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余生敬孤独

第3章 尸体被毁

“砰砰砰”一下又一下,手都锤痛了,但棺盖依旧纹丝不动,她不禁绝望地大哭,临风是真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大火使得棺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海澄被烟火呛得猛烈咳嗽,双眼也熏得不停流泪,她咬牙用尽全身力气,棺盖终于被掀到地上!

海澄捂着口鼻跳下来,眼泪早已模糊了视线,眼看麒屿身上的衣服已经卷上火苗,她忙脱下身上的嫁衣试图将棺材上的火扑灭。

很快衣服被烧没了,百年檀木加上汽油,火势怎么也扑灭不了!

“麒屿,对不起……”海澄实在是无能为力,再想到这火是周临风叫人放的,她终于狠下心,朝门口跌跌撞撞的跑去,头也不回的逃命去。

眼睛火辣辣的痛,越来越不舒服,手脚都被烧得起了水泡,跑在灵堂外粗粝的地板上,摩擦得生疼。从医院被强行拖过来,她连鞋都没有……

海澄不知道自己在哪,也看不清前路,只知道一个劲的超前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她听到身后有汽车开过来,可是老天爷没有听到她的祈求,这辆车不是路过……

“哗”的一声,海澄被冰水淋醒过来,只觉得浑身难受,头痛欲裂。

她想起来自己是被周临风派来的人打晕,又抓了回来。不知道这次周临风会怎么折磨自己,她逃跑了,没有跟麒屿的尸体一起烧成灰……

“啊……”腹部被人狠狠踢了一脚,海澄瘦弱的身子连着翻滚了几米,背脊撞到墙壁,痛得蜷缩成一团。

“贱人!你怎么敢!”

发现灵堂着火,周临风匆匆赶来,手下说看到海澄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待看到弟弟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狂暴的怒火在他心中翻搅,甚于灵堂的火势百倍!

什么怎么敢?怎么敢逃跑吗?周临风这话也太好笑了,不跑还等着被活生生的烧死?

海澄费力的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讽笑。

看到这抹不明的笑意,周临风的瞳孔可怕的抽缩着,“你还敢笑?”

灵堂里的几个手下额角冒着冷汗,二爷的尸体被毁,他们一个也逃不过。

众人屏息静气,连呼吸都不敢重了,海萱的哭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小澄,你怎么变得这么坏?你为什么要放火烧了麒屿的尸体?这本来就是你欠他的,区区一晚上你都受不了?”

海澄张了张嘴,腹背的痛楚令她几乎说不出话来,明明是周临风派人……

她艰难的睁开眼,却发现什么也看不见,还是晚上吗?

海澄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这种黑暗太熟悉了!麒屿给她的眼角膜,被烟火熏坏了!

呵呵,周临风,这就是你所谓的拿回麒屿的眼角膜吗?

海澄声嘶力竭的笑了起来,低微又阴沉的声音,令人无端烦闷。

“我又看不见了!周临风,你满意了吗?”

海萱拧眉,满脸的恨铁不成钢,任谁也看得出她的痛心和愤慨,“麒屿的眼角膜也被你毁了,你说你这是何苦?”

言下之意就是,海澄自作自受。

周临风心里一瞬的闷痛,随即被怒火掩盖。

指使方叔撞死麒屿、烧毁麒屿的尸体、毁坏麒屿的眼角膜,三罪并罚,他冷冷说出对海澄的判决——

“既然你看不上麒屿,那我就再为你找个男人。”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