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走过悲伤

第5章 孩子我不能留

用了试孕棒测试过后,我还是不放心,便一个人偷偷的去了医院。

去医院抽血化验后,一张写了孕酮指数高的单子将我所有的不敢相信都给破灭掉。

真的怀孕了,而且怀的不是我老公的孩子!

我站在医院大堂的走道上,攥紧手里的孕检单,伸手摸了摸还没有怀孕迹象的肚子。

这个孩子我不能留……

思及此,我眸光划过一道狠色,毅然转身要返回,身后蓦地传来一道呼声。

“茜茜…”带点地方口音的声音,很熟悉。

我转过身,朝发声处望过去,一眼便看见刚走到医院门口的婆婆。

婆婆显然很惊讶,见到我便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道:“茜茜,你怎么来医院了?身体不舒服怎么也没跟妈说!”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只知道看见婆婆的那一瞬间,我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妈,我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些老毛病来医院看看。”我扯着慌,小心谨慎的要将手里攥着的孕检单塞进口袋。

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婆婆眼尖一眼就瞧见了我的小动作。

她摊手在我眼前,看着我的手说:“你手里攥着的是什么,给妈看看…”

我咽了咽口水,心里一紧,连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婆婆见我迟迟不给她,有些不耐烦,张手便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孕检单!”婆婆看了两眼单子后,惊喜的叫出声,双眼放光朝我肚子上看,“怀孕了?”

我深吸一口气,认命的点头,“妈,我怀孕了…”

婆婆高兴的合不拢嘴,说什么李家终于有后了,还一个劲的夸我肚子争气。

我哭笑不得,被婆婆知道我怀孕,打胎肯定是再也不可能的!

难道我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吗?

然而,我的这个可笑的想法,在回到家后便被我老公的一巴掌给打消。

从医院回到家,婆婆在路上买了很多好菜,对我态度好到像供菩萨一样,一进门就叫李诚出来搀着我,生怕我一个不注意把我肚子里孩子给摔着了。

李诚今天难得不用上班,一见我和婆婆一同回来,便问道:“妈,你今天不是要去医院看眼睛吗?怎么和茜茜一起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婆婆脸色突然变得沉重,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戳李诚脑袋,当着我的面说:“你老婆怀孕了,你这个当老公的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平时也不见你对茜茜上心…”

说完,婆婆又拿出之前从我手中抢走的孕检单,递给李诚。

李诚低头仔细的看了一下孕检单,神色怔了怔,看着我时脸上的表情由震惊,沉默了片刻后,又变得愤怒。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在我耳边回响开来,我被打的偏了偏头,左耳嗡嗡乱叫。

“野种!”李诚双眼猩红,面目都狰狞到扭曲,手指着我的肚子问:“是谁的孩子?张茜,你他妈背着我在外面搞了多少男的?”

我被打懵了,心里对李诚的那点愧疚随着他的咒骂而消散。

“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野种,那你李诚是什么?”我愤怒的看着他,冷冷的说。

李诚像是气疯了,一把将手中的孕检单甩在我脸上,一字一句的说:“怀孕四周,四周前我还没和你同过房,你怎么怀上孩子的?”

我浑身一震,死撑着一个理说:“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可能是那个时候怀上的。”

李诚阴冷的笑了笑,“那一次我喝醉了,你搞了什么把戏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我紧咬着下唇,心里本就有鬼,李诚分析的一点也没有错,我无话可说。

婆婆在一旁看着,见我和李诚吵得厉害,赶紧上前劝:“你们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别伤了我孙子。”

李诚转过身,看了眼婆婆,冷声说:“她肚子里的是野种,妈,张茜背着我在外面偷汉子,我要跟她离婚!”

他话音一落,婆婆像是不敢置信一样,指着我让我跟她说实话。

我背靠着墙,死活不吭声,反正李诚心里已经清楚了,我再说一遍不过是自取其辱。

婆婆见我不说话,也跟着冷了脸,伸手推了我一把,见我不反抗,扬手就要打我。

巴掌下来的那一刻,我狠狠的扣住了婆婆的手腕,冷冷的看着她和李诚:“我的脸不是你和你儿子随便打的。”

说完,我用力将婆婆的手甩掉,婆婆被我甩开没有站稳,一下子跌倒在地。

李诚赶紧扶她起来,对我怒目横对,单手便扣住我的一双手,死死的扣在头顶,让我不得反抗。

“妈,我抓着她,你现在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最好把她肚子里的野种给打掉!”

我浑身血液倒流,李诚的话就像啐了毒的刀,没有一点人性。

婆婆也不是个善茬,见李诚困住了我,神色阴狠对我拳打脚踢,而且每次都往我肚子上踹。

我的手被李诚压制着不能动弹,只能微微弓着腰,努力护着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明明想打掉这个孩子,现如今却条件反射护着……

正当我被这对母子百般折磨的时候,门边突然响起了一道门铃声。

李诚听见门铃声,示意婆婆不要再打我,他也松开了我的手,还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嘴里碎碎念着肯定是老板来了。

我没有心思管他口中的老板是谁,一心都在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可是,当李诚打开门,诚惶诚恐的迎接他口中的老板进门,当我看见那人的模样时,我震惊连呼吸都忘了。

那是一张俊美的脸,一双桃花眼充满魅惑。

时隔一个月,这张脸我还记得很清楚,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李诚就像一只极力讨好主人欢心的哈巴狗,对着男人点头哈腰,又是弯腰给他换鞋让他进门,又是嘘寒问暖茶水伺候。

我看着男人进门,背脊处阵阵发凉。

男人显然也看见了我,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瞥了我一眼,继而视若无睹随着李诚进书房。

我见他进书房,才恍然回神,手心处的汗提醒我刚才不是眼花看错了人。

李诚口中的老板,竟然就是跟我发生一夜情的男人!

如何追书?