裹,背脊挺直迈步前行。

戚月染一拳打在方向盘上,叶冰离将自己置之度外,他倒要看看,她届时如何解释!

他调转车身。看到宋碧池来电话,心情更加低沉。

叶冰离猛地停步,错愕回头看到戚月染已离开,唉声叹气。

好吧,他还是那么恨她,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就像当初的自己。

叶冰离落寞来到沁园庄,中途去了趟药店。

她鼓足勇气踏进家门,简单收拾行李后匆匆离开。生怕想起父亲,让自己痛得无法呼吸。

她因为戚月染备受折磨,不能再让父亲来雪上加霜。就当她是个不孝女吧。

“伟哥,那女人在那!”

“娘的,没白来!”

领头的曹伟看到面无表情的叶冰离,阴鸷挥手吩咐手下小弟:“给我上,不拿到钱,今天别给老子吃饭!”

“是,伟哥!”

七八个瘦了吧唧的小子冲向推行李箱的叶冰离,把曹伟的话奉若神明。

“冲!”

叶冰离被这一声喝吓一愣,随即蹙眉盯着气势汹汹而来的一帮男人。

她下意识丢下行李,向村里跑去。

“追!”提着电棍的曹伟目光阴狠,啤酒肚随奔跑上下来回晃悠。

他虽是土肥圆,但跑起来一点不逊色。

不过百米,曹伟追上叶冰离,举起电棍,对准叶冰离的脑袋。

“臭娘们,我让你跑!赶紧还钱!”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