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诱惑

第22章 利用

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桑默竟然一早就已经看见了刘冬雪在树后面,她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抓住刘冬雪来威胁我。

这个时候我已经是为时已晚,想要去吧刘冬雪给救出来已经不可能了。

“我借小姑娘的身体用你天,你什么时候把我身上的禁锢给解开了,我就放你的小情人出去。”

在大树的后面传来桑默的声音。

“你不要乱来,我会尽快将你的禁锢给解开的。”我焦急的说道。

一方面我有些自责,如果不是我刘冬雪就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了。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快点将桑默的禁锢给解除,只有这样才能将刘冬雪给安全的带回来。

桑默已经在附身在刘冬雪的身体里,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受桑默的控制。

“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解除禁锢?”我说道。

“你要把我的四肢全部都找出来,我再告诉你下一步。”桑默说道。

她的四肢我去哪儿找?而且她已经死去了这么多年。想必她的尸骨都已经化成泥土了。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确定你的尸骨还在?”我说道。

“在的,如果我的尸骨已经化作了泥土,那么我早就离开这里。”桑默说道:“她不想让我离开,就必须要保住我的尸骨。”

这里面事情我大多不懂,但是我却知道这样的事情是能够发生的。

就像是古时候被砍头的犯人一样,选定执行的时间一般都是在秋后问斩。

因为秋后是阳气最足,而且必须是在午时,人死后的魂魄当即被阳气瞬间灼伤,最后魂飞魄散。就连你变鬼的机会都没有。

把一只鬼祟给控制住,定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桑默附身在刘冬雪的身上没有什么异常的动作,像是一个没事人一样。

正常的上学放学,只不过她放学之后,便一个劲的粘着我。

我知道一只鬼祟不能一直附身在人的身上,因为这样的人的魂魄会受到,鬼祟的阴气腐蚀,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死去。

“你如果不快点帮我接触禁锢,那时候你的小女朋友就回来陪我了。”桑默说道。

我心里虽然很生气,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刘冬雪的性命就在她的手上。

我只能答应下来,而且还必须要快速的找到桑密的尸骨。

桑默说她的四肢被分开,而且还要保持不腐烂。

根据以上的线索,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学校的实验室了。

将四肢浸泡在福尔马林中,那是能够保存很久的。

是夜。

昏黄的路灯将学校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在面纱下面的学校究竟是有着什么样的面目呢?

这个面目,将由我来揭开,同时我很可能会被戴上别人给的面具。

我蹑手蹑脚的走进实验楼,里面有不少的动物的尸体,他们都在福尔马林的浸泡下变得惨白,没有意思的血色。

实验室不大满打满算也就三十平米的模样。

实验室我来过很多次,也么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如果说一个人想将尸体放在这里,那么会选择什么地方呢?

况且福尔马林的味道极重,如果说是放在其他的地方想必早就被发现了。

实验室是我最后的希望同时也是刘冬雪最后的希望,如果我不快点找到桑默的尸体,那么刘冬雪就会有危险。

在实验室里待了许久,我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我摸着实验室的每一处,希望能够找到一点线索。

可是我除了看见那冰冷的墙壁和器皿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我突然想起了,实验室是修在顶层的,实验室的上面是顶楼,屋顶上是我们的禁地,没有去过,也不知道上面究竟有什么定西?

我快速的爬上了顶楼的楼梯,但是在我的面前却是出现了一把大锁。

果真是有问题的,不然怎么可能会用这么大的锁锁起来?

我在实验室找到了锤子,然后一锤子就将那锁给砸开。

我缓步的走进天台,此刻的天台有点凉,我不禁紧紧了身上的衣服。

在天台的上面还修建了一个小房间,从远处看就像是一个楼梯间一样。

我靠近那个小房间,在外面就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福尔马林的味道。

果然是在这里。

我已经能够想到房间里的东西是什么。

之后,我将门砸开,房间里全是符纸。

那些符纸我认识因为在师父给我的书上就看见过,其中镇魂符比较多,其余的都是驱邪符之类。

只要贴上这些符纸,鬼祟是不敢靠近的。

尤其是那镇魂符用得更是阴险毒辣,只要这些符纸在尸体上,那鬼祟就没有任何投胎的机会。

我将那些符纸尽数撕毁,然后将桑默的四肢全部都搬走。

后花园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往日能够看见的大楼不见了。

我无所畏惧,因为认知鬼恐怖,鬼晓人心毒。只要不和鬼有什么冲突完全不必理会。

按理说,我已经将桑默的四肢拿来了,她应当是很高兴,因为我已经将她的禁锢给解开了。

她现在是能够自由行动了。

那么刘冬雪就算是安全了。

我等了许久也没有看见桑默的身影。

但是却接到了王雨晴的电话,电话的那头,王雨晴异常惊恐的说道:“温胜武,快来救救我!”

我心里一惊,道:“你怎么了?”

“刘冬雪不知道是怎么了,她提着一把斧头进来就准备砍我妈。”

“什么?刘冬雪砍你妈?”我大惊,我被桑默给片了,她的目的就是让我帮她解开禁锢,然后利用刘冬雪的身体去报仇。

我马不停蹄的就到了王雨晴的家里,然后看见王雨晴的父亲正在和刘冬雪对峙。

“今天就让我杀了这个贱人。”刘冬雪说道。

“小雪,你是不是搞错了?”王廷魁看着刘冬雪说道。

“王廷魁,难道忍不出我来了吗?”刘冬雪找了一张椅子坐下,说道:“你真的是好狠的心啊!”

“你是谁?”王廷魁的身体开始颤抖。

“哼!如果不是她,我能和我的儿子阴阳分离吗?”刘冬雪说道:“她还找人做假资料,将我的事情完全黑白颠倒。”

“你...你是...桑默...”王廷魁最终还是说出那个尘封了十几年的名字。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