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暖冬,何以夏凉

第12章 雪上加霜

我爸是被钢条自十三楼掉落下来砸中头部而亡的,他的头有一半已经被削没了,严重变形,脸也肿胀着,乌青一片,如果不是够了解,我一定认不出来了。

变故发生得太快,我根本就接受不了,哪怕有了一定时间的缓冲,我还是止不住地哭。

“爸,你醒醒好不好,不要丢下我和妈,爸……”我不停地摇着爸爸的身子,可不管我怎么摇,我爸都没有半点反应。

一旁的护士终于看不下去,拉着我道:“姑娘,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爸已经去了,节哀顺便。”

“死的不是你爸,你当然可以如此轻松了。”我冲着护士大吼。

吼完之后,又趴在我爸身上,哭得泣不成声。

不知道是真的时间不够了,还是护士被我给骂得生气了,故意不让我跟我爸多呆,她们一人拉开我,一人推着我爸走了。

我想追上去,可护士拦住我:“你~妈妈还在手术室抢救,你还是晚一些再去看你爸吧。”

我浑身一僵,这才又猛地想起来,我妈还在手术室里,

我回头看了看手术室,又看了看被越推越远的爸爸,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不敢抛下尚且活着的妈妈随爸爸而去。

我走回到手术室外,顺着墙滑坐在地。

我双手抱着膝盖,将下巴搁在膝盖上,眼也不眨地盯着手术室,心里不停地祈祷着,希望老天爷看在已经夺走我爸性命的份上,放过我妈。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心里越来越慌乱,越来越紧张,一种不祥的预感不断侵袭着我的神经。

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将时间熬过去的,我从白天等到黑夜,直到夜深了,手术室的灯才熄灭了。

我猛地站起身跑过去,因着我蹲坐在地上的时间太长,脚都麻了,这么一猛用力,脚就不受控制了,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我扶着墙稳了一下,又踉跄着奔过去。

手术室的门正好开启,医生疲惫地走了出来,我扑上前去,一把拉住医生的手,激动地问:“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病人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什么时候能够醒来,还需要观察。”医生看着我,眼里划过一丝不忍,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我的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医生,嘴唇哆嗦得厉害,连说话的声音都止不住颤抖:“医生,你说什么?我有些没听清。”

“姑娘,对不起……”医生很是不忍地开口。

我一口打断他:“不要说对不起,我不要听对不起。”上一次听医生说对不起,我爸没了,这一次,我不想听同样的话,我怕自己承受不起。

“病人本来就有严重的高血压,此次受了刺激,血压上涨,撑破了血管,造成严重的脑出血,加之病人有心脏病,怒极攻心,其实,能够抢救回来已经很不错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如果病人四十八个小时内没有醒过来的话,她或许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