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攻略:不良老公请入怀

第7章 死无葬身之地

叶冰离抱红酒瓶进包间,看到沙发上窃窃私语咬耳朵的韩静音和戚月染,他们笑颜如花。

韩静音脱下黑貂,露出精致格纹套装短裙。她好似没骨头,贴在戚月染胸口。

戚月染双手搭沙发上,对投怀送抱的韩静音态度模棱两可。

“酒来了。”叶冰离在茶几旁蹲下,故意不看他们,但早把所有动作尽收眼底。

“二少这次你必须喝,以前你总拂我面子,人家很伤心的。”韩静音撅嘴撒娇,故意在戚月染怀里蹭蹭。

“喝。”戚月染应答爽快,却不动作。

韩静音抬酒杯靠近笑容妖冶的戚月染,她手忽然一歪,杯中好酒抖落在戚月染裤子上。

“瞧我还没喝就醉了。哎,还是你的笑太有魅力。”韩静音拿抽纸帮戚月染擦拭。

戚月染敛起笑容,不笑不怒不动作。

叶冰离倒笑了,把剩下半杯红酒放在戚月染面前。

戚月染起身,顺手将半杯红酒推向韩静音。

“啊!”

听到韩静音尖叫,叶冰离悠然拉住戚月染袖口,低喃:“走,我帮你简单处理。”

戚月染没拒绝,顺从离开。

这可气坏处心积虑的韩静音,抬手怒摔杯子。

可转念一想待会戚月染还要回来,哼声起身叫服务员收拾残渣。

韩静音在卫生间处理酒渍,越想越气,掏出包里烟盒想点烟。余光瞥手包,瞅见好东西。

啊,怎么忘了这些法宝?

她丢下烟盒,急匆匆赶走服务员。

“叶冰离你不是很狂吗。哼,待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阿嚏……”叶冰离在休息室帮戚月染解决酒渍。

他虽不是洁癖,但厌恶衣服上有污渍。

她了解他,但要继续陪他演戏。到他的世界,把他从悬崖上拉回来。

“缺钱?”戚月染背靠座椅,低头凝视蹲在身侧的叶冰离。

她领口真低,从他的角度风光一览无余。但他没像躲开韩静音一样,推开叶冰离。

叶冰离没料到戚月染突然提钱,那他希望听到什么回答?

说是,他势必冷嘲热讽,故意刁难,之后兴许会给钱。

说不是,他和她都不会信,她所受的折磨照样不会少。

“说话!”戚月染讨厌这该死的沉默。

她到底想怎样?明明是她犯罪,为什么他饱受折磨?

“我不缺,追债的人缺。”叶冰离想避开这话题。

“叶冰离,你去卖吧。我出钱,你接客。百奇很多客户喜欢自视清高的女人,譬如你这样的。”戚月染挑起叶冰离下巴,目光阴鸷猎夺她所有表情。

叶冰离松开手帕,迎上戚月染冰冷目光。

就算杀人视线,她也毫不犹豫要看。和他接触时光太短,奢侈地令她不敢呼吸。

戚月染先避开目光,起身拖着叶冰离离开。

他只当沉默是最好回答,反正她缺钱不是吗?

“走,今天有客户。”戚月染进门时就看到客户的车停在门口,现在时机刚刚好。

“二少我们继续,别扫了兴。”韩静音心急如焚拦住戚月染。

她瞥一眼阴沉的叶冰离,媚眼勾笑:“冰离一起吧,大家同学一场。”拉着叶冰离进包房。

戚月染呵呵冷笑,感叹叶冰离命真好,到哪都有人救。

可他要看,谁能从他手里救她!

叶冰离却不认为韩静音会好心请她喝酒,她是大学里出名刺头,肯定有猫腻。

韩静音让叶冰离端酒,把当佣人。她拖戚月染坐下,拿中间一杯酒给戚月染,“二少,我敬你!”

戚月染接酒杯,即将喝酒时,叶冰离突然抢走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喂!”韩静音恼火攥拳嚷嚷,要不是戚月染在,她早动手了。

叶冰离咂嘴,而后伸手去拿韩静音眼前的杯。

韩静音快速举起叶冰离面前的酒,“二少,好事多磨,再来一杯。”必须让戚月染喝下她准备好的酒。

叶冰离同样举杯面向戚月染,但她有些晕,可一杯酒不该这样。

“二少,喝啊!”韩静音急得满头大汗。

她煞费苦心准备两种药,叶冰离喝下一杯,那第二杯戚月染必须喝。否则岂不空手而归?

戚月染摸下巴不动声色观察俩女人,一个目光灼灼,一个面色微红。

最终他挑起叶冰离的酒杯,和韩静音的杯子碰了碰,淡笑低喃:“韩小姐,干杯。”

韩静音脸色陡然一沉,恨不能掐死多事的叶冰离。

“怎么,不给面子?”戚月染抿口红酒,偏头看发呆的韩静音。

韩静音尴尬别过头,小口抿酒。

“嗯?”戚月染加重鼻音,冷视鬼鬼祟祟的韩静音。

“呵呵……”韩静音干笑喝酒,打消戚月染的疑心。

她只能祈祷两种药都是黑心厂家生产,绝对没有任何药效。

咚……

韩静音祈祷还没结束,叶冰离突然倒下,嘴里发出阵阵嘤咛。

戚月染蹙眉起身,绕过茶几在叶冰离身边蹲下。

叶冰离一把拽住戚月染的手,哼唧嘀咕:“阿戚,我好热,给,给我!”

戚月染反手推开叶冰离软得没骨头的身体,横眉怒视坐立不安的韩静音。

准备酒的人是韩静音,给他喂酒的也是韩静音。但喝酒的是叶冰离,如果是他喝下……

“二少,我明白了!是她,是她下药陷害我啊!”韩静音急中生智抖机灵。

她忍住憋笑冲动,扭腰到戚月染跟前。

“二少你想啊,她既然缺钱出来做这行,还能没点小心思?必然是想给你下药,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可她又嫉妒我,抢走给你的药酒,栽赃给我。

二少我一向光明磊落,这次可冤得很。”韩静音抱紧戚月染的胳膊,晃晃昏沉的头。

戚月染黑眉紧蹙,死瞪不住娇哼的叶冰离,觉得韩静音的话有几分道理。

这女人,当初不就这样拐走他哥的心吗?

不知死活!

韩静音重重咽口水,真想直接扒了戚月染。可她喝的酒里有安眠药,片刻后咚得一声栽倒。

“喂!”戚月染见韩静音跌倒,相信是叶冰离做手脚,不然韩静音不会这样。

倒下的韩静音做梦都在还原她的计划。

骗叶冰离喝下含有大量安定的酒,给戚月染喝下mi药,戚月染不会找死猪发情,只能找她。

她顺手推舟做戚月染的情人,没准还能送叶冰离上西天,一举两得。

可她做梦都没想到,叶冰离夜间视力好到惊人的地步。

在幽暗房中,还能看到三个红酒杯上的气泡数截然不同,从而判断酒里有猫腻。

“叶冰离,很好!”戚月染怒视呼吸急促,汗流浃背的叶冰离。

这女人竟敢给他下药,还设计陷害韩静音。

当初,她一定也是这么害死他哥哥的!一定是!

他拉着身体滚烫,不住颤抖的叶冰离离开,听她嘤咛声越来越大,充耳不闻。

砰……

戚月染一脚踢开隔壁包房,把瘫软成水的叶冰离丢进包间。

“这女人给你们了,随便玩。”戚月染关门愤然离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