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婚宠:总裁诱妻请翘家

第六章逃不了一世

如狼似虎的一群记者,抬头果然见秦霂城正欲转身离去,纷纷奔着跑过去。

这下好了,想默默无闻的走都不行了。

被记者围了一圈的秦霂城已经彻底的黑了脸,如泼墨一般的眸子逐渐溢出来怒气。助手在一旁也是急得抓耳搔腮,总裁最恨小报记者,现在被围了一圈,也难怪脸色不善。

秦霂城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记者微微忌惮,适当地拉开了距离,却还有胆大不怕死的凑过去。

“秦总您是因为听到了白筱筱的深情告白,才会避嫌离开吗?”

“之前秦太太出轨一事您并未回应,不知有没有离婚的打算?”

“宁莫如已经长达一个礼拜没有上班,有传言是您断了她在电视台的前路……”

随着问题越来越尖锐,秦霂城的脸色却越发得平静,却莫名让看的人心中一震。

孟琼琚正因为挤不进去而满头大汗,却听得头顶有熟悉男声传来。

“秦某和太太琴瑟和鸣,太太只是在家休养几日,外面这些子虚乌有的传言不必放在心上。至于白小姐,我也很期待接下来的合作,将有我的助理全面负责。”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当初宁莫如出轨被抓包的证据照片拍的可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可如今秦霂城一句话全部否定。

白筱筱那边,也以助理负责暗暗表达了拒绝避嫌的意思,这番话轻描淡写,却如平地惊雷。

而此时,孟琼琚脚底像是生根了一样,心里一阵寒意袭来。这声音,是恐惧的根源,孟琼琚猛地抬头,果真看见那英俊不动声色的一张脸。

竟然是那天在冰库绑架她的男人!

她惊在原地,耳朵边嗡嗡的响着,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

原本以为是霍辰东派来威胁她的人,却没想到是秦霂城亲自来处理此事!到底是怎样的胸怀,能够冷静的在事后为好友和妻子处理出轨证据?

孟琼琚一时之间心乱如麻,所有思绪都交织在一起,令她理不出头绪。但一个“逃”字,却清清楚楚的浮现在脑海中。

无论当初秦霂城报着怎么样的心态去处理那组照片,他不愿意这种丑闻暴露是事实,自己却违了他的意,来了一手偷天换日也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她孟琼琚,早就把秦霂城得罪得彻头彻尾!

想想传言中秦霂城的手段,她只觉得不寒而栗,哪里还敢凑到秦霂城面前,脚尖一转,躬了身子就往人群后遁。

这边保安已经赶到,一边用身体做了人墙挡住记者,一边掩护秦霂城离开。

退到后台,要拐弯时,秦霂城忽然抬眸,往人群后扫了一眼。那略微有些熟悉的娇小身影正鬼鬼祟祟地往大门走去。

秦霂城眼底划过氤氲的恼怒,微微一动,随即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大步沉稳迈去。

直到重新见到明媚的日光,孟琼琚才算是长长得松了一口气,还好她反应飞快,没被秦霂城发现。

不然他一见到她,定然会想起秋后算账,那她可就完了!

然而还没等她雀跃一会儿,就有一个架着金丝眼镜的男人绕到她身后,“孟小姐,我们秦总有请。”

孟琼琚脊背僵硬,心中一滞,缓缓转头看去,路旁正停着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车门半开,明显是在等她。

刚刚的侥幸尽数散去,她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我,我还有点儿事,下次再约。”

说着,她脚尖一扭,就要往反方向跑!

长臂挡住她的去处,也不知何时另外一边也拦了一人,她就是犹豫了下,竟然被人截了后路。

“孟小姐,我们秦总有请。”

一模一样不容置疑的话,冷硬的说出。孟琼琚自知今日逃不了了,一脸颓败沮丧的跟着上了车子。

后座上的秦霂城长腿叠加,双手放在膝盖上,正漫不经心的敲打着,见她几乎被人架着扔上车子,似笑非笑地侧过头。

“孟小姐,别来无恙。”

有恙,有恙,非常有恙!孟琼琚觉得她现在的脸色肯定和见鬼了一样,心虚的很。

不是她不争气,只是秦霂城这人气场太过于强大,上一次的威胁还响荡在耳边,她刚把他给卖了,就被抓了一个当场,能不害怕么?

哭丧着一张笑脸,腿都吓得有点儿发软。

她硬生生挤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谄媚讨好道:“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您必然不凡,原来是秦总,失敬失敬。”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