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不良老公请入怀

第9章 快去接媳妇回家

叶冰离趁戚月染没反应过来,解开衬衫,伸手去触碰他左小腹的疤痕。

她不会记错,她怎么会记错。他就是她的阿戚!

从他出院后,她看到他的第一个眼,她就可以笃定,他一定是……

可叶冰离在戚月染的左小腹处什么都没摸到,那皮肤光滑又细腻。

她身子陡然僵住,不可置信地摇头。

怎么会……

戚月染回神,一把推开作妖的叶冰离。

他差点被这狡猾女人骗了,说什么疤痕和救人,不过是她哄骗他的把戏。

戚月染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他同情心泛滥,救了叶冰离,可她呢?她眼都不眨反身骗他!

是他瞎了眼,和他哥一样瞎了眼!

不过,有件事要说清楚。他可以被叶冰离记恨,同样他更记恨她。但,莫须有的罪责,他不要。

“给你下药的是韩静音,我不屑用下三滥。”戚月染避开叶冰离的视线。

他之前把叶冰离丢在隔壁包间,本想径直离开。可转念一想韩静音在包间地上躺着。

出于绅士风度,他回去把韩静音挪到沙发上。

不经意碰倒她的包,看到里面形形色色的小药包,其中有一包更让他愤然起身离开。

之后,他便让游吟去救叶冰离,也吩咐甘以微一些事。

他还恨着她,不方便出面。这次他冤枉她,下次再把她卖了好了。

“我知道是她。”叶冰离点头应答,不然她也不会喝下戚月染的酒。

由于她夜间视力极好,她看到戚月染的酒杯里气泡格外多,其余两杯气泡少些。

同样的酒,同样的杯,有如此大差异,韩静音又那么殷勤,她不得不怀疑。

至于选择第二杯酒给戚月染喝,她完全是观摩韩静音的表情动作。她选择一杯酒,韩静音则更快地拿起另一杯,她笃定另一杯酒也有问题。

幸好,最终戚月染信了她。

可她还是出错,他身上为什么没有疤痕?她不会记错啊!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了?”叶冰离颓然低头,没资本继续挽留戚月染。

戚月染听到叶冰离的呢喃反而没离开,转身将叶冰离柔软身体扶到床上。

“睡吧,今天不和你计较。以后别说阿戚,我哥已经死了。不过明天别想好过,我会继续替我哥报仇。”

戚月染难得温柔,许是他还记得刚才是叶冰离奋不顾身救了他,许是刚才他透过月光瞥见她挂着泪珠的眼角。

是啊,走了的人绝尘而去,活着的人何必相互折磨?放不下的是口是心非啊。

“阿戚……”叶冰离揪被子,紧紧闭着眼。

戚月染默默摇头,想帮叶冰离掖被角。

嗡……

手机震动,戚月染蹙眉起身接电话,没避讳叶冰离。

“月染啊,你不会忘了你媳妇今天凌晨要从新加坡飞回来吧?”

戚月染狐疑盯着手机看,是戚美惠的声音没错,可他什么时候有媳妇了?

“你小子真是!碧池啊,碧池要回来了,你们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快去接媳妇回家!”

戚月染一愣,随后应答:“嗯,知道了。”转身离开床边。

“阿戚!”叶冰离不是故意偷听,但戚美惠的话她一字不漏听到。

她的阿戚要去接他的未婚妻?

戚月染不假思索离开。他不是阿戚,没义务继续留下。

叶冰离趴在床边,咬紧唇角。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怎么证明他是阿戚,怎么留住他的心?

急躁的她思来想去最终叹气躺下。

宋碧池要回来,她拦不住。就算要宣战,也得养足精神才是。

未来很长,可能很久都没人和她并肩战斗。

她要学会心疼自己,将来完好无损地把自己交到阿戚手里。

还要跟他说,小子,还好我等到你。

那时,一定很幸福……

——

辛京机场,戚月染立在车旁,在冷风中仰望星空。

他抱在胸前的手,不自觉摸向左小腹。那里曾经似乎真的很疼,可现在什么都没有。

“染哥哥!”

听到喊声,戚月染起身迎接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宋碧池。她娃娃脸好像变尖了,檀棕长卷发下的柳叶眼有些粗,看起来怪怪的。

他避开视线,接过行李箱,转身走向后备箱,完美错开想熊抱的宋碧池。

“染哥哥,辛京好冷啊,抱抱。”宋碧池小碎步踏着高跟鞋走到戚月染身边。

她穿着单薄针织衫,一双过膝靴也是单的。

她快速睨一眼戚月染的脸,他还真整成戚日濡的样子。

不过不管怎样,都是她的染哥哥。

戚月染点头呢喃:“上车,我让司机送你回家。”

宋碧池趁机抱住戚月染的胳膊,头贴着他来回磨蹭。

“染哥哥,我知道濡哥哥离开,对你打击很大。我也心疼死了,所以才赶回来陪你。你放心,我不会放过害了濡哥哥的叶冰离!”

宋碧池双手紧攥成拳,恨不能直接手撕叶冰离。

但戚月染还在,她很快收敛阴鸷目光。

提及叶冰离,戚月染突然想起一件事。他推着宋碧池上车,吩咐司机带她去万如集团,而后转身钻进一辆计程车。

“染哥哥,你去哪儿?”宋碧池急急呼喊。

戚月染头也不回,坐上车径直离开。

“跟上他!”宋碧池吩咐司机。

但司机是戚月染的人,只按吩咐把这位大小姐送回万如。尽管这一路,他的耳朵都快起茧子。

宋碧池不情不愿回万如。

不过日后她不会再被戚月染冷落,她要光明正大走进戚家门!

——

翌日清晨,叶冰离起床后发现床头多了套灰色休闲服,旁边还有张纸条。

她瞥一眼,认定是戚月染的字体,得意挑眉。

不过这纸条上的内容……

叶冰离仔细研读后,洗漱换上衣服下楼。

“叶冰离!”

走过一楼VIP包间,叶冰离听到有人喊她。但听这声音,她还是该走不该留。

而衣冠不整的韩静音也顾不上雅观不雅观,冲到叶冰离身侧,拖着叶冰离走回她的包房。

顺便一脚踢在从她包房走出来的男人身上,“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叶冰离蹙眉打量近乎衣不蔽体的韩静音,还有一脸疲态的男人,所以这是……

“我打死你这贱人!”

叶冰离还没等发问,韩静音率先把她丢在沙发上,骑上来,有气无力掐住她脖子。

见叶冰离纹丝未动,韩静音抄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砸在叶冰离脑袋上。

砰……

叶冰离蹙眉闭上眼,脑袋有些眩晕。

韩静音起身整理衣服,顺手把小口袋里的一包粉末丢在叶冰离口袋里。

“呸,和我抢男人,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话,是她第二次说。这回可万万不会落空,因为她已经报警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