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不良老公请入怀

第10章 扮猪吃老虎

叶冰离突然睁开眼,下意识拉住韩静音的手腕,把她拽到地上。

“给我放开!”韩静音瞪眼嘶吼,用另一只手捶打该死的叶冰离。

她要是留下,就露馅了。但半死不活的叶冰离却死死钳住她。

韩静音恼羞成怒,万不得已低头一口咬在叶冰离手上。

不能让这贱人毁了她!

“啊!”韩静音刚咬上去就突然松口,手足无措摸着酸痛的牙。

可牙痛不是抚摸就能缓解,她欲哭无泪。

怎么叶冰离的皮这么厚,打她手疼,咬她牙疼。还没法逃走,真气死人。

韩静音恨得咬牙切齿,盛放熊熊怒火的双眸扫射叶冰离,猛然看到沙发上的烟灰缸。

不如直接打残吧,反正她皮厚,死不了,用来解气正好。

这念头在韩静音脑袋里生根发芽,她阴笑挑唇,探身拿起沉甸甸的烟灰缸,瞅准叶冰离脑袋狠狠砸下去。

砰……

闷响激起韩静音心底张牙舞爪地恨意,她没发现茶几下闪着微弱灯光的手机。一心要用叶冰离解气,不死不休。

——

“哎哟,哪阵风把几位警官吹来了?喝酒吗?”甘以微看到几个警察行色匆匆而来,上前热情招呼。

为首的警察魏莱睨一眼花枝招展的甘以微,轻咳沉吟:“谁报警说有人闹事?”

“哟,出事了?”甘以微眼珠一转,将魏莱引到韩静音房门口,“就只剩这儿还有人。”

魏莱推开门,发现里面有人举烟灰缸行凶,被害者毫无反抗之力。

“住手!”魏莱箭步上前,取下凶器,拖着韩静音站起来。

此刻,叶冰离刚好松手。

“诶,你们来了!”韩静音瞧见警察,转身熊抱魏莱,怒指昏沉的叶冰离,“警察哥哥,我举报这女人fan毒……”

“毒?先说说蓄意伤人的事。”魏莱推开韩静音,斜睨叶冰离。

韩静音愣了愣,低头盯着被叶冰离握得红肿的手腕,瞬间了然。

原来,警察要给她伸张正义啊!

“警察哥哥,她故意伤人,你看我的手!”韩静音兴冲冲举手给魏莱看。

魏莱恼火推着韩静音身体,让她面向昏迷的叶冰离。

“她都被你打昏了,你说她故意伤人?给我带回局里!”

甘以微眉头一挑,恭送魏莱:“警官慢走。”

“你的人?”魏莱则质问起甘以微。

“不。”甘以微瞥一眼叶冰离,毅然摇头。

“带回去。”魏莱点头吩咐手下。

“放开我!是她贩毒,去抓她。”韩静音后知后觉发现情势不对,挣脱警察束缚,跌撞冲向叶冰离,从她兜里掏出小包白色粉末丢给魏莱。

“你看你看,我都说是她有问题。警察哥哥,我是良民,是我报警通知你们。为了不让毒贩跑了,这才动手,这叫自卫,自卫懂吗?”韩静音撅小嘴,胡话信口拈来。

“一起带走。”魏莱沉着下令。

“你们敢动我?”韩静音瞪大眼嘶吼。

但警察二话不说拖走,也把叶冰离抬上车。

警车扬长而去,甘以微摇头叹气。

“甘姐,视频准备好了。”游吟裹浴袍漫不经心而来。

“嗯,二少的吩咐也不能不办不是?”甘以微无奈接过U盘,想了想又回头叮咛游吟,“你可不许打她的主意。”

游吟眉心一皱,接着点头:“是,二少的女人,我不动。”

他知道甘以微说得是叶冰离,他对冰美人没兴趣,还是小辣椒爽口。

甘以微这才心事重重离开金域湾。

——

警局审讯室,叶冰离摘下头上厚重白纱布。她又没受伤,包这玩意作甚?

“说吧,干多少年了?”魏莱把粉末丢桌上,冷目质问。

叶冰离咂咂嘴,若有所思低喃:“记不清了。”

“记不清?”魏莱略显吃惊。

他常面对种种反驳,鲜少听到记不清。这意思是承认?可这和情报相差甚远,叶冰离要做冤大头?被打傻了吗?

“你的?”魏莱双手摁住桌子,探身逼近无辜眨眼的叶冰离。

“是。”叶冰离点头,“不是从我兜里拿出来的吗?”

“你……”魏莱顿时凌乱。

这算怎么回事?敢情刚才叶冰离没昏?她到底要干什么?不会破坏他的任务吧?

“你,你要把这给谁?”魏莱计划被打乱,只想快点结束这荒唐的审问。

“韩静音。”叶冰离不假思索回答。

一听这话,魏莱忽然来兴致,瞪着炯炯有神的双眼迫切追问:“是韩静音,确定吗?”

“确定,就她。”叶冰离毅然点头。

魏莱捏紧双拳深呼一口气,兴奋回头吩咐:“去告诉韩静音,让她尿检血检通通来一遍。”

他心里石头落下,拿下硬骨头的韩静音是关键。叶冰离误打误撞成毒贩,他也无可奈何,只好日后洗脱冤屈。

叶冰离微微侧目询问:“警察同志,一包雪碧粉至于闹到警局吗?”拿起粉末,打开后倒入口中。

“喂!”魏莱一把抢走粉末,怒斥不知死活的叶冰离,“疯了,在警局xi毒!”

“雪碧粉,你看。”叶冰离伸出舌头,粉末犹如跳跳糖活蹦乱跳地融化。

魏莱迟疑拿起雪碧粉,用手一摸,放鼻间嗅嗅,又拿舌头舔了舔。似乎,真是雪碧的味道,不是毒。

“我自己做得零食,拿出来卖,你要吗?”叶冰离抬起清澈的眸,好似若无其事。

魏莱嘴角抽搐,冷笑后退,看叶冰离像怪物。

所以,他到底做了什么?用雪碧粉去抓韩静音?

“头儿,确定尿检阳性。”

听到手下汇报,魏莱这才如释重负。他的个小心脏啊,简直像坐过山车直上直下。

“那女人听说这位小姐认下贩毒的事,哼小曲去尿检。现在有结果,又发疯说我们陷害她。”

魏莱拍拍手下肩膀,鼓励他去面对韩静音这疯子。

手下丧脸离开,如临大敌。

叶冰离则起身询问魏莱:“我可以走吗?”

魏莱点头,原本也没想抓她。

叶冰离沉默离开,走出审讯室迎面遇上甘以微。

她双手抄兜走路,经过甘以微身侧时,拿出手。

二人不约而同伸手,握住对方,随即松开,各自前行。

“叶小姐,等一下!”魏莱追上叶冰离,“是韩静音自己弄巧成拙,不过其他同伙也跑不了。”

顺滕摸瓜查韩静音,跑不了。

只是,他疏忽了,叶冰离还不能离开。

不过,这女人不容小觑,扮猪吃老虎虽不贴切,但也恰当。

“那就好。”叶冰离勾唇浅笑,她一身运动装光彩熠熠。

“头儿,快去看看吧。那女人嚷嚷着要自杀啊!”

魏莱眉头紧蹙,转身后又迟疑回头。

“一起去吧。”叶冰离看出魏莱突然不想让她走。正好,她也想看韩静音玩什么花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