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诱惑

第17章 宾馆旖旎

我抱着锦盒,一步步的往学校的宿舍走了去。

在路上,我的脑海中始终想起拜尘子的话,这是个能够救我性命的盒子。

我顿时就有种力量在身体里滋生,我怕是能够对抗白无常的。

此时的学校大门已经紧紧的关闭,我只能从我们的听到怕进去,然后回到宿舍睡觉。

宿舍里一片杂吵,其中数胖子的鼾声最大,曾几何时我是多么的讨厌胖子的鼾声,现在的觉得胖子的鼾声是如此的美妙。

活着真好,有鼾声就证明还活着。

让我大惊的是,陈波竟然坐在床上,见我进来他往后挪了一下,然后惊恐的看着我。

“你怎么这么怕我?”

因为我知道陈波并不会害我,所以我像他生前一样和他说着话。

“你的手里是什么东西?”陈波再次往后挪动了一下,惊恐的看着我手中的锦盒。

我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害怕我,而是害怕我手中的盒子。

这锦盒绝对不简单,竟然让一直鬼祟这般的害怕。

“你是怕它?”

我高举锦盒向陈波的窗前靠近,此刻的陈波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

“你别过来,那东西对我有致命的伤害。”陈波蜷缩在一起,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咪一样。

是的,就是这个盒子让陈波害怕,从而也证明了这个盒子绝对不是凡品。

我转念一想,这个盒子竟然让陈波害怕,那么白无常也应该是害怕的。

想到这里,我浑身充满了力量,恨不得马上找到桑密大战一场。

我和陈波聊了很多,他把他的家境和遭遇全都告诉了我,我顿时觉得我很幸运。

他的家人就希望他能够出人头地,今后能够找一个好的工作。

他身上承载了家人的希望,那些希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现在他死了,对于他来说一切都轻松了,再也看不见父母失望的眼神,也听不见那些亲戚的炫耀。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陈波又该躲回到那冰冷的墙壁中去了。

和陈波聊了一夜,我也困得不行,但是我却没有睡觉的机会。

因为我接到了王雨晴的电话,她在电话中述说着是从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我,我们谈论着,互述衷肠。

好像白无常从来没有出现过,而我们也没有受到什么威胁。

最后在我帮助刘冬雪度过难关的问题上谈崩了。她不希望我去帮助刘冬雪,可是在我的面前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机会。

十八岁的我,正是渴望一份完美的爱情,可是在这期间我却不能坐视不理刘冬雪的死活。

想到刘冬雪那祈求的眼神,还有走之前的那句话,我于心何忍?

但我挂了王雨晴的电话的时候,刘东旭的信息发了过来。

我一看竟然是宾馆的地址,难道说刘冬雪已经把房间都开好了?

我看看时间还早,现在才中午也就没有会信息。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刘冬雪已经出现在了我们宿舍的门口。

她喘着一身白色的褶子群,笔直的黑发,和那画着淡淡的淡妆无处不洋溢着青春的信息。

“你想好了吗?”她低着头不曾抬头看我一眼。

这别开生面的开场白让我顿时有种负罪感,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如果不是白无常,她也不至于这么来哀求我。

我说:“现在还早!”

她看了看手上的女式手表,说道:“你难道真的不想和我出去走走吗?”

我明白,她并不是想我出去走走,而是想在事情来临之前,大家有个了解,以至于今后不尴尬。

“去吧!”胖子推了我一把。

所有人都知道我和刘冬雪会发生什么,也知道我不和刘冬雪发生点什么,她就是岌岌可危了。

对于所有人来说这是我占了便宜,但是却知道,我和刘冬雪发生了关系,那么王雨晴今后便不再理会我了。

我失去的是任何的不能想象的,但是我如果不答应刘冬雪,那么她失去的就是生命。

我和刘冬雪并肩走出学校,好像是一对小情侣在约会一般。

“我们去哪儿?”我问道。

刘冬雪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们去酒店吧!”

到了那家酒店,我没急于去洗漱,还是跟她聊着天,东拉西扯的,真是无所不谈。

她也很兴奋,时不时地还捅我一下,然后就哈哈的大笑。

要说困倦,我确实有一些,因为昨晚我一夜没有睡觉可这么一聊,反倒觉得没那么困了。

除了我和她的说话声,屋里就是空调机的声响了。

不知又过去了多久,她忽然说,“把空调关了吧!有点冷了!”

我只好把空调关了,转脸试探性的对她说,“要不要我抱抱,给你暖暖?”

“不用了!”她有点羞怯,可并没有抗拒我的走近。

我轻拥着她,她的火力确实很差,那滑腻腻的肌肤都是冰凉的。“现在暖和了吗?”

“嗯!你身上真热!”

我笑了笑,我也感到这种仅仅是拥抱的拥抱很惬意,很舒适。

“我都有点困了!”

“也确实,我昨晚一夜没有睡,要不睡吧?”

“好!”

“还洗洗吗?”

“当然得洗了!不洗多脏啊!”

“那谁先洗?”

“谁都行?”

“你先洗吧!”

“好!”我放开了她,她转身背对着我默默地脱去了衣裤,只身着内衣内裤走进了卫生间。

关门时,她还俏皮地说了句,“不许偷看啊?!”这哪是不让偷看,分明是要告诉我去偷看嘛!我随口答应着,她也就关了门,随后那哗啦啦的水声就出来了空调关了。

屋里又开始了那种闷闷的气氛,湿热的空气似乎是在挤压着我。

我脱了上身的衬衣,光着膀子,把鞋和袜子也脱了,又脱了长裤,只留下一条三角裤。我想去偷看,可我实在懒得动弹了,仰躺在床上,侧耳倾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

一连串的聊天下来,我们已经不尴尬了,好像我们真的是一对情侣一样。

或许是她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才这么的放开的吧?

她出来时,只围了一条浴巾,触电般的从我的眼前掠过,一下就到了另一张床上,飞快的用被子盖住了她的全部。

“不许到我的床上来啊!”她边说边笑,还很无辜很胆怯的用被角遮挡着自己的脸面。

我没有理她,也去冲洗了一个澡。

擦干了身子,我想再把内裤穿上,可一迟疑,就没有再穿,精赤条条地直接走到屋内。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