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诱惑

第24章 结束开始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完全懵逼的王子聪一下就冲了上来。

跟着是王子聪的惨叫,还有就是说刘冬雪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惊恐。

“我杀了我儿子?......”刘冬雪的口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刘冬雪的那一刀刚好砍在王子聪的肩膀上,他的锁骨已经露在外面,猩红的血液染红了白色的T恤。

在哦白色的灯光显得异常的妖异。

“子聪...”王廷魁尖声叫道。

一时间整个别墅里的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像是屠宰场里的那种气味,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刘冬雪整个人瘫软了下去,我赶紧上前将其抱在怀中。

于此同时,别墅的气温降低到了极点,氤氲的雾气将白色的灯光全部遮住。

血腥味在氤氲的雾气中横行,一瞬间整个别墅被一种肃杀的氛围包围。

在这极度恐慌之中,王廷魁率先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可是更大的危机并不是王子聪的性命,而是我们在场的人的性命。

此刻的桑默已经陷入了一种极度愤怒的状态。

“我要杀光你们为我的儿子报仇。”

桑默的话像是死亡的咒语,在这个别墅中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桑默,你出来,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你不敢出来是觉得自己没有脸面看见他吗?”张敏芝抱着躺在血泊之中的王子聪,那一脸的哀伤并不是一个人能够轻易的表演出来的。

十几年的抚养,张敏芝已经完全把王子聪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在她的眼中王子聪和王雨晴就是双胞胎的姐弟。

如果当初不是听信了那道人的蛊惑,她一个妇道人家根本就想不出这般恶毒的办法来。

桑默死后的一个月里,她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只要自己一闭上双眼就能看家桑默那张哀怨的脸。

总能听见桑默要求自己抵命的言语,她有几次想过自杀,但是她看见一双儿女睡得香甜便打消了自杀的念头。

最后她的心性大变,或许是为了一双儿女,也或许是为了能够待在王廷魁的身边,她选择将桑默的魂魄彻底的禁锢。

果然听信了道士先生的话之后,桑默没有出现,自己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今天,王子聪得身体里流出的血液让她彻底的清醒,犯下的错误始终是要承认的,最后都要还。

王子聪虽然不是自己所生,但是她却是王子聪的母亲。

她轻轻的在王子聪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然后说道:“要杀便来杀我吧!我为了我十八年前犯下的错误赎罪。”

在氤氲的雾气中,响起桑默那恐怖的声音:“你以为你今天的死亡能够赎罪吗?你不仅杀害了我,还、剥夺了我作为一个母亲的权利。你就算是下十八层地狱也难以赎罪。”

“我只求我的生命能够换回子聪生存的权利,以前是我剥夺了你的一切,现在我将这一切都还给你。你尽管来取吧!”

张敏芝泪如雨下,瞳孔中已然看不到任何对于生的希望。她是保佑必死之心的,她背负着这么年的罪恶已经负担不起了。

死亡或许是对她自己的救赎,或许她的心里能够好过几分。

这一刻的张敏芝显得很平静,在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惧怕和不舍。

“呵呵!你说得轻巧,我会让你这么容易的死去吗?”桑默的声音像是地狱里的死神的声音一样回荡在充满了王子聪痛苦的呻吟的别墅中。

“我要你的魂魄游荡在世间,受尽欺辱,让你走我曾经走过的道路,让你感受我曾经的孤独、无助、绝望。”

桑默的话让我不寒而栗,如此狠毒的惩罚能让几人能够承受。

但是这些都是桑默的经历,她在无边的黑暗中承受着,痛苦着,她期盼的就是能够为自己报仇雪恨。

今天她终于能够得偿所愿了,今天她可以亲手手刃自己的仇人了,在她的心里是否真的有那么的高兴呢?

答案想必也是否定的,即使是大仇得报,她所失去已经失去,时间不会倒流,她也回不到那时的青春年少。

这一切究竟是谁造成的呢?

是王廷魁的见异思迁?还是桑默自己?或许是张敏芝的嫉妒?

我不知道,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猜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你想我怎么样都可以,请你一定要保住子聪的生命,他是无辜的。”张敏芝说道:“我以前是做下了许多得错事,今天我用我的生命来哦偿还你。”

张敏芝放下奄奄一息的王子聪说道:“你来取我的性命吧!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有这样的结局,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在今天。”

“是的,今天是两个孩子的生日,也是我的忌日,当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了。”

桑默从氤氲的雾气中走了出来,一喜大红色的喜袍好似是刚刚穿上一般。

她突然化作一团青烟从张敏芝的身体中穿了过去,张敏芝轻哼一声,整个跪了下去。

她这一跪像是在述说自己曾经的错误一般。

桑默走到自己王子聪的面前,说道:“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王廷魁,如果不是因为几的软弱无能,我们不会走到今天的局面。”桑默顿了顿说道:“我要你下来给我一个解释。”

说罢,桑默已经将王廷魁给处死,他的死状很安详也很让人费解。

跟着,桑密化作一缕青烟钻进了王子聪的身体里。

一会儿的功夫,王子聪不再流血,原本惨白的面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警察赶到的时候,王廷魁和张敏芝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征兆。

因为在监控中没有看到凶手行凶,所以,我们自然就相安无事。

经过一系列的事情,王子聪和王雨晴变得沉默寡言。每天除上学回家几乎就没有什么别的活动了。

红包游戏也因为桑默的消失变得没有动静。

但是我们却忘记了那个群始终都在,而我们也没有退出。

“红包游戏现在从新启动,完成任务之后不但能够得到绝的金钱奖励,还可以提一个要求。”

看着手机频幕上的哪行字,我的内心点抽搐一下。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