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情深度余年

第2章 如此下贱

疼痛与屈辱交织而来,夏欣瞳几乎无法承受他的力道,更无法接受他的话。

泪水不断的滴落下来:“你放开我……”

她不明白,北冥弦清为什么会如此对她,身下的痛让她忍不住绷直了身体,要说的话,也尽数被他的疯狂动作打断。

他的手掐着她腰,冲击又快又重,带着深深的恨意。

令她实在招架不住,只能哭泣哀求。

可她身上的男人根本没有半点反映,只贪图一时的快意。

下腹传来痛意,夏欣瞳更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屈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看着夏欣瞳痛晕过去,北冥弦清才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来,却在看到她的身上有血迹时,僵了一下:“来人!传太医!”

一旁夏欣雨也转过身来,看着痛昏这去的夏欣瞳,眉眼眯在一处,眼底湿凉,如毒蛇一般:“姐姐还真是深爱着二王爷,如此,都不肯说出他的下落,就算自己死,也不想二王爷有危险吗……”

这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却让一旁的北冥弦清面色更冷戾了几分,双手攥的更紧。

恨意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了一般,心里更是惊怒交集。

“皇上,皇后娘娘动了胎气!”女医官尤思颤魏魏的说着,这个被二王爷逼宫落败逃走的皇上,如今又打了回来,可整个人却变了。

周身带着凛冽的杀气,让人不寒而栗。

“动胎气……”北冥弦清看着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没有一丝生气,被吊在半空中的夏欣瞳,也僵了一下。

“皇上!姐姐竟然有了身孕,这……”夏欣雨忙用手掩了嘴,也很是意外,才又看向女医官尤思:“孩子……几个月了?可还能保住?你一定要保住皇上的血脉……”

北冥弦清的眸色更复杂了。

“孩子有三个月了,臣会尽力保住……”尤思的话说到一半,便被北冥弦清打断了:“不许保,现在就给朕打掉这个野种!打掉!”

他的双眼一片血红,俊雅的五官异常冰冷,蒙了一层寒霜般,抬手捏了还在昏睡中的夏欣瞳的下颚:“朕从不知道,你如此下贱!竟然怀了他的孩子!”

四个月前,北冥墨寒逼宫造反,乾清宫被大火吞噬,他被夏家人救出来,本来他下了死令,让夏家人去救夏欣瞳的,却被告知,这一切都是夏欣瞳与北冥墨寒策划的,人证物证皆有,那时,他就恨透了夏欣瞳,发誓要让她生不如死。

此时,听说她腹中的孩子只有三个月,心口的恨意如滔天巨浪,他曾经用命护着她,换来的,一直都是她的背叛。

气血翻涌,身形也晃了几下。

“皇上!”夏欣雨忙过来扶了北冥弦清:“皇上,龙体要紧,姐姐……只是一时糊涂,她一定是被二王爷的花言巧语给骗了,才会助他夺天下,才会鬼迷心窍害皇上!”

这话一出,让北冥弦清的恨意更深了,额头的青筋青青崩起。

一边冷眼看着尤思:“落胎药拿来。”

接过落胎药,北冥弦清眯了嗜血的眸子:“把人弄醒!”

紧接着一桶冰水泼向了昏迷不醒的夏欣瞳。

寒冬腊月,冰水泼在身上,立即就冻成了冰渣子,夏欣瞳全身颤抖,睁眼看到的就是满脸恨意的北冥弦清,她又缓缓闭了眼睛。

她宁愿再也醒不过来,也不想看到他如此恨自己。

北冥弦清却不允许她再睡过去,一手捏了她的下颚,一手将落胎药灌进她的嘴里!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