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改朝换代

大周皇朝立朝已有四百多年,至圣宗皇帝水权已历三十六世,圣宗皇帝在位已经十五年,好se成性又醉心修仙炼丹之术,全然不理国事,昏庸无能,朝中奸臣当道,把持朝政,陷害忠良,排除异己,结党营私。

大司马上官飞专权,仗着圣宗皇帝的宠信把持朝政,排斥异己,杀戮大臣,暴虐无道,横征暴敛,民不聊生。

苛捐杂税繁多,天灾人祸频生,百姓苦不堪言,不看压迫的穷苦百姓聚众造反,在南方揭竿而起,当地官员贪污成风,怕朝廷怪罪,隐瞒不报。

当圣宗发现不妙的时候,起义军已经在首领霍离殇的带领下势如破竹,打到皇城脚下,城头鼓声震耳欲聋,成楼下喊杀震天。

在这一片血雨腥风中,皇宫里却起火了,刚开始只是点点星光似得火焰,没人关注,当侍卫反应过来的时候,火光已经冲天而起,染红半边天。

那熊熊的大火,肆意的燃烧着整个皇宫,冲天大火,浓烟滚滚,势不可挡。火势不断蔓延,来势汹汹,没有一点熄灭的迹象。

一片火光中,宫里乱成一团,从皇后到小宫女,从太监总管到小太监,全部慌不择路,外面喊杀震天,他们急急忙忙收拾细软,随时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合欢宫,宫里最繁华的宫殿之一,宫里种满合欢花,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丽妃的住所,原先雕梁画栋的宫殿,此时也早已乱作一团,宫女、嬷嬷、太监步履匆匆,恨不能插翅飞出这往昔打破头也想挤进来的宫殿。

寝宫内,一个粉衣女子脸色苍白憔悴,手里牵着一个身形未足的女娃,女孩有一双狭长的凤眸,顾盼神飞,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的母妃。

“母妃,为什么落儿要跟奶娘走?母妃,你不走吗?”才三岁的女孩不懂愁绪,只是不想和自己最爱的母妃分开。

“落儿乖,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宫玩吗?这次母妃让奶娘带你出去好好玩玩,玩够了你就回来看母妃,好不好?”丽妃蹲下,理了理女儿垂下的小辫子,难掩分离的心酸。

“落儿真的可以出去玩吗?母妃?”到底是小孩子,听说可以出去玩,兴奋得拍着手不住叫好,掰着手指想,回来给母妃带什么礼物,可以让母妃开心。

丽妃忍着心酸站起身,看向一旁荆钗布衣的中年妇女,自己最信任的人之一,“奶娘,落儿就拜托你了,一定要将她,抚养长大!”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将公主安全养大,不让她受一丝一毫苦楚!”奶娘和丽妃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比亲姐妹,看着落儿兴奋的通红的脸蛋,她连忙保证。

“去吧!”不舍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云落公主最后一眼,丽妃转身,挥挥手,两个字仿佛耗尽她全身力量,纤细的身影在烛光下摇曳,给往日奢华,如今萧条的宫殿增加三分凄凉。

“娘娘,您不一起走吗?”将兴奋的小女娃抱在怀里,用被子包裹起来,奶娘看向那凄楚的背影,虽然心里知道她不会走,还是忍不住道。

“我不走,我和檀郎生死与共!”摇头,丽妃疲惫挥手,似乎不愿多说。

奶娘叹口气,抱紧怀里小女娃——当朝的云落公主,含泪挥别自己的主子,在喊杀震天的声音中走出合欢宫。

第二天,大火扑灭,往日偌大奢华的皇宫付之一炬,霍离殇带人清理皇宫的时候,在丽妃的合欢宫发现拥抱在一起的丽妃和圣宗。

“生不能同衾,死我让你们同穴!”被两人感动,霍离殇用帝王之礼安葬了圣宗和丽妃,抬头看被战火染红了的半边天,最终同意手下推举,登基为帝,国号:离,改皇城为圣都,作为离国都城,大赦天下!举国欢庆!、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